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唯一剩下思念的心凝在最后的一滴泪中
海上从此就多了一朵忧伤的泡沫
日日随海潮唱着那首  他熟悉的歌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5621 
理想币
6010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651 个 
注册时间
2004-11-2 

复制

淡然一缕馨香冷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24865 
理想币
20483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71 个 
注册时间
2004-8-24 

复制

路过``

加分`````````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7883 
理想币
7286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2-12-22 

复制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631 
理想币
419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5-4-2 

复制



白衣如血
(一)
冷馨儿挽了一个剑花,慢慢的收式站立
白衣飘飘,剑影闪闪,而只在一瞬间,好象她没有动过,就那么一直凝立着一般
一树的雪花成圆形在她眼前慢慢飘落
她看见了哑婆婆的笑,其实那是她印象中的影子
离开哑婆婆已经两年了,两年里她没有哑婆婆的消息也没有回去看望
冷馨儿很想念哑婆婆,但是她不知道有什么理由该回去看望

她下山,只是觉得应该下山了,只是哑婆婆要她来这个繁杂的江湖
哑婆婆说她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应该了解世事,不能陪着哑婆婆一辈子
她很茫然,也不情愿,她怕哑婆婆死,因为她的世界里只有哑婆婆。哑婆婆教她识字,教她煮饭,哑婆婆不会说话,所以她也不说话,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说话,因为她没有说过。。

然而她还是下山了,江湖,只是从哑婆婆每次下山给她带的书里知道一些,更多的,她只了解出剑收剑的一些剑式,那些是剑谱。

刚下山的时候,冷馨儿只身一个人,她不习惯热闹的地方,她也好奇,好奇人们穿着各样的衣服,男人和女人的装扮是不一样的,还有好多种颜色,而她只穿白衣,是哑婆婆缝的,哑婆婆定期下山用她们种的菜和打的猎物去换粮食换布匹,而布匹只有白色和灰色,她一直穿白色,婆婆穿灰色,后来她学会了自己缝,也给哑婆婆缝,婆婆说她缝制的衣服样子好看极了。

冷馨儿没有过多的涉入江湖,她和婆婆给她看的一些书里的人不一样,她不去报仇,因为她没有仇家,她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她没有目的,一柄寒玉剑没有出鞘,她没有杀过人,她不知道为什么一样的人,为什么有人要杀人,有人要被杀。

后来她了解了一些江湖的事情,也听得懂人们说什么,但是她始终没有说话,需要说话的时候,她还是写字,大家以为她是哑巴。

江湖,是孤寂,尘世,也是孤寂,冷馨儿很淡然,她没有朋友,不知道什么是朋友,雪落松枝,又是一个冬天了,冷馨儿的衣服有一些单薄,只在外面加了一件白色的长斗篷,近几天,她经常感觉冷,歇脚的那一间小木屋也好象一下子四处都透风,练剑的时候,力气不如以前了,是不是下山之后懒惰了呢?是有点懒惰了吧?吃的快没有了,她没有去打猎,也没有出去用哑婆婆给她的积蓄去买干粮,烛光摇曳,她开始想念哑婆婆了。。。

她想回去看一看。。

(二)
冷馨儿感觉很累,很累她就好好的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她不知道睡了多久,看看四周,还是自己的小木屋,只是不那么冷了,地上升着碳火,还有肉香,她感觉饿了,好象有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
她想去看看有什么吃的,自己什么时候弄的吃的呢?忘记了,,

一条毯子滑落在地上,一个问号滑过脑海,她觉得奇怪了,这样的毯子在集市上见到过,但是她没有买过,还有肉香,还有碳火。。

“你醒了?”一个声音,吓了她一跳,因为她的小屋是从来没有声音的,除了早上的鸟鸣,而现在因为冬天了,连鸟鸣都没有了。

一个青衣的身影,一个清朗的男子,手里的是一碗药

“你是谁?”冷馨儿没有说话,但是清亮的眸子已经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路过的,你生病了,晕倒在离这里不远的路上,以前见到你来这里的,所以把你带回来,好一些了?该吃药了”
男子没有笑,表情有点冷漠,但是却让人不觉得陌生

冷馨儿没有拒绝,把药喝了,很苦,但是她不在乎,她以前在山上也吃过药的,现在,她只觉得饿

男子似乎看出来了,变魔术一样端来一碗粥,还有火上烤的野味。

冷馨儿很快康复了,她还是要去看哑婆婆,男子要陪她一起去,
他们上山了,走了几天几夜,途中,青衣男子偶尔的和她说话,也教她说话,可是冷馨儿只用口型说,她不发出声音,他也不强求,冷馨儿仔细的看这个男子,他很俊郎,但是眼睛里有和自己一样的东西,是孤独?是冷漠?她没有仔细想,她觉得和他在一起很安全,她喜欢这样的感觉。。

山上,还是她和婆婆的小屋,还是那片菜园,而婆婆却快要死了,
她走之后,婆婆就病了,婆婆不愿意告诉她,其实婆婆跟过她一段路程,婆婆不放心,后来看她自己能照顾自己,婆婆就回山上了,可是婆婆没有活的动力了,生病的时候,她没有去采药,她不难过,她希望这样安静的离开了,其实这个尘世没有什么留恋的,生命的有无对她来讲已经是一样的了,婆婆气息奄奄,看到她,也看到了青衣男子,婆婆欣慰的笑了,然后就闭了眼睛。

