46 123
发新话题


二   小人鱼的故事
浩瀚的海里
我是一条小人鱼
我不是公主
在众多的人鱼中
我是普通却又独特的一条

而前世我不是的
前世我叫馨儿
前世我们曾经有一段刻骨的恋情
只因为我的命很短
那一声击落那只白鸟的枪声
也停止了我病弱的心脏的跳动
而恍然的你终于没有牵起另一个女孩的手
我爱   对不起
你因我的死去而埋下了孤独
所以我一直祈求佛让我与你相遇

桂子花开了又谢
冬天去了又来
在飘落的雪里
我被雕塑成一尊雪人
整个冬天守在你的窗前
终于
早春天到来的时候
佛把我放逐大海,让我变成一尾人小人鱼
只因为你会来到海边
阳光炙烈我不想潜回海底
只怕错过了与你的相遇

一天又一天
我默默的守侯
挨过了夏天,我已经要枯干在沙滩了
我想我快要坚持不住了  气息奄奄
而就在秋叶纷飞的时候
你终于来到了海边,发现了气若游丝的我
你拘来海水送到我的唇边  透入心脾的是丝丝生命的清凉
你抱着我放回海洋  你的心跳很有力量   你的怀抱是安全的海港
我恋恋不舍  频频回首不想离去
你说去吧,我会来看你
你说去吧,我的心就是海洋
我听话的划入海里
你的心湛蓝广阔  我欢快的游弋
渐起的浪花是你纵容的微笑吗?
翻涌的海浪是你轻轻在抚摩我的头发吗?
我在珊瑚石上睡着了,海水在我身边轻涌
我梦见了你轻轻的把我拥抱

一年过去了
你来看我的次数越来越少
我知道你忙了 ,所以我不能象以前一样每天在岸边我们相遇的那片礁石上把你呼唤
只希望看见你哪怕只是匆匆而过的身影
月光下,安琪儿唱着动人的歌
我一再的沉默
天使啊,你能不能把我的思念转达
转给我爱的那个人,他是我的王子,请你告诉他我是怎样的爱他
天使给了我一片白云,让我把思念描画
我写满了相思
可是,我终于还是怕打扰了你,眼泪一滴滴,冲刷掉了所有的字迹

我去找海巫婆
求她让我见你一面
她收下了我的声音作为报答
你终于来到了海边
我多想再依偎在你的胸前
多想再感受你的温暖呵,冬天好冷
可是我只能在你对面  在咫尺却又无法穿越的距离望着你
我无法说话,即使我有声音,也不能更加完整的将那思念表达
泪水滚滚,我只能用眼泪告诉你:我是如何的想你我是如何的爱你
你的声音很温柔,你告诉我你要走了,我只能乖巧的点头
泪水,汹涌在你转身之后,滴滴落进海洋,海水,会感觉我的泪吗?
什么时候你还会回来看看我?
多年以后,如果再没了我的消息
去海上看看泡沫吧,那一定是我,那条永远爱你的
小人鱼


[ Last edited by 冷馨儿 on 2005-5-13 at 23:46 ]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932 
理想币
781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3-10-5 

复制



这两个故事以前发过,不是自己要重复发
只想把他们放到一起,看看泡沫之后会化做什么。。
三  泡沫的故事
梦一样的海洋。
梦一样的蓝色在我的周围
我没有力量,没有方向
只能随着潮涨潮落孤零零的飘荡
我已经没有生命

前一世他终于渐渐的把我淡忘
我羡慕我的公主,她变成泡沫之前一直陪在王子的身旁
她不能说话,却能为她的王子舞蹈
而我,前世只能与我爱的人隔海片刻的相望

我世世所爱恋的人啊
他终于在时间的脚步声中把我遗忘
海水看不到我的悲伤
我夜夜在月光下等待   一直等到绝望

与是我把形神抛却
唯一剩下思念的心凝在最后的一滴泪中
海上从此就多了一朵忧伤的泡沫
日日随海潮唱着那首  他熟悉的歌

为了见他
我再去求海女巫  海女巫眯着绿色的眼睛摇头
    因为我已经没有任何作为报答
我仅存的溶在泡沫里的心在海巫婆的珊瑚屋前长泣
大海中千年又千年   
当我就要消失   海巫婆终于收下了我的血液和温度

她答应帮助我
在太阳升起的时候
我被蒸发,化成云上的蒸汽
虽然离他好远  但是我终于能在云端远远的见到他了

隔了千年
他也在时间的隧道中经历了三世的轮回吧
却依旧是往日年轻的容颜  依旧是淡淡的忧郁的眼
和煦的春风和清脆的鸟鸣让他在阳光下微笑了
我感动得想哭   可是已经没有泪水

风过   我从云上跌落  到他的手上
他的手依然如当年牵着冷馨儿的手一样纤长
多么渴望感受他手心的温暖
多么渴望他将我托起片刻的凝望

然而他没有注意到我
轻轻挥手的时候
我滑落   地上有雨后飘谢的花朵
海女巫让海风把我带回海洋
她冷漠的眼里也在无声的叹息

我的心已经没有血液也没有温度
所以我没有泪水
在泡沫消失之前我终于能见到他
已经是我的幸福了

泡沫就要消失了
我只好把苍白冰冷的心
放逐与海洋
在南极
千年冰冻

--------------------------------------------------------------------------------------------



四  白衣如血
时间:2005年5月17日晚
(一)
冷馨儿挽了一个剑花,慢慢的收式站立
白衣飘飘,剑影闪闪,而只在一瞬间,好象她没有动过,就那么一直凝立着一般
一树的雪花成圆形在她眼前慢慢飘落
她看见了哑婆婆的笑,其实那是她印象中的影子
离开哑婆婆已经两年了,两年里她没有哑婆婆的消息也没有回去看望
冷馨儿很想念哑婆婆,但是她不知道有什么理由该回去看望

她下山,只是觉得应该下山了,只是哑婆婆要她来这个繁杂的江湖
哑婆婆说她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应该了解世事,不能陪着哑婆婆一辈子
她很茫然,也不情愿,她怕哑婆婆死,因为她的世界里只有哑婆婆。哑婆婆教她识字,教她煮饭,哑婆婆不会说话,所以她也不说话,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说话,因为她没有说过。。

然而她还是下山了,江湖,只是从哑婆婆每次下山给她带的书里知道一些,更多的,她只了解出剑收剑的一些剑式,那些是剑谱。

刚下山的时候,冷馨儿只身一个人,她不习惯热闹的地方,她也好奇,好奇人们穿着各样的衣服,男人和女人的装扮是不一样的,还有好多种颜色,而她只穿白衣,是哑婆婆缝的,哑婆婆定期下山用她们种的菜和打的猎物去换粮食换布匹,而布匹只有白色和灰色,她一直穿白色,婆婆穿灰色,后来她学会了自己缝,也给哑婆婆缝,婆婆说她缝制的衣服样子好看极了。

冷馨儿没有过多的涉入江湖,她和婆婆给她看的一些书里的人不一样,她不去报仇,因为她没有仇家,她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她没有目的,一柄寒玉剑没有出鞘,她没有杀过人,她不知道为什么一样的人,为什么有人要杀人,有人要被杀。