冷馨儿很难受,她心里难受的要裂开,可是她没有眼泪,今生她都没有眼泪,她去练剑,她没有这样练过剑,也没有学过这样的剑法,是她随自己心情舞出来的,剑走如飞,剑重千斤,剑在哭,人却无泪,一团剑气罩在她周围,冰一样,寒气迫人,男子看得呆了,却也看得懂了,他的眉凝起来,这女孩的悲痛太重了,需要发泄,所以,他一直等,等到她舞得累了,收了剑,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他揽过她小小的肩,安慰的抚摩她长长的秀发。

冷馨儿不懂什么男女之嫌,剑舞完了,心里的难受轻了一些,她觉得好累,
她依偎在他的胸前,象小时候在婆婆的怀里,小时侯婆婆就是这样抱着她,抚摩着她的头。。

(三)
冷馨儿知道了什么是朋友,那个青衣男子就是她的朋友
他带她去小溪边钓鱼,冷馨儿带他去森林里采蘑菇,他给她讲很多的故事,关于朋友,关于江湖,关于父母和亲人,他告诉馨儿,婆婆就是她的亲人,但是他没有告诉她,她也应该是有父母的,因为,他知道,她可能是婆婆抚养的孤儿。。

冷馨儿知道了什么是快乐,她常常笑,她一笑他就看呆了,说:你真好看。
他也笑过,他不大笑,只微微的笑,他笑的时候白白的牙齿,脸和平时不一样的,好象早上的太阳,给人暖暖的感觉,他笑的时候冷馨儿就也想跟着笑

她还是白衣,不过面料是他选的,很柔,很滑,冷馨儿缝成一个褶皱很多裙裾很长的衣裙,宽宽的袖口隐约露出她纤细白皙的腕,让她更显清丽和飘逸,腰间系着一条缀着琉梳的带子,她也给他编了一条,很好看。

冷馨儿愿意和他呆在一起,他不在的时候,她知道了什么是思念,就象是想念婆婆,但是和想念婆婆的心情好象还有区别,而他有时候是不在的,有时候出去三五天,然后回来,冷馨儿不问。
他有时候会皱眉,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给冷馨儿带吃的,也带一些馨儿以前不知道的小物品,晚上的时候,他看着馨儿入睡,然后他会在碳火旁边的小木椅上打盹,他总是睡不实,他好象有心事。

冷馨儿渐渐习惯了有他的陪伴和照顾,虽然她依然练剑,但是剑气里的冰冷少了很多,她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会离开他,但是,他终究要离开的。

(四)
他们一起度过了美丽的春天,温暖的夏天,这样的时光很快乐,他也快乐了很多,冷馨儿知道。
他有时候会爱怜的拍拍她的头,和她说话,冷馨儿感觉自己也会说话,但是她没有说过,她怕说不出来,怕声音不好听,她只静静的听他说,她也用眼睛和他交流,他懂,她还可以用树枝写字。
她告诉他她喜欢月亮,月亮象他的眼睛,她告诉他她喜欢晚风,晚风象他的手,她告诉他她喜欢溪水流动的声音,就象他在给她讲故事,最后,她告诉他,她喜欢他。。

可是,他是要走的,他只爱怜的抚摩她的头发,一次,他出去了好几天,回来时候很疲惫,他把冷馨儿拉在身边,给她讲了一个很沉重的故事,讲他的父母,讲他的仇恨,冷馨儿对父母和仇恨等等的概念很模糊,只知道他要报仇,只知道他找到了仇家,他要走了,去报仇,而仇家很强大,这一走,不知道会不会回来。

他告诉冷馨儿要照顾好自己,冷馨儿心里很难受,又象婆婆死的时候那么难受,她知道也许会象婆婆一样,他会离开她了,她不舍得,是他让她懂得了不舍,她抱抱他的胳膊,她不知道怎么表达这样的难过,因为她不会哭,所以她只有抱抱他的胳膊,把自己的小手放到他的大手里,他要他带着自己走,可是,他没有握住她的手,只是摸了摸她的头发,转身融进了夜色里。。

冷馨儿好象第一次用到她的武功,她一直跟着他,他没有注意到,冷馨儿跟了他好久,看着他风餐露宿,看着他日夜习武,也看着他与人厮杀,不过很多时候他是胜的,很多人打不过他,所以冷馨儿一直是看着,没有出现,因为他说他要走,他说不要她跟着,所以,她怕他不高兴,所以,她只悄悄的跟在他身边。。

冷馨儿看到了很多的江湖险恶,也了解了人和人是不同的,有好人,也有坏人,有的人杀人是无奈的,也有的人是该杀的,只是她的剑一直没有杀过人。
她知道了他的仇人是江湖上一个很强的人物,武功诡异,势力也很大,她渐渐了解了他不让她跟着的原因,因为他胜的可能性不大。。

(五)
终于,他和他的仇人约定了决战的时间,冷馨儿依旧在暗处跟着他,她期待着他的胜利,他的武功也很高强了,

秋叶遍地的山谷,山风呼啸着,一幕悲凉的秋色,雁叫声声,冷馨儿等了很久了,她提前来到这里的,看见他青衣翩翩,那一口长剑在他的背后,腰间是她为他编制的坠有琉梳的金丝腰带,琉梳在阳光下闪闪烁烁,冷馨儿忽然想哭,这么多年,她第一次想哭,可是她依然没有泪。。

决斗从早上一直打到晚上,晚霞满天,也辉映着拼杀双方身上的血衣,他们都打得累了,可是还是没有人打败没有人胜利,更不可能停手,冷馨人知道这是一场生命的决战,必定是有一个人要倒下的,月上柳梢,胜负也将分了,他的仇家步履已经乱了,身上的伤也越来越多,终于,他的一个旋身,看似败阵却腕下忽然出剑,速度快得让人来不及细想,让他的仇家来不及还手,血流如注,对手慢慢倒下了,他也疲惫的以剑撑地,衣上血迹斑驳。。

忽然,她在瞬间翩然而下,扑向他,他来不及细想,凝气出剑,,,

一切,只在一秒中凝固了

他的剑,刺在她的胸膛,而她的剑刺进地上他仇家的心窝。。


冷馨儿一直在石后屏息关注,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的武功远远高出决战的双方,所以,没有人发现她。
而她看出了他的仇家的武功,当他倒地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死去,是一种闭气法,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武功,当对手以为他已经死了的时候,几秒钟,他可以醒来反扑。
冷馨儿来不及告诉他,已经看见那仇家的手微动,所以扑下来,扑下来的同时她看到他的剑,但是她没有躲,她没有办法躲,她只想他不要死,只想出剑,冷馨儿杀人了,她生平杀了第一个人,也只杀这一个人。

他的剑刺过来的时候,她仿佛看见了飘落的白色的羽毛。她笑了,
然后她就如落叶一样飘下来,白衣一片血色,艳丽的如一朵牡丹

他惊呆了,片刻,他了解了一切,丢了剑,抱起冷馨儿轻飘飘的躯体,虽为男儿,他却泪流不止。。。

“别哭,这样死去,我,很幸福”冷馨儿终于说话了,声音飘渺,柔得象水,轻得象从天边飘来。。

月光下,他抱着她没有了温度的躯体,她的脸安详的如天使,嘴角有一丝幸福的微笑,胸前的血色牡丹开得正艳,她的白衣如蝶般在夜风里飘,,,

月亮是血色的,传说中,那一晚有一只白色蝴蝶飞出了山谷。。


[ Last edited by 冷馨儿 on 2005-5-18 at 02:22 ]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932 
理想币
781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3-10-5 

复制

月亮是血色的,传说中,那一晚有一只白色蝴蝶飞出了山谷。。

飞到哪儿了?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2891 
理想币
2934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5-3-9 

复制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不谈理想 at 2005-5-18 13:46
月亮是血色的,传说中,那一晚有一只白色蝴蝶飞出了山谷。。

飞到哪儿了?     
答案。。。。飞大漠了
血蝴蝶
月亮,血色的月亮挂在大漠的半空
一只蝴蝶,大漠罕见的蝴蝶
在月下偏偏飞行着
这只蝴蝶全身白色,有银光闪烁在两翼
这种蝶是稀世罕有的,很多人只是在传说中听过,
但是却没有人亲眼看见。
传说中这蝴蝶叫雪蝶,因为她有雪一样银白的颜色。
而雪蝶几乎百年才出现一只,据说很有灵气,
有很强的生存能力和飞行能力,但是雪碟是孤单的,从来不结伴飞行。
雪蝶是一个神话,一个传奇。







(一)

他,青衣长剑,负手而立,月光照着的是他修长的背影,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风吹着他的鬓发,有一种落寞,一种苍凉。
他是萧,他来自中原,一个冬季雪花飘飘的地方,十年,他漂泊在大漠已经十年了,十年前的那一场决战,他记忆犹新,仇已经报了,可是心却空了,以前报仇是他的生活目标,现在他没有了目标,那一场决战,也丢了那女孩的性命,孤独的他从此更显得孤独,江湖,他厌倦了,人间也没有使他再多留恋的,他去了大漠,一个人在大漠飘荡了十年,十年,一切都已经模糊了,那个白衣的身影,那一朵绽开在她胸前的血色牡丹,,那一尘不染的清澈的眸子。。。

(二)

蝴蝶停在小木屋的梁上,月光从窗子照过来,雪蝶在变化,一团寒气中,乍现一个白衣女子,女子肌肤雪白,目光清冷,长发过腰,发间一只小巧的银色雪蝶翩翩愈飞。她旋身移步,运指成剑,寒气肃萧。

她叫冰蝶,佛前,她的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她听见佛叹息了,那一剑不该她受的,只为一个痴,她用自己的心换回了他的性命,佛把她变成一只白蝴蝶,在飞离山谷的那一瞬,她回头看到他抱着冷馨儿躯体时候的绝望,她心痛,但是她的心脏已经被剑穿过,不能复原,所以她连心痛的力量都没有,佛没有办法愈合她的心脏,因为那是一颗凡人的心脏,有着喜怒哀乐的情感,佛只好把把她的心脏用南极的极寒来冰冻,以便有一天伤口能在温度下愈合。而这温度就是人类的感情,。