后来她了解了一些江湖的事情,也听得懂人们说什么,但是她始终没有说话,需要说话的时候,她还是写字,大家以为她是哑巴。

江湖,是孤寂,尘世,也是孤寂,冷馨儿很淡然,她没有朋友,不知道什么是朋友,雪落松枝,又是一个冬天了,冷馨儿的衣服有一些单薄,只在外面加了一件白色的长斗篷,近几天,她经常感觉冷,歇脚的那一间小木屋也好象一下子四处都透风,练剑的时候,力气不如以前了,是不是下山之后懒惰了呢?是有点懒惰了吧?吃的快没有了,她没有去打猎,也没有出去用哑婆婆给她的积蓄去买干粮,烛光摇曳,她开始想念哑婆婆了。。。

她想回去看一看。。

(二)
冷馨儿感觉很累,很累她就好好的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她不知道睡了多久,看看四周,还是自己的小木屋,只是不那么冷了,地上升着碳火,还有肉香,她感觉饿了,好象有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
她想去看看有什么吃的,自己什么时候弄的吃的呢?忘记了,,

一条毯子滑落在地上,一个问号滑过脑海,她觉得奇怪了,这样的毯子在集市上见到过,但是她没有买过,还有肉香,还有碳火。。

“你醒了?”一个声音,吓了她一跳,因为她的小屋是从来没有声音的,除了早上的鸟鸣,而现在因为冬天了,连鸟鸣都没有了。

一个青衣的身影,一个清朗的男子,手里的是一碗药

“你是谁?”冷馨儿没有说话,但是清亮的眸子已经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路过的,你生病了,晕倒在离这里不远的路上,以前见到你来这里的,所以把你带回来,好一些了?该吃药了”
男子没有笑,表情有点冷漠,但是却让人不觉得陌生

冷馨儿没有拒绝,把药喝了,很苦,但是她不在乎,她以前在山上也吃过药的,现在,她只觉得饿

男子似乎看出来了,变魔术一样端来一碗粥,还有火上烤的野味。

冷馨儿很快康复了,她还是要去看哑婆婆,男子要陪她一起去,
他们上山了,走了几天几夜,途中,青衣男子偶尔的和她说话,也教她说话,可是冷馨儿只用口型说,她不发出声音,他也不强求,冷馨儿仔细的看这个男子,他很俊郎,但是眼睛里有和自己一样的东西,是孤独?是冷漠?她没有仔细想,她觉得和他在一起很安全,她喜欢这样的感觉。。

山上,还是她和婆婆的小屋,还是那片菜园,而婆婆却快要死了,
她走之后,婆婆就病了,婆婆不愿意告诉她,其实婆婆跟过她一段路程,婆婆不放心,后来看她自己能照顾自己,婆婆就回山上了,可是婆婆没有活的动力了,生病的时候,她没有去采药,她不难过,她希望这样安静的离开了,其实这个尘世没有什么留恋的,生命的有无对她来讲已经是一样的了,婆婆气息奄奄,看到她,也看到了青衣男子,婆婆欣慰的笑了,然后就闭了眼睛。

冷馨儿很难受,她心里难受的要裂开,可是她没有眼泪,今生她都没有眼泪,她去练剑,她没有这样练过剑,也没有学过这样的剑法,是她随自己心情舞出来的,剑走如飞,剑重千斤,剑在哭,人却无泪,一团剑气罩在她周围,冰一样,寒气迫人,男子看得呆了,却也看得懂了,他的眉凝起来,这女孩的悲痛太重了,需要发泄,所以,他一直等,等到她舞得累了,收了剑,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他揽过她小小的肩,安慰的抚摩她长长的秀发。

冷馨儿不懂什么男女之嫌,剑舞完了,心里的难受轻了一些,她觉得好累,
她依偎在他的胸前,象小时候在婆婆的怀里,小时侯婆婆就是这样抱着她,抚摩着她的头。。

(三)
冷馨儿知道了什么是朋友,那个青衣男子就是她的朋友
他带她去小溪边钓鱼,冷馨儿带他去森林里采蘑菇,他给她讲很多的故事,关于朋友,关于江湖,关于父母和亲人,他告诉馨儿,婆婆就是她的亲人,但是他没有告诉她,她也应该是有父母的,因为,他知道,她可能是婆婆抚养的孤儿。。

冷馨儿知道了什么是快乐,她常常笑,她一笑他就看呆了,说:你真好看。
他也笑过,他不大笑,只微微的笑,他笑的时候白白的牙齿,脸和平时不一样的,好象早上的太阳,给人暖暖的感觉,他笑的时候冷馨儿就也想跟着笑

她还是白衣,不过面料是他选的,很柔,很滑,冷馨儿缝成一个褶皱很多裙裾很长的衣裙,宽宽的袖口隐约露出她纤细白皙的腕,让她更显清丽和飘逸,腰间系着一条缀着琉梳的带子,她也给他编了一条,很好看。

冷馨儿愿意和他呆在一起,他不在的时候,她知道了什么是思念,就象是想念婆婆,但是和想念婆婆的心情好象还有区别,而他有时候是不在的,有时候出去三五天,然后回来,冷馨儿不问。
他有时候会皱眉,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给冷馨儿带吃的,也带一些馨儿以前不知道的小物品,晚上的时候,他看着馨儿入睡,然后他会在碳火旁边的小木椅上打盹,他总是睡不实,他好象有心事。

冷馨儿渐渐习惯了有他的陪伴和照顾,虽然她依然练剑,但是剑气里的冰冷少了很多,她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会离开他,但是,他终究要离开的。

(四)
他们一起度过了美丽的春天,温暖的夏天,这样的时光很快乐,他也快乐了很多,冷馨儿知道。
他有时候会爱怜的拍拍她的头,和她说话,冷馨儿感觉自己也会说话,但是她没有说过,她怕说不出来,怕声音不好听,她只静静的听他说,她也用眼睛和他交流,他懂,她还可以用树枝写字。
她告诉他她喜欢月亮,月亮象他的眼睛,她告诉他她喜欢晚风,晚风象他的手,她告诉他她喜欢溪水流动的声音,就象他在给她讲故事,最后,她告诉他,她喜欢他。。

可是,他是要走的,他只爱怜的抚摩她的头发,一次,他出去了好几天,回来时候很疲惫,他把冷馨儿拉在身边,给她讲了一个很沉重的故事,讲他的父母,讲他的仇恨,冷馨儿对父母和仇恨等等的概念很模糊,只知道他要报仇,只知道他找到了仇家,他要走了,去报仇,而仇家很强大,这一走,不知道会不会回来。

他告诉冷馨儿要照顾好自己,冷馨儿心里很难受,又象婆婆死的时候那么难受,她知道也许会象婆婆一样,他会离开她了,她不舍得,是他让她懂得了不舍,她抱抱他的胳膊,她不知道怎么表达这样的难过,因为她不会哭,所以她只有抱抱他的胳膊,把自己的小手放到他的大手里,他要他带着自己走,可是,他没有握住她的手,只是摸了摸她的头发,转身融进了夜色里。。