冰蝶轻轻的拢一下长发,一只玉笛在手中闪烁着碧绿的光,轻拢樱唇,笛声在月光中幽幽飘荡,冰蝶恍惚了,每当这个时候,她总好象有片段的记忆,却拼凑不全,好象有撕杀,而撕杀的人不是自己,好象记得看到自己飘落,白衣一片血迹,好象记得佛的叹息的目光,
而她每次从蝶到人的幻化,心都象被掏空一样,疼痛,虽然只几秒钟,却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疼痛,变化是她所不愿意的,可是却阻止不了,每当月光照在她的羽翼上,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她都会变化的,,
这是她的劫数,或许是她的命运,她逃不掉。

江湖,她在飞行和漂泊中已经很熟悉了,她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有着很高的武功,她好象失去了一段记忆,她想不起来究竟忘记了什么,。她想不明白,只是觉得要飞行,没有目的只是依赖感觉不断的飞行,她不知道感觉会把她带到哪里去,白天,她飞行,夜晚,她幻化了之后漂泊在江湖上。

对江湖,她已经不再陌生,杀人,对她来说已经很平常,她不会招惹别人,可是她的清丽和不食人间烟火般的飘逸却总会惹麻烦来,也有很多时候她看不惯有人被欺负,于是她杀人,她杀人之前是悲伤的,没有眼泪,但是那种悲伤却让人震撼,让人从心底产生一种绝望,每个被杀者死前时候的感觉不是恐惧,而是一种寒彻心底的悲伤,那是她眼里的。
她杀该杀的,她没有感情,没有同情心,所以她从不救人,但是却杀该杀的人,所以她也救过无数的人,,

江湖最近盛传着一个传闻,那就是关于黑夜,关于一个白衣女子的传奇,赞颂的叫她白衣仙子,而她对于那些平时做恶事的邪道人是一个噩梦,于是他们叫她女魔头,不管是怎样的称呼,一个关于发间有一只雪蝴蝶的女子,在江湖已经是人人口碑相传的传奇。。

(三)

笛声袅袅,幽怨缠绵,如诉如歌,象是迷惘象是思念,却其中夹杂着凄冷。
萧被这笛声吸引,他不由得拧眉,笛声很远,却很清晰,谁能把笛声演绎得这般幽婉?这吹笛人一定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和武功内力。。
寻声而去,萧走了很远很远,却还没有寻到源头,笛声就已经停止了。箫就在路边驼队歇脚时候留下的木栅栏边闭目休息,,,

天又亮了,冰蝶挽起长发,看着白皙的手臂渐渐化成羽翼,然后完全化为一只雪蝶,雪蝶振翅,在小木屋绕了一圈,今天很奇怪,今天怎么没有飞行的感觉?
雪蝶静静的立在梁上,她不能说话,但是她的意识还在,她有些迷惘了,一直是心理的一种感觉带她飞到这里,一个荒芜人烟的大漠,大漠很少见绿色的植物,人烟稀少,只有一些商旅过往时候留下歇脚的小木屋或者几家萧条的客栈,有几次差点被渴死,但是到死亡的边缘总能有机缘活下来,难道这是佛的意愿吗?

雪蝶还是尝试飞出小屋,向前飞行了一段,一个青衣长衫的身影出现在小路上,他走的方向是小木屋,雪蝶振不动翅膀了,江湖这些年,任何人都不在她眼里,好人,坏人,被杀的或者被救的,她从不多看一眼,可是这个人却吸住了她的目光,吸住了她飞行的翅膀,心理有一种触痛,说不清楚,他眼里有一种孤寂,很熟悉,在哪里见过?她想不起来了,雪蝶忽然好累,忽然不想飞了,不由得落在了他的肩上。


大漠的太阳升起的很早,阳光张开了萧的眼睛,他没有什么急迫的事情要办,在大漠,一直是个流浪的旅人,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想去哪里就飘到哪里,曾经结识过一些商旅,中原来的,也曾经结识过一些大漠人,朋友都很欣赏他,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办的事情,相识之后大家都擦肩而过,他依然是一个人。
昨夜的笛声吸引了他。他依然顺着昨天笛声的来源走去,他相信这不是大漠的笛音,大漠的一些歌曲或者乐曲都隐含着一些豪放和苍凉,而这笛音幽怨绵长却又让人感觉一丝寒冷。

萧一边不急不徐的走着一边想着,远远的,一只白色飞舞的东西撞进他的眼睛,近了,那是一只蝴蝶,雪白的,很大的两个翅膀在阳光下粼粼闪烁,这只蝶美的让人不能忽略,事实上,任何一只蝶在这样的大漠也是不能让人忽略的,何况是这样一只奇美的蝶,难道,,难道着是传说中的雪蝶??

蝴蝶飞到他的眼前,绕了一圈,竟然落到他的肩上,萧有一秒的无措,他不敢伸手,不敢侧头去看,他怕惊了这只蝶,难道蝴蝶也有情感?是在大漠很少看到人迹才对他这样一个陌生人无所畏惧,而反道有种亲切吧?