冷馨儿好象第一次用到她的武功,她一直跟着他,他没有注意到,冷馨儿跟了他好久,看着他风餐露宿,看着他日夜习武,也看着他与人厮杀,不过很多时候他是胜的,很多人打不过他,所以冷馨儿一直是看着,没有出现,因为他说他要走,他说不要她跟着,所以,她怕他不高兴,所以,她只悄悄的跟在他身边。。

冷馨儿看到了很多的江湖险恶,也了解了人和人是不同的,有好人,也有坏人,有的人杀人是无奈的,也有的人是该杀的,只是她的剑一直没有杀过人。
她知道了他的仇人是江湖上一个很强的人物,武功诡异,势力也很大,她渐渐了解了他不让她跟着的原因,因为他胜的可能性不大。。

(五)
终于,他和他的仇人约定了决战的时间,冷馨儿依旧在暗处跟着他,她期待着他的胜利,他的武功也很高强了,

秋叶遍地的山谷,山风呼啸着,一幕悲凉的秋色,雁叫声声,冷馨儿等了很久了,她提前来到这里的,看见他青衣翩翩,那一口长剑在他的背后,腰间是她为他编制的坠有琉梳的金丝腰带,琉梳在阳光下闪闪烁烁,冷馨儿忽然想哭,这么多年,她第一次想哭,可是她依然没有泪。。

决斗从早上一直打到晚上,晚霞满天,也辉映着拼杀双方身上的血衣,他们都打得累了,可是还是没有人打败没有人胜利,更不可能停手,冷馨人知道这是一场生命的决战,必定是有一个人要倒下的,月上柳梢,胜负也将分了,他的仇家步履已经乱了,身上的伤也越来越多,终于,他的一个旋身,看似败阵却腕下忽然出剑,速度快得让人来不及细想,让他的仇家来不及还手,血流如注,对手慢慢倒下了,他也疲惫的以剑撑地,衣上血迹斑驳。。

忽然,她在瞬间翩然而下,扑向他,他来不及细想,凝气出剑,,,

一切,只在一秒中凝固了

他的剑,刺在她的胸膛,而她的剑刺进地上他仇家的心窝。。


冷馨儿一直在石后屏息关注,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的武功远远高出决战的双方,所以,没有人发现她。
而她看出了他的仇家的武功,当他倒地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死去,是一种闭气法,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武功,当对手以为他已经死了的时候,几秒钟,他可以醒来反扑。
冷馨儿来不及告诉他,已经看见那仇家的手微动,所以扑下来,扑下来的同时她看到他的剑,但是她没有躲,她没有办法躲,她只想他不要死,只想出剑,冷馨儿杀人了,她生平杀了第一个人,也只杀这一个人。

他的剑刺过来的时候,她仿佛看见了飘落的白色的羽毛。她笑了,
然后她就如落叶一样飘下来,白衣一片血色,艳丽的如一朵牡丹

他惊呆了,片刻,他了解了一切,丢了剑,抱起冷馨儿轻飘飘的躯体,虽为男儿,他却泪流不止。。。

“别哭,这样死去,我,很幸福”冷馨儿终于说话了,声音飘渺,柔得象水,轻得象从天边飘来。。

月光下,他抱着她没有了温度的躯体,她的脸安详的如天使,嘴角有一丝幸福的微笑,胸前的血色牡丹开得正艳,她的白衣如蝶般在夜风里飘,,,

月亮是血色的,传说中,那一晚有一只白色蝴蝶飞出了山谷。。


五   血蝴蝶
血蝴蝶
月亮,血色的月亮挂在大漠的半空
一只蝴蝶,大漠罕见的蝴蝶
在月下偏偏飞行着
这只蝴蝶全身白色,有银光闪烁在两翼
这种蝶是稀世罕有的,很多人只是在传说中听过,
但是却没有人亲眼看见。
传说中这蝴蝶叫雪蝶,因为她有雪一样银白的颜色。
而雪蝶几乎百年才出现一只,据说很有灵气,
有很强的生存能力和飞行能力,但是雪碟是孤单的,从来不结伴飞行。
雪蝶是一个神话,一个传奇。







(一)

他,青衣长剑,负手而立,月光照着的是他修长的背影,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风吹着他的鬓发,有一种落寞,一种苍凉。
他是萧,他来自中原,一个冬季雪花飘飘的地方,十年,他漂泊在大漠已经十年了,十年前的那一场决战,他记忆犹新,仇已经报了,可是心却空了,以前报仇是他的生活目标,现在他没有了目标,那一场决战,也丢了那女孩的性命,孤独的他从此更显得孤独,江湖,他厌倦了,人间也没有使他再多留恋的,他去了大漠,一个人在大漠飘荡了十年,十年,一切都已经模糊了,那个白衣的身影,那一朵绽开在她胸前的血色牡丹,,那一尘不染的清澈的眸子。。。

(二)

蝴蝶停在小木屋的梁上,月光从窗子照过来,雪蝶在变化,一团寒气中,乍现一个白衣女子,女子肌肤雪白,目光清冷,长发过腰,发间一只小巧的银色雪蝶翩翩愈飞。她旋身移步,运指成剑,寒气肃萧。

她叫冰蝶,佛前,她的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她听见佛叹息了,那一剑不该她受的,只为一个痴,她用自己的心换回了他的性命,佛把她变成一只白蝴蝶,在飞离山谷的那一瞬,她回头看到他抱着冷馨儿躯体时候的绝望,她心痛,但是她的心脏已经被剑穿过,不能复原,所以她连心痛的力量都没有,佛没有办法愈合她的心脏,因为那是一颗凡人的心脏,有着喜怒哀乐的情感,佛只好把把她的心脏用南极的极寒来冰冻,以便有一天伤口能在温度下愈合。而这温度就是人类的感情,。

冰蝶轻轻的拢一下长发,一只玉笛在手中闪烁着碧绿的光,轻拢樱唇,笛声在月光中幽幽飘荡,冰蝶恍惚了,每当这个时候,她总好象有片段的记忆,却拼凑不全,好象有撕杀,而撕杀的人不是自己,好象记得看到自己飘落,白衣一片血迹,好象记得佛的叹息的目光,
而她每次从蝶到人的幻化,心都象被掏空一样,疼痛,虽然只几秒钟,却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疼痛,变化是她所不愿意的,可是却阻止不了,每当月光照在她的羽翼上,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她都会变化的,,
这是她的劫数,或许是她的命运,她逃不掉。

江湖,她在飞行和漂泊中已经很熟悉了,她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有着很高的武功,她好象失去了一段记忆,她想不起来究竟忘记了什么,。她想不明白,只是觉得要飞行,没有目的只是依赖感觉不断的飞行,她不知道感觉会把她带到哪里去,白天,她飞行,夜晚,她幻化了之后漂泊在江湖上。