一人一蝶来到了小木屋,雪蝶飞离萧的肩头,落到木屋的窗菱上,屋里有一张木桌椅,好象是有路过的旅人住过一段。
萧在椅子上坐下,剑放在桌子上,他注释着这只蝴蝶,很奇怪,怎么总觉得这只蝶与自己熟悉?哪里见过?
雪蝶看到桌上的剑,忽的一下飞起,心理一阵疼痛,这把剑让她震撼,她不怕剑,但是对这把剑却有说不出的心痛的感觉。。

月亮,悄悄的升起来,在这样树木罕见的地方,月亮是笔直的升起来的,雪蝶飞出了小屋,她无法在他的面前幻化,萧不知道蝴蝶要飞去哪里,跟出小屋,蝴蝶绕了一圈,以急快的速度飞离,消失在夜空。

月光橘红色,一如十年前的那一夜,小屋里萧负手站立,人生对他来讲就是这样无目的的漂流了,有点倦,有点想回中原,中原,虽然没有什么朋友,没有亲人,但是在大漠漂流久了,有点累,他想回去看一看,,他想休憩一下了。

窗外,笛音悠然而起,很近,这次近的就在屋外。
萧走出来,月亮下面,一个白衣的身影,一只碧绿长笛。一头过腰长发。
萧静静的听,他忽然有点感伤,笛音里有幽怨,有留恋,有绝望,有思念,让人想落泪。
一曲罢了,萧走过去。
“告诉我你叫什么”白衣女子没有回头,声音轻冷。
“萧”萧楞了一下,他走的故意提了轻功,没有声音,而这女子竟然发觉。
“你是中原人”
“是的”
“姑娘也是中原人吧”萧反问。
“恩”白衣女子只恩了一声,转过身来,发间的白色蝴蝶在月光下闪着动人的光。
“你,,”萧忽然错愕,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叫冰蝶,白天我们见过”
“。。。。。。。”萧不知道说什么,他根本无法相信。

冰蝶忽然有点辛酸,说不上哪里来的感触,这么多年都没有这样的情绪,忽然有点委屈,她故意把面孔寒了寒“你因何而来?”

这女子的眼睛里怎么有自己那么熟悉的东西?萧呆住了,刚才的瞬间分明看到了有一点晶莹,而只那么一瞬,女子的脸冰一样寒冷“我是寻着你的笛声而来的”

这一夜,他们相识,却好象前一世已经相识。

萧总觉得是个梦,眼前这女子就是江湖传闻的白衣仙子,而白天她是是那只传说中的雪蝶?
冰蝶的话很少,她的眸子中总有化不开的寒冷。
萧说想回中原了,感觉有点疲惫,想好好歇一歇了。
冰蝶说:“我也回去。”她的话好象不是她说出来的,又是感觉,就象她不知道为什么飞行,为什么来到大漠一样。感觉告诉她现在她想回中原。

冰蝶总觉得与眼前这个男子有着什么关联,那些记忆的片段有时候会浮现,记忆里似乎竟然有这么一个身影。难道那些记忆是自己的前生么。

(四)

大漠夕阳如血,萧在认识的朋友那里买来一只骆驼。一人一剑一驼,落日如辉,肩膀上那只雪蝶也被夕阳罩上了红色。

中原,是他和她的故乡,故乡,总是最熟悉又亲切的地方。十年,萧终于又重新踏上这块土地,他想起了那场仇恨,想起那空谷一役,也蓦然间想起了那不说话的女孩冷馨儿,那个为他挡了一剑却也中了他一剑的女孩,萧下意识的看了看身上的长剑,这柄剑十年再没有杀过人,无论遇到山贼还是盗匪,他只用剑鞘,没有出过剑。
唉,,十年,一切都过去了,时间会把一切都冲淡的,回来了,也许没有人会记得他了。虽然当时他在江湖享有盛名,但是江湖的变化,就象大漠的天气。转瞬就换了容颜。

夜,静得没有声音,萧住在一家客栈,为雪蝶单独要了一间上房,萧就出去了,因为雪蝶总是要一个人静静的等待痛苦的幻化。
萧回到自己的房间,与店小二要了一些食物,等着冰蝶的到来。
门,被轻声叩响,门开处,冰碟白衣黑发,如天外的仙子般站在那里,面上有着幻化的苍白,只是她的眸中少了些许初相识时候的寒意。
她们倚桌而坐,冰蝶听着萧回忆中原的一切,中原的仇恨,中原的依恋,还有那一场决战以及那个哑女孩冷馨儿。。

冰蝶心在抽搐着,她似乎看到了那场撕杀,她似乎确定了当时她在场,眼前这个男子,在剥开她记忆的片断,眼前这男子眼中的落寞让她心疼,心疼?她一直是没有心的,没有感情没有同情,可是眼前的男子唤起了她内心深处的某一种东西,好象有雾罩住了眼睛。

(五)

蓦然
冰蝶和萧几乎同时禁声,在寂静的夜里一种极其细微的衣裳掠过的屋脊的声音,他们同时掠出窗外,飘上屋脊
夜色并不十分漆黑,半边残月寂寥的挂在林梢,树影婆娑,冰蝶向树林掠去,萧急的轻唤了一声“小蝶”,萧以为冰蝶不知道逢林莫入的规矩。
冰蝶飘掠的身影顿了一下,这一声“小蝶”让她心头一暖。但是她还是向树林掠去了,她知道逢林莫入的说法,但是她从来不管这些,
凭直觉,今天遇到的是高手,人不多,但是好象是冲着他们来的。

冰蝶飘上树梢,发间的雪蝶闪烁,“出来吧”她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很轻却冷的让人想打寒战。
萧也接着飞上另一株树,凝神查看周围。
“哈哈哈,久仰大名,女魔头”
一株古槐树后面闪出一个黑衣身影,此人身材高大,落腮胡须,鹰眼,背后一柄弯刀。
“寻衅?寻仇?亦或其他?”冰蝶飘落在与那男子想对的另一株树前。
“痛快!俺今夜找上你,一来见识一下你的武功,是不是被传的太邪乎了,二是寻仇,让你死个明白,俺几个弟兄收礼物时候死在你手下”
“那是他们该死”冰蝶轻轻吐出这几个字,语调却冰冷已极。
“废话少说,出招”黑衣人拔刀出式,速度快极,萧听说过关于这白衣女子的传闻,所以并不为她担心,只是这黑衣人的武功也非同一般。

黑衣人刀快,冰蝶更快,一个旋转,似蝶舞,象流星,躲过这一刀,玉笛已然在手。
黑衣人一刀不中,收刀换式,身影腾挪,反手刀出,几个动作利落快捷,连萧都有点赞许,“铮—”的一声,玉笛不知道何处伸出,格开弯刀,冰蝶的这一式太快,快得看不清楚,两人都立在原位。
“小丫头,还手!”黑衣人吼到。“看刀”音落人至,黑衣人将刀法使到纯熟,刀影闪闪,寒光绰绰。
冰蝶兀自静立。
就在黑衣人飘到眼前,刀影也将她罩住的同时,她玉笛挥转,人笛一同飘出刀影之外,身轻如燕,无声无息,只有短短的几声刀笛相撞击的声音在夜空回荡。
冰蝶身还未落地,玉笛已出,风划过的声音,玉笛越过刀影斜过黑衣的身行,点在他的腕上,刀落,黑衣一个翻滚,站稳身行。
“告辞了”冰蝶并不想杀他。
“仇不报,何以见兄弟?”黑衣左手抓刀从背后劈来,萧大吃一惊,刚想从树上飘下来已剑阻挡,却见冰蝶并未转身,但是身影已经飘到了刀所能及的范围之外。
黑衣人并不甘休“好,今天算见识了女魔头的武功,果然名不虚传”他左手刀法并不较右手逊色,招招致命。誓在报仇。

“何以分胜负”冰蝶并未出招,只是轻盈的闪身用玉笛化解刀式。
“生死分胜负”黑衣人招招紧迫。

“好”冰蝶左手化指为剑,右手玉笛轻转,她觉得这个黑衣人不同与那些十恶之人不同,不想杀他,所以她多数在化解他的刀法,没有使出致命的招事。
几个回合,笛刀交错,两人对峙站立,黑衣人把全力运与刀上准备最后一博,冰蝶盯住黑衣人一秒,眼睛里是无限的悲哀和冰一样的寒冷,她自己知道,她要杀人了。
黑衣人扑过来的一瞬间,玉笛横出,寒气摄人,一股剑器般的力道正中黑衣人死穴,黑衣人匍然倒地前的一瞬,看见了冰蝶的眼睛,那里有无限的悲哀和绝望。

萧在树上楞了几秒,他觉得可惜,但是他知道她不得不杀他,他第一次亲眼看到传说中的女魔头杀人,虽然距离远,但是却也感觉到冰蝶杀人时候的目光,寒彻心扉。这女子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六)

中原,是人迹纷杂的地方,中原,是他曾经的故乡。
他们依然不紧不慢的赶路,白天,雪蝶依然落在他的肩上,他把骆驼换成了一匹马。

一个小城镇,一个他去大漠时候曾经经过的小镇,中午的太阳很热,他在一家小店休息,要了两样青菜,雪蝶白天是不吃东西的,他的剑在桌上,她飞到他的剑上。
须臾,一个二十左右的姑娘端来他的菜肴,却站在那里仔细的打量他,萧很奇怪,低头看了看自己,没有什么不对,“姑娘,有什么事情吗?”
“你,你是萧大哥?”
女子问出这句话后眼神落到剑上,脸上露出了惊喜,她认识那把剑。
“是我,你是?”
“啊,萧大哥,我可找到你了,十年前,我家也是开的这间店,遭遇了强匪,我父母被杀了,是您救了我,可是您走了,我只有和福伯在这里经营这家小店,你还记得吗?”
十年,,萧回想着,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好象是有这么一回事,那时候去大漠,路过,也是在这家小店休息,救下了强匪要掠走的女孩,那时候女孩还小,问出她有个亲戚,哦,好象是叫福伯,就把女孩交给福伯照看,,十年,没想到这家店还在这里。十年,这女孩竟然出落成如此美丽的大姑娘了。