对江湖,她已经不再陌生,杀人,对她来说已经很平常,她不会招惹别人,可是她的清丽和不食人间烟火般的飘逸却总会惹麻烦来,也有很多时候她看不惯有人被欺负,于是她杀人,她杀人之前是悲伤的,没有眼泪,但是那种悲伤却让人震撼,让人从心底产生一种绝望,每个被杀者死前时候的感觉不是恐惧,而是一种寒彻心底的悲伤,那是她眼里的。
她杀该杀的,她没有感情,没有同情心,所以她从不救人,但是却杀该杀的人,所以她也救过无数的人,,

江湖最近盛传着一个传闻,那就是关于黑夜,关于一个白衣女子的传奇,赞颂的叫她白衣仙子,而她对于那些平时做恶事的邪道人是一个噩梦,于是他们叫她女魔头,不管是怎样的称呼,一个关于发间有一只雪蝴蝶的女子,在江湖已经是人人口碑相传的传奇。。

(三)

笛声袅袅,幽怨缠绵,如诉如歌,象是迷惘象是思念,却其中夹杂着凄冷。
萧被这笛声吸引,他不由得拧眉,笛声很远,却很清晰,谁能把笛声演绎得这般幽婉?这吹笛人一定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和武功内力。。
寻声而去,萧走了很远很远,却还没有寻到源头,笛声就已经停止了。箫就在路边驼队歇脚时候留下的木栅栏边闭目休息,,,

天又亮了,冰蝶挽起长发,看着白皙的手臂渐渐化成羽翼,然后完全化为一只雪蝶,雪蝶振翅,在小木屋绕了一圈,今天很奇怪,今天怎么没有飞行的感觉?
雪蝶静静的立在梁上,她不能说话,但是她的意识还在,她有些迷惘了,一直是心理的一种感觉带她飞到这里,一个荒芜人烟的大漠,大漠很少见绿色的植物,人烟稀少,只有一些商旅过往时候留下歇脚的小木屋或者几家萧条的客栈,有几次差点被渴死,但是到死亡的边缘总能有机缘活下来,难道这是佛的意愿吗?

雪蝶还是尝试飞出小屋,向前飞行了一段,一个青衣长衫的身影出现在小路上,他走的方向是小木屋,雪蝶振不动翅膀了,江湖这些年,任何人都不在她眼里,好人,坏人,被杀的或者被救的,她从不多看一眼,可是这个人却吸住了她的目光,吸住了她飞行的翅膀,心理有一种触痛,说不清楚,他眼里有一种孤寂,很熟悉,在哪里见过?她想不起来了,雪蝶忽然好累,忽然不想飞了,不由得落在了他的肩上。


大漠的太阳升起的很早,阳光张开了萧的眼睛,他没有什么急迫的事情要办,在大漠,一直是个流浪的旅人,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想去哪里就飘到哪里,曾经结识过一些商旅,中原来的,也曾经结识过一些大漠人,朋友都很欣赏他,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办的事情,相识之后大家都擦肩而过,他依然是一个人。
昨夜的笛声吸引了他。他依然顺着昨天笛声的来源走去,他相信这不是大漠的笛音,大漠的一些歌曲或者乐曲都隐含着一些豪放和苍凉,而这笛音幽怨绵长却又让人感觉一丝寒冷。

萧一边不急不徐的走着一边想着,远远的,一只白色飞舞的东西撞进他的眼睛,近了,那是一只蝴蝶,雪白的,很大的两个翅膀在阳光下粼粼闪烁,这只蝶美的让人不能忽略,事实上,任何一只蝶在这样的大漠也是不能让人忽略的,何况是这样一只奇美的蝶,难道,,难道着是传说中的雪蝶??

蝴蝶飞到他的眼前,绕了一圈,竟然落到他的肩上,萧有一秒的无措,他不敢伸手,不敢侧头去看,他怕惊了这只蝶,难道蝴蝶也有情感?是在大漠很少看到人迹才对他这样一个陌生人无所畏惧,而反道有种亲切吧?

一人一蝶来到了小木屋,雪蝶飞离萧的肩头,落到木屋的窗菱上,屋里有一张木桌椅,好象是有路过的旅人住过一段。
萧在椅子上坐下,剑放在桌子上,他注释着这只蝴蝶,很奇怪,怎么总觉得这只蝶与自己熟悉?哪里见过?
雪蝶看到桌上的剑,忽的一下飞起,心理一阵疼痛,这把剑让她震撼,她不怕剑,但是对这把剑却有说不出的心痛的感觉。。

月亮,悄悄的升起来,在这样树木罕见的地方,月亮是笔直的升起来的,雪蝶飞出了小屋,她无法在他的面前幻化,萧不知道蝴蝶要飞去哪里,跟出小屋,蝴蝶绕了一圈,以急快的速度飞离,消失在夜空。

月光橘红色,一如十年前的那一夜,小屋里萧负手站立,人生对他来讲就是这样无目的的漂流了,有点倦,有点想回中原,中原,虽然没有什么朋友,没有亲人,但是在大漠漂流久了,有点累,他想回去看一看,,他想休憩一下了。

窗外,笛音悠然而起,很近,这次近的就在屋外。
萧走出来,月亮下面,一个白衣的身影,一只碧绿长笛。一头过腰长发。
萧静静的听,他忽然有点感伤,笛音里有幽怨,有留恋,有绝望,有思念,让人想落泪。
一曲罢了,萧走过去。
“告诉我你叫什么”白衣女子没有回头,声音轻冷。
“萧”萧楞了一下,他走的故意提了轻功,没有声音,而这女子竟然发觉。
“你是中原人”
“是的”
“姑娘也是中原人吧”萧反问。
“恩”白衣女子只恩了一声,转过身来,发间的白色蝴蝶在月光下闪着动人的光。
“你,,”萧忽然错愕,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叫冰蝶,白天我们见过”
“。。。。。。。”萧不知道说什么,他根本无法相信。

冰蝶忽然有点辛酸,说不上哪里来的感触,这么多年都没有这样的情绪,忽然有点委屈,她故意把面孔寒了寒“你因何而来?”

这女子的眼睛里怎么有自己那么熟悉的东西?萧呆住了,刚才的瞬间分明看到了有一点晶莹,而只那么一瞬,女子的脸冰一样寒冷“我是寻着你的笛声而来的”

这一夜,他们相识,却好象前一世已经相识。

萧总觉得是个梦,眼前这女子就是江湖传闻的白衣仙子,而白天她是是那只传说中的雪蝶?
冰蝶的话很少,她的眸子中总有化不开的寒冷。
萧说想回中原了,感觉有点疲惫,想好好歇一歇了。
冰蝶说:“我也回去。”她的话好象不是她说出来的,又是感觉,就象她不知道为什么飞行,为什么来到大漠一样。感觉告诉她现在她想回中原。

冰蝶总觉得与眼前这个男子有着什么关联,那些记忆的片段有时候会浮现,记忆里似乎竟然有这么一个身影。难道那些记忆是自己的前生么。

(四)

大漠夕阳如血,萧在认识的朋友那里买来一只骆驼。一人一剑一驼,落日如辉,肩膀上那只雪蝶也被夕阳罩上了红色。

中原,是他和她的故乡,故乡,总是最熟悉又亲切的地方。十年,萧终于又重新踏上这块土地,他想起了那场仇恨,想起那空谷一役,也蓦然间想起了那不说话的女孩冷馨儿,那个为他挡了一剑却也中了他一剑的女孩,萧下意识的看了看身上的长剑,这柄剑十年再没有杀过人,无论遇到山贼还是盗匪,他只用剑鞘,没有出过剑。
唉,,十年,一切都过去了,时间会把一切都冲淡的,回来了,也许没有人会记得他了。虽然当时他在江湖享有盛名,但是江湖的变化,就象大漠的天气。转瞬就换了容颜。

夜,静得没有声音,萧住在一家客栈,为雪蝶单独要了一间上房,萧就出去了,因为雪蝶总是要一个人静静的等待痛苦的幻化。
萧回到自己的房间,与店小二要了一些食物,等着冰蝶的到来。
门,被轻声叩响,门开处,冰碟白衣黑发,如天外的仙子般站在那里,面上有着幻化的苍白,只是她的眸中少了些许初相识时候的寒意。
她们倚桌而坐,冰蝶听着萧回忆中原的一切,中原的仇恨,中原的依恋,还有那一场决战以及那个哑女孩冷馨儿。。

冰蝶心在抽搐着,她似乎看到了那场撕杀,她似乎确定了当时她在场,眼前这个男子,在剥开她记忆的片断,眼前这男子眼中的落寞让她心疼,心疼?她一直是没有心的,没有感情没有同情,可是眼前的男子唤起了她内心深处的某一种东西,好象有雾罩住了眼睛。

(五)

蓦然
冰蝶和萧几乎同时禁声,在寂静的夜里一种极其细微的衣裳掠过的屋脊的声音,他们同时掠出窗外,飘上屋脊
夜色并不十分漆黑,半边残月寂寥的挂在林梢,树影婆娑,冰蝶向树林掠去,萧急的轻唤了一声“小蝶”,萧以为冰蝶不知道逢林莫入的规矩。
冰蝶飘掠的身影顿了一下,这一声“小蝶”让她心头一暖。但是她还是向树林掠去了,她知道逢林莫入的说法,但是她从来不管这些,
凭直觉,今天遇到的是高手,人不多,但是好象是冲着他们来的。

冰蝶飘上树梢,发间的雪蝶闪烁,“出来吧”她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很轻却冷的让人想打寒战。
萧也接着飞上另一株树,凝神查看周围。
“哈哈哈,久仰大名,女魔头”
一株古槐树后面闪出一个黑衣身影,此人身材高大,落腮胡须,鹰眼,背后一柄弯刀。
“寻衅?寻仇?亦或其他?”冰蝶飘落在与那男子想对的另一株树前。
“痛快!俺今夜找上你,一来见识一下你的武功,是不是被传的太邪乎了,二是寻仇,让你死个明白,俺几个弟兄收礼物时候死在你手下”
“那是他们该死”冰蝶轻轻吐出这几个字,语调却冰冷已极。
“废话少说,出招”黑衣人拔刀出式,速度快极,萧听说过关于这白衣女子的传闻,所以并不为她担心,只是这黑衣人的武功也非同一般。

黑衣人刀快,冰蝶更快,一个旋转,似蝶舞,象流星,躲过这一刀,玉笛已然在手。
黑衣人一刀不中,收刀换式,身影腾挪,反手刀出,几个动作利落快捷,连萧都有点赞许,“铮—”的一声,玉笛不知道何处伸出,格开弯刀,冰蝶的这一式太快,快得看不清楚,两人都立在原位。
“小丫头,还手!”黑衣人吼到。“看刀”音落人至,黑衣人将刀法使到纯熟,刀影闪闪,寒光绰绰。
冰蝶兀自静立。
就在黑衣人飘到眼前,刀影也将她罩住的同时,她玉笛挥转,人笛一同飘出刀影之外,身轻如燕,无声无息,只有短短的几声刀笛相撞击的声音在夜空回荡。
冰蝶身还未落地,玉笛已出,风划过的声音,玉笛越过刀影斜过黑衣的身行,点在他的腕上,刀落,黑衣一个翻滚,站稳身行。
“告辞了”冰蝶并不想杀他。
“仇不报,何以见兄弟?”黑衣左手抓刀从背后劈来,萧大吃一惊,刚想从树上飘下来已剑阻挡,却见冰蝶并未转身,但是身影已经飘到了刀所能及的范围之外。
黑衣人并不甘休“好,今天算见识了女魔头的武功,果然名不虚传”他左手刀法并不较右手逊色,招招致命。誓在报仇。

“何以分胜负”冰蝶并未出招,只是轻盈的闪身用玉笛化解刀式。
“生死分胜负”黑衣人招招紧迫。

“好”冰蝶左手化指为剑,右手玉笛轻转,她觉得这个黑衣人不同与那些十恶之人不同,不想杀他,所以她多数在化解他的刀法,没有使出致命的招事。
几个回合,笛刀交错,两人对峙站立,黑衣人把全力运与刀上准备最后一博,冰蝶盯住黑衣人一秒,眼睛里是无限的悲哀和冰一样的寒冷,她自己知道,她要杀人了。
黑衣人扑过来的一瞬间,玉笛横出,寒气摄人,一股剑器般的力道正中黑衣人死穴,黑衣人匍然倒地前的一瞬,看见了冰蝶的眼睛,那里有无限的悲哀和绝望。

萧在树上楞了几秒,他觉得可惜,但是他知道她不得不杀他,他第一次亲眼看到传说中的女魔头杀人,虽然距离远,但是却也感觉到冰蝶杀人时候的目光,寒彻心扉。这女子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六)

中原,是人迹纷杂的地方,中原,是他曾经的故乡。
他们依然不紧不慢的赶路,白天,雪蝶依然落在他的肩上,他把骆驼换成了一匹马。

一个小城镇,一个他去大漠时候曾经经过的小镇,中午的太阳很热,他在一家小店休息,要了两样青菜,雪蝶白天是不吃东西的,他的剑在桌上,她飞到他的剑上。
须臾,一个二十左右的姑娘端来他的菜肴,却站在那里仔细的打量他,萧很奇怪,低头看了看自己,没有什么不对,“姑娘,有什么事情吗?”
“你,你是萧大哥?”
女子问出这句话后眼神落到剑上,脸上露出了惊喜,她认识那把剑。
“是我,你是?”
“啊,萧大哥,我可找到你了,十年前,我家也是开的这间店,遭遇了强匪,我父母被杀了,是您救了我,可是您走了,我只有和福伯在这里经营这家小店,你还记得吗?”
十年,,萧回想着,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好象是有这么一回事,那时候去大漠,路过,也是在这家小店休息,救下了强匪要掠走的女孩,那时候女孩还小,问出她有个亲戚,哦,好象是叫福伯,就把女孩交给福伯照看,,十年,没想到这家店还在这里。十年,这女孩竟然出落成如此美丽的大姑娘了。

女孩叫倚青,倚青是活泼的,整个一下午,她都缠着萧说大漠的故事,冰蝶是少言的,冰蝶白天只能落在他肩膀上,现在冰蝶在他的剑上休憩,倚青并没注意到一只白色的蝴蝶,她只顾着高兴了,萧也愿意给她讲一些见闻,萧记得倚青十年前那无助的眼神,很让人怜惜,如今她的活泼也非常可爱。