女孩叫倚青,倚青是活泼的,整个一下午,她都缠着萧说大漠的故事,冰蝶是少言的,冰蝶白天只能落在他肩膀上,现在冰蝶在他的剑上休憩,倚青并没注意到一只白色的蝴蝶,她只顾着高兴了,萧也愿意给她讲一些见闻,萧记得倚青十年前那无助的眼神,很让人怜惜,如今她的活泼也非常可爱。

夜晚,圆月青辉,雪蝶再次经过痛苦的幻化,她又变成冰蝶,她来到萧的房门前,却停了叩门的手。
里面有倚青的活泼的声音:“萧大哥,你为什么要两间房间”
“哦,那一间是一位姐姐的”
“谁啊?我白天怎么没看到”
“白天,恩,白天她是一只蝴蝶,在我的剑上,你没有注意”萧说到这里,想起一直顾着和倚青说话了,冰蝶今天怎么没来,每天都会来坐上一会的。她有时候也听自己讲一些江湖的事情,但是她好象更愿意听他讲以前的事情。
“走,我给你介绍认识”萧对倚青说。
冰蝶旋身飘到了客栈外面,她没有躲什么,她想,也许自己只想出来走走。月亮水一样温柔,冰蝶拿出笛子,放到嘴边,回头看看客栈,她又放下了。

萧带着倚青来到冰蝶的房间,人不在,哪里去了呢?也许出去了吧,他没有多想,明天还要赶路呢,于是和倚青告辞回自己房间休息了。

(七)

第二天,倚青说什么也要跟着萧,她哭得好可怜“萧大哥,我没有亲人了,福伯也老了,他的孩子们已经不让他经营这家店了,我一个弱女子,到哪里去呢?萧大哥,你就让我和你出去走走吧,,,”
福伯也说要回见休息了。
于是萧没办法,只好带上倚青,况且他没有什么朋友,这女孩总给他一种亲切的感觉。
而雪蝶呢?雪蝶当然是个传奇,但是雪蝶很冷,话很少,萧对她,有一种莫名的心痛和默契,说不上,反正好象有一种脱不开的纠葛。

雪蝶依然在他的肩膀上,倚青对雪蝶很好奇,总想伸手把她捏在手上仔细看看,但是雪蝶总是在她伸手的瞬间飞离,倚青想让雪蝶落在她的肩膀,但是雪蝶只是停在萧的肩头。倚青嘟起小嘴不大喜欢这只蝴蝶了。

夜晚,他们落脚在一座破庙里,雪蝶飞离了萧,倚青拉着萧去溪边舀水,他们白天带了干粮,只是要再备一些水,回来,一进门,倚青叫了一声“哦,天啊”
她看见了冰蝶,一个清丽的远离烟火的仙子
“太美丽的,你是谁啊?怎么到这里来的?”
“她就是冰蝶”身后的萧介绍。
“小蝶,这是倚青,你应该都知道的”萧向冰蝶说。冰蝶当然知道。
冰蝶微微点了一下头。倚青还是看着这美丽的女子,她太美了,可是却有一种冷漠,怎么她不会笑么?她喜欢冰蝶,但是却不喜欢她的冷漠,拒人千里的感觉。

月上柳稍了,萧和倚青吃了干粮,点起一堆火取暖,冰蝶吃了很少的东西,喝过一点水,她兀自走到月下,横笛吹奏,美妙的笛音传得好远,萧闭目听着,倚青在火堆边打盹,火光映着她红扑扑的脸蛋,很可爱。

走了几天,离十年前的山谷还有几日的路程,倚青要去看一看萧大哥杀死仇人的地方,萧也想回去走一走,十年了,祭奠一下那个女孩吧。

随着在一起的时间增多,倚青对于雪蝶落在萧的肩膀上越来越不满了,她自己知道她在嫉妒,萧大哥是她的萧大哥,一只蝴蝶,只有因夜晚才能幻化成人的蝴蝶,怎么可以停留在萧大哥的肩头呢,何况,何况那冰蝶很美,她,她有点担心,担心什么,她不知道,总之她不喜欢他的萧大哥对别人也对她一样,她应该是不同的。所以她有时候白天会闹点小情绪,会越来越多的拽着萧大哥的手臂,萧开始不习惯,后来由于挣不脱她的小手,也就任由她拉着。

雪蝶感觉到了倚青的情绪,偶尔会飞离萧的肩头,自己在他们前面飞行,只是最近她的心越来越多的感觉痛了,幻化时候更是加重了痛苦,她在萧为倚青讲述的故事里已经拼到了她丢失的一些记忆,再加上她初见萧时候的感觉,以及没有目的和理由的跟着萧,她知道也许她就是萧口中那个不说话的女孩冷馨儿,她恍惚记得见过佛主,难道是佛主让他成为蝶的吗?

不管怎么样,她知道萧是她甘愿用生命来换的那个人,她知道她的心离不开他,只有他才能化去她的寒冷。
而倚青呢?佛主,这一切究竟是怎么样的情缘?你让我再次见到他,却为什么我们熟途?一只蝴蝶能有感情吗?