夜晚,圆月青辉,雪蝶再次经过痛苦的幻化,她又变成冰蝶,她来到萧的房门前,却停了叩门的手。
里面有倚青的活泼的声音:“萧大哥,你为什么要两间房间”
“哦,那一间是一位姐姐的”
“谁啊?我白天怎么没看到”
“白天,恩,白天她是一只蝴蝶,在我的剑上,你没有注意”萧说到这里,想起一直顾着和倚青说话了,冰蝶今天怎么没来,每天都会来坐上一会的。她有时候也听自己讲一些江湖的事情,但是她好象更愿意听他讲以前的事情。
“走,我给你介绍认识”萧对倚青说。
冰蝶旋身飘到了客栈外面,她没有躲什么,她想,也许自己只想出来走走。月亮水一样温柔,冰蝶拿出笛子,放到嘴边,回头看看客栈,她又放下了。

萧带着倚青来到冰蝶的房间,人不在,哪里去了呢?也许出去了吧,他没有多想,明天还要赶路呢,于是和倚青告辞回自己房间休息了。

(七)

第二天,倚青说什么也要跟着萧,她哭得好可怜“萧大哥,我没有亲人了,福伯也老了,他的孩子们已经不让他经营这家店了,我一个弱女子,到哪里去呢?萧大哥,你就让我和你出去走走吧,,,”
福伯也说要回见休息了。
于是萧没办法,只好带上倚青,况且他没有什么朋友,这女孩总给他一种亲切的感觉。
而雪蝶呢?雪蝶当然是个传奇,但是雪蝶很冷,话很少,萧对她,有一种莫名的心痛和默契,说不上,反正好象有一种脱不开的纠葛。

雪蝶依然在他的肩膀上,倚青对雪蝶很好奇,总想伸手把她捏在手上仔细看看,但是雪蝶总是在她伸手的瞬间飞离,倚青想让雪蝶落在她的肩膀,但是雪蝶只是停在萧的肩头。倚青嘟起小嘴不大喜欢这只蝴蝶了。

夜晚,他们落脚在一座破庙里,雪蝶飞离了萧,倚青拉着萧去溪边舀水,他们白天带了干粮,只是要再备一些水,回来,一进门,倚青叫了一声“哦,天啊”
她看见了冰蝶,一个清丽的远离烟火的仙子
“太美丽的,你是谁啊?怎么到这里来的?”
“她就是冰蝶”身后的萧介绍。
“小蝶,这是倚青,你应该都知道的”萧向冰蝶说。冰蝶当然知道。
冰蝶微微点了一下头。倚青还是看着这美丽的女子,她太美了,可是却有一种冷漠,怎么她不会笑么?她喜欢冰蝶,但是却不喜欢她的冷漠,拒人千里的感觉。

月上柳稍了,萧和倚青吃了干粮,点起一堆火取暖,冰蝶吃了很少的东西,喝过一点水,她兀自走到月下,横笛吹奏,美妙的笛音传得好远,萧闭目听着,倚青在火堆边打盹,火光映着她红扑扑的脸蛋,很可爱。

走了几天,离十年前的山谷还有几日的路程,倚青要去看一看萧大哥杀死仇人的地方,萧也想回去走一走,十年了,祭奠一下那个女孩吧。

随着在一起的时间增多,倚青对于雪蝶落在萧的肩膀上越来越不满了,她自己知道她在嫉妒,萧大哥是她的萧大哥,一只蝴蝶,只有因夜晚才能幻化成人的蝴蝶,怎么可以停留在萧大哥的肩头呢,何况,何况那冰蝶很美,她,她有点担心,担心什么,她不知道,总之她不喜欢他的萧大哥对别人也对她一样,她应该是不同的。所以她有时候白天会闹点小情绪,会越来越多的拽着萧大哥的手臂,萧开始不习惯,后来由于挣不脱她的小手,也就任由她拉着。

雪蝶感觉到了倚青的情绪,偶尔会飞离萧的肩头,自己在他们前面飞行,只是最近她的心越来越多的感觉痛了,幻化时候更是加重了痛苦,她在萧为倚青讲述的故事里已经拼到了她丢失的一些记忆,再加上她初见萧时候的感觉,以及没有目的和理由的跟着萧,她知道也许她就是萧口中那个不说话的女孩冷馨儿,她恍惚记得见过佛主,难道是佛主让他成为蝶的吗?

不管怎么样,她知道萧是她甘愿用生命来换的那个人,她知道她的心离不开他,只有他才能化去她的寒冷。
而倚青呢?佛主,这一切究竟是怎么样的情缘?你让我再次见到他,却为什么我们熟途?一只蝴蝶能有感情吗?

冰蝶把痛苦化在笛曲里,她感觉到自己那么的无助,未来是不可知的,但是她从萧的眼神里看到了倦意,十年,馨儿虽然还出现在他的记忆里,但是却已经淡了,时间,能把一切都淡了的,他现在需要一个温暖的家,需要一个温柔的伴侣,他倦了江湖,倦了漂流,也有点倦了往事的回忆。

(八)

山谷,依旧是十年前的山谷,只是当时是落叶纷飞的秋天,现在是春末,还有一些花开着,红的杜鹃,紫的丁香,还有一些野百合悄悄的在石后在转角默默的开放着,当年萧用剑掘了一个小墓穴,把冷馨儿小小的躯体葬了,而如今,十年,那小小的坟头已经被风沙移平了,只在当年墓穴的附近有几株丁香,细碎的开这将要谢了的花朵。春,也许要过去了。
萧凝重的祭拜了那女孩,几乎一整天,他都在回忆里了,而雪碟疲惫的落在丁香花上,她觉得自己再也飞不动了,她想起了十年前的一切,也想起佛主的叹息,等待她的是什么?看看倚青,看看萧,她该怎么办?

倚青乖巧的生火,把干粮在活上烤热,并摘来一些野果子,倚青喜欢白天,白天那美丽的女子只是一只蝴蝶,萧大哥完全是她的萧大哥,只对她一个人说话,只对她一个人笑。
她走到萧的面前,摇着萧的手臂“萧大哥,吃东西了,过去那么久了就不要再想了好吗?”
萧回过神,是啊,好久了,冷馨儿死了好久了,时间真是快,十年生死两茫茫啊,一切都不一样了,自己的心也有一些老了,过去的,就过去吧。。漂泊的也累了。。

夕阳,照在山谷,天被染成了红色,雪蝶感觉力气在她体内抽离,她知道一切该到结局了,一种力量使她尽力飞向太阳的方向,
在云端,雪蝶见到了佛主。
“孩子,给你一滴眼泪,泪流下来的时候,他会想起一切,如果他爱你,你的心就可以复原,当他想起一切,他会珍惜你”
雪蝶向远处望去,倚青正抱着萧的胳膊,兴高采烈的指给他看山谷里的花,萧脸上渐渐明朗起来。而且似乎有一丝笑容。
“佛主,那么怎么能让他把十年前的事情淡忘?”
“用他的剑他的血就能断了这份缘”

(九)

夜,清凉寂静,月光水一样流淌在林间,
冰蝶敲响了萧的房门,其实房门是半开的,她能看到倚青和每天一样在萧的身边快乐的说话。
“到月下走走好吗?”冰蝶轻轻的说
“我也去”倚青最近对兵蝶有一点敌意,习惯的抱着萧的胳膊,萧有点不好意思的挣了一下手,倚青抱住不放,萧对这个活泼的女孩没有办法。

窗外,夜风凉凉的吹着,冰蝶拿起笛子,轻轻吹奏,也许,这是她最后一次为他吹笛了。笛声依旧幽怨,凄婉,萧听得入神,好象有一种感觉被唤起,他思绪竟然飘到那小屋,那不说话的女孩。。
就连活泼的倚青也安静的靠在萧的身边。
一曲罢了,冰蝶把眼睛里的晶莹吞咽回去,没有让那一滴泪掉下来。
“我说姐姐,怎么总是吹这些哀怨的曲子啊,快乐的多好”。
“可以借你的剑一用吗?”冰蝶看了一眼倚青,对萧说。
“可以”萧把剑递过去,这女孩的手寒得冰一样,他同时接过冰蝶递过来的玉笛,不知道她是何用意。
萧读不懂这女子,这女子的眼里有他似乎熟悉的东西,但是他始终读不懂。
“出招”冰蝶说“陪我练一会,想练一下你的剑法”
哦,原来是这样,难得的清爽的月夜,也好,自己也试一下以笛为器。

“萧~~~”倚青想阻止,萧摆手制止了她的话。
白衣长剑,青衫玉萧,两个人不象比武,倒象只一种武功的演绎,很美,美得让倚青看得呆了,冰蝶衣袂飘飘,蝶一样翩跹穿梭。
萧 洒脱自如,玉笛回转,玉树临风般清朗。

渐渐的,萧有一些凌乱,他比不过冰蝶,冰蝶轻咬下唇一个回腕,向萧肩头划去,剑到,人却迟疑,这时候倚青忽然闪过来,挡在萧前面,冰蝶思绪恍惚,迟疑着,与是收剑慢了一些,剑锋划上了倚青的手臂。一条伤口,不深,却也划破了衣裳,有血液渗出来。


“你!!!”萧有一些恼怒,真不明白这女子,自己与她并无仇恨,她为什么想伤自己,她能伤到自己的,却为什么又迟疑了,已她的功力也明明有余地收回剑的,她是在收剑,却收的那么犹豫,反倒伤了护过来的倚青。她究竟要做什么?

冰蝶呆在原地,她看到了,看到了萧对倚青的疼惜,看到了萧对自己的怨和恼怒,她的心疼起来,她不解释,她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想说。
爱,本身就是一种伤害,那么久的飞行,在看到他的一瞬她就知道她找的就是他,而佛主也证实了她的情感,十年前,他离开她去报仇;十年前,她为他而死;十年的时间,她对他的情结还是化不开,而就在这一剑下,就在他刚才怨愤的看她的一眼中,一切,都在瞬间灰飞烟灭了
。她听到了心脏碎裂的声音,心上的伤口从此永不复原。。
她欲哭,却想起佛主说的泪,于是把盈上来的泪咽下。不要,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让他记得,忘记吧,一切都该结束了,她累了,飞得累了,爱得累了。。。

冰蝶重新拿稳他的长剑,就让这曾穿过自己心脏的长剑结束这一切吧,旋转,她在瞬间旋身,白衣在风里飞,发在飞,人在飞,花在飞,,

风停,剑落地,冰蝶凝立在原处,似乎没有动过。萧的肩膀上她曾停留的地方,绽开一小朵红色花朵,伤痕很浅。
却让倚青扑过去惊叫:“啊!萧大哥”
萧左手按住肩头的血痕,错愕的看着冰蝶,他不明白眼前的一切,只是在冰蝶飘过来的一瞬,那么熟悉,熟悉,好象十年前的馨儿。。来不及细想,却见
倚青回头怒视冰蝶“你疯了啊?干吗伤我萧大哥”话音没落,倚青忽然拾起地上的剑刺向冰蝶,由于焦急和愤怒,她的力道很大,但是当她发现冰蝶没有躲闪的意思想减小力道已经来不急,只能喊“你躲啊”
“小蝶”萧也喊了出来。

但是,已经晚了。冰蝶根本不想躲避。
剑透过冰蝶的身体,冰蝶的眼里的寒意消失,只剩满眼的温柔,那一种释然的温柔。
萧抢步过来抱住冰蝶落下的身体,他奔过来的太快为了稳住身行,他抱着冰蝶的身体旋转着,周围是飘落的花瓣,她天使的面容安详而释然,那眼里的如水的柔情,那胸前血牡丹,一如十年前的一幕重现。

一瞬间,萧一切都想起来了,他唤着馨儿,冰蝶张开了眼睛“萧,忘记吧”她把头上的蝴蝶放到他的手里,“梦,就过去了,,,把它留在我的坟前”蝴蝶被血染成了红色,在月光下闪烁着。月亮一如当初,是血色的。落花纷纷,空谷寂静。。。

黎明的鸟鸣声在山谷回荡。萧一觉醒来,很累很累,倚青在他身边,端着一碗汤“萧大哥,你醒了?”
“青儿,我好象做了一个梦,可是现在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很模糊”
“那就不要想了,一切都过去了,青儿在年身边呢”
倚青挽着萧的胳膊,他们走出了山谷。

阳光照在山谷,火红的杜鹃开放着,杜鹃掩映着一座新冢,
坟前一只碧绿的玉笛,笛的一端一只血色蝴蝶闪烁着

[ Last edited by 冷馨儿 on 2005-6-5 at 23:02 ]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932 
理想币
781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3-10-5 

复制

冷馨儿走了,在一个春日的清晨

窗台上是那只鸟儿零落的白色羽毛,。。。

我感动得要哭了,天使般的冷馨儿呀……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971 
理想币
1385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5-4-16 

复制



随笔

一  冷的感觉

宽衣袖的银灰色束腰上衣
咖啡色摆裙
风从领口和袖口肆无忌惮的钻进来
纤细的手腕在宽大的袖口更显纤柔
没有月光,这是一个清寒仍存的春日
冷馨儿在窗前伫立了好久
窗子开着,风很大也很凉
其实空气的冰冷不足以抵消心里的冷意

一个莫名其妙的清晨
除了冷,她再没别的感觉
人总在苦苦追寻着人间的温情
而人间有什么是长久不变的呢?
运动论应该不只对物质而言
对人的心情感情以及所有的事物都一样吧?
人世间没有永恒不变的事物,思想也一样

自从有了孤单这个词
人们就体味着各种不同时刻不同环境的孤单
然而此刻的冷馨儿只想静静的感受
感受这与清冷一同而至的孤单

孤单如果存在,就不要刻意的摆脱
摆脱了孤单感受过在人群中的温暖
那么下一次当周遭的人离你而去的时候
孤单会更强烈的侵入心脾
就如一颗冰冷的心
不要给它取暖
因为碳火迟早会熄灭
而当碳火熄灭温暖不再的时候
心已经再承受不了冰冷的温度

人间总有诸如父母之爱手足之爱朋友之爱和恋人之爱
无爱的时候,也许人是麻木的
有爱之后人是感性的,为爱而喜为爱而忧
而当爱离去的时候
被爱而温柔的心,将何以承担那种爱被在心灵抽离的痛?
所以会有父母亲人去世时候的悲痛‘
所以会有朋友知己离开时候的失落
所以会有恋人爱人远离时候的痛苦

人间的苦都缘自与一颗不肯安静不想孤单的心吧?
如果把心冷却了,是不是就不会再有任何的痛苦?


二  谁  轻轻唱着谁的歌



谁是谁

谁爱谁

谁让谁疲惫
谁为谁流泪
谁给谁安慰
谁的心    谁来体会


谁想谁

谁忆谁

谁会忘了谁
谁会牵挂谁
谁会梦到谁
谁的酒  谁来沉醉

你是谁
我是谁
红尘寂寥的舞会
你的笑容我的泪
一场烟花过后
思念化成了灰

谁为谁唱的歌谣夜夜紧相随



此文是模仿以前一网友的文字风格。请见谅





三 等你等到我心痛

是不是名字和心情或多或少都有联系呢?
也或许冥冥中命运已经做好了安排,冷馨(心)儿,固然要心冷如冰么?

冷馨儿缩在沙发上,猫儿一样,不停的咳嗽让她无法入睡
窗子开着,她习惯了开着窗子,虽然夜风很凉,身上一袭藕荷色毛巾被,没有任何温度,记得昨天朋友见到她说:你怎么瘦了?
也许吧,憔悴的容颜,憔悴的心,落花流水,春去春不再回?

脑海里的身影忽远忽近,思绪也忽而清晰忽而模糊,
昨天登陆经常去的BBS,他依然没有来。。
过往的情景历历在眼前,也许自己是个很幼稚的人,
执着的是什么,寻求的是什么?期待的又是什么?
一句问候?还是一个关切的眼神?她从来不敢奢望太多,只在心底保有一点点最小最小的期待,只期待他的一次回眸。只期待能与他象以往一样淡淡的交流。
她相信她是了解他的,她更相信他是了解她的,可是,他了解她吗?
在别人眼里,也许自己是一个孤僻的人,周围朋友的关心,却总是抵不上那个人的不经意的一字一句甚至一个符号。

等待,仿佛已经成为习惯,“习惯到不去想该怎么办”
在等待中心慢慢的变冷,在等待中听到心痛的声音

想起一首歌“等你等到我心痛,我的心里没有梦”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932 
理想币
781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3-10-5 

复制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走丢 at 2005-5-13 23:51
冷馨儿走了,在一个春日的清晨

窗台上是那只鸟儿零落的白色羽毛,。。。

我感动得要哭了,天使般的冷馨儿呀……     
不要相信,骗人眼泪的,是虚构,,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932 
理想币
781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3-10-5 

复制

听你讲故事,让你骗眼泪。加油!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971 
理想币
1385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5-4-16 

复制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走丢 at 2005-5-14 00:01
听你讲故事,让你骗眼泪。加油!     
谢谢你的鼓励,先下了,晚安。。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932 
理想币
781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3-10-5 

复制

只是觉得鼻子好酸,眼泪就一滴一滴的流下来。

。。。。。。

冷馨儿走了,在一个春日的清晨。

窗台上是那只鸟儿零落的白色羽毛,。。。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53997 
理想币
35095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356 个 
注册时间
2004-7-19 

复制

小雅晚上好!好久没见你!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209751 
理想币
183146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98 个 
注册时间
2004-11-28 

复制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秋艳 at 2005-5-14 00:49
小雅晚上好!好久没见你!     
秋艳 ,   午夜好  !     :D         还没休息  ?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53997 
理想币
35095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356 个 
注册时间
2004-7-19 

复制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小雅0426 at 2005-5-14 00:58





秋艳 ,   午夜好  !     :D         还没休息  ?     
喜欢这里,不愿早睡呀!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209751 
理想币
183146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98 个 
注册时间
2004-11-28 

复制

文笔真美,
不过太幽怨了。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71560 
理想币
148425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20 个 
注册时间
2005-8-16 

复制

我好感动,班长给走丢加了10分耶!从来没有这待遇!:((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209751 
理想币
183146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98 个 
注册时间
2004-11-28 

复制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秋艳 at 2005-5-14 01:10
我好感动,班长给走丢加了10分耶!从来没有这待遇!:((     
看来是真地喝多了!/:c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209751 
理想币
183146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98 个 
注册时间
2004-11-28 

复制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秋艳 at 2005-5-14 01:10
我好感动,班长给走丢加了10分耶!从来没有这待遇!:((     
美s你了。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71560 
理想币
148425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20 个 
注册时间
2005-8-16 

复制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白杨树72 at 2005-5-14 01:22

美s你了。     
哪儿美呀?我都晕s了,根本不认识走丢!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209751 
理想币
183146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98 个 
注册时间
2004-11-28 

复制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秋艳 at 2005-5-14 01:26


哪儿美呀?我都晕s了,根本不认识走丢!     
哈哈哈哈!
此地无银几百两?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71560 
理想币
148425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20 个 
注册时间
2005-8-16 

复制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白杨树72 at 2005-5-14 01:26

哈哈哈哈!
此地无银几百两?     
西西西西,酒过三旬,人都这样!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209751 
理想币
183146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98 个 
注册时间
2004-11-28 

复制

她依然和小鸟说话,告诉小鸟,他走了,她知道门外有人等他,
她很高兴,,她说,鸟儿,从此只有你和我了。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99422 
理想币
80462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6181 个 
注册时间
2004-12-25 

复制

后一页【ctrl+“→”】 【ctrl+“←”】前一页 还有2页内容,点此下一页
 46 123
发新话题
理想论坛 » 理想原创文学区 » 淡然一缕馨香冷-----冷馨儿给你讲故事
理想原创文学区: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主题

选项

发帖请务遵守本站的相关规则,所有发表(包括转发)政治、色情非法信息者本站将实时提供发贴者个人信息给公安局,追究责任,特此申明!
具体规则请参见 理想论坛会员守则》 《净化论坛环境,打击恶意灌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帖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理想论坛上的网友发表的帖子纯属个人意见,理想论坛不负任何责任!广告赞助商内容与本站无关!免责声明
理想论坛值班电话[9:30~18:30]: ☎ 400 016 5518-1 ☎ 010-5366 3090 ☎ 186 4906 9487(广告)187 1028 6081(广告)
找回密码 软件区:1006648222 百宝箱: 1006267111 广告: 1006269111 广告: 3145821447
诚信档案编号:CX20150604010215010383 信誉编号:TL852015042710940
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备案: 京ICP备15035364号 京ICP证151057号
关闭底部 打开底部 回顶部 到页底 理想论坛微信号:lixiang55188 扫描下载理想选股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