冰蝶把痛苦化在笛曲里,她感觉到自己那么的无助,未来是不可知的,但是她从萧的眼神里看到了倦意,十年,馨儿虽然还出现在他的记忆里,但是却已经淡了,时间,能把一切都淡了的,他现在需要一个温暖的家,需要一个温柔的伴侣,他倦了江湖,倦了漂流,也有点倦了往事的回忆。

(八)

山谷,依旧是十年前的山谷,只是当时是落叶纷飞的秋天,现在是春末,还有一些花开着,红的杜鹃,紫的丁香,还有一些野百合悄悄的在石后在转角默默的开放着,当年萧用剑掘了一个小墓穴,把冷馨儿小小的躯体葬了,而如今,十年,那小小的坟头已经被风沙移平了,只在当年墓穴的附近有几株丁香,细碎的开这将要谢了的花朵。春,也许要过去了。
萧凝重的祭拜了那女孩,几乎一整天,他都在回忆里了,而雪碟疲惫的落在丁香花上,她觉得自己再也飞不动了,她想起了十年前的一切,也想起佛主的叹息,等待她的是什么?看看倚青,看看萧,她该怎么办?

倚青乖巧的生火,把干粮在活上烤热,并摘来一些野果子,倚青喜欢白天,白天那美丽的女子只是一只蝴蝶,萧大哥完全是她的萧大哥,只对她一个人说话,只对她一个人笑。
她走到萧的面前,摇着萧的手臂“萧大哥,吃东西了,过去那么久了就不要再想了好吗?”
萧回过神,是啊,好久了,冷馨儿死了好久了,时间真是快,十年生死两茫茫啊,一切都不一样了,自己的心也有一些老了,过去的,就过去吧。。漂泊的也累了。。

夕阳,照在山谷,天被染成了红色,雪蝶感觉力气在她体内抽离,她知道一切该到结局了,一种力量使她尽力飞向太阳的方向,
在云端,雪蝶见到了佛主。
“孩子,给你一滴眼泪,泪流下来的时候,他会想起一切,如果他爱你,你的心就可以复原,当他想起一切,他会珍惜你”
雪蝶向远处望去,倚青正抱着萧的胳膊,兴高采烈的指给他看山谷里的花,萧脸上渐渐明朗起来。而且似乎有一丝笑容。
“佛主,那么怎么能让他把十年前的事情淡忘?”
“用他的剑他的血就能断了这份缘”

(九)

夜,清凉寂静,月光水一样流淌在林间,
冰蝶敲响了萧的房门,其实房门是半开的,她能看到倚青和每天一样在萧的身边快乐的说话。
“到月下走走好吗?”冰蝶轻轻的说
“我也去”倚青最近对兵蝶有一点敌意,习惯的抱着萧的胳膊,萧有点不好意思的挣了一下手,倚青抱住不放,萧对这个活泼的女孩没有办法。

窗外,夜风凉凉的吹着,冰蝶拿起笛子,轻轻吹奏,也许,这是她最后一次为他吹笛了。笛声依旧幽怨,凄婉,萧听得入神,好象有一种感觉被唤起,他思绪竟然飘到那小屋,那不说话的女孩。。
就连活泼的倚青也安静的靠在萧的身边。
一曲罢了,冰蝶把眼睛里的晶莹吞咽回去,没有让那一滴泪掉下来。
“我说姐姐,怎么总是吹这些哀怨的曲子啊,快乐的多好”。
“可以借你的剑一用吗?”冰蝶看了一眼倚青,对萧说。
“可以”萧把剑递过去,这女孩的手寒得冰一样,他同时接过冰蝶递过来的玉笛,不知道她是何用意。
萧读不懂这女子,这女子的眼里有他似乎熟悉的东西,但是他始终读不懂。
“出招”冰蝶说“陪我练一会,想练一下你的剑法”
哦,原来是这样,难得的清爽的月夜,也好,自己也试一下以笛为器。

“萧~~~”倚青想阻止,萧摆手制止了她的话。
白衣长剑,青衫玉萧,两个人不象比武,倒象只一种武功的演绎,很美,美得让倚青看得呆了,冰蝶衣袂飘飘,蝶一样翩跹穿梭。
萧 洒脱自如,玉笛回转,玉树临风般清朗。

渐渐的,萧有一些凌乱,他比不过冰蝶,冰蝶轻咬下唇一个回腕,向萧肩头划去,剑到,人却迟疑,这时候倚青忽然闪过来,挡在萧前面,冰蝶思绪恍惚,迟疑着,与是收剑慢了一些,剑锋划上了倚青的手臂。一条伤口,不深,却也划破了衣裳,有血液渗出来。


“你!!!”萧有一些恼怒,真不明白这女子,自己与她并无仇恨,她为什么想伤自己,她能伤到自己的,却为什么又迟疑了,已她的功力也明明有余地收回剑的,她是在收剑,却收的那么犹豫,反倒伤了护过来的倚青。她究竟要做什么?

冰蝶呆在原地,她看到了,看到了萧对倚青的疼惜,看到了萧对自己的怨和恼怒,她的心疼起来,她不解释,她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想说。
爱,本身就是一种伤害,那么久的飞行,在看到他的一瞬她就知道她找的就是他,而佛主也证实了她的情感,十年前,他离开她去报仇;十年前,她为他而死;十年的时间,她对他的情结还是化不开,而就在这一剑下,就在他刚才怨愤的看她的一眼中,一切,都在瞬间灰飞烟灭了
。她听到了心脏碎裂的声音,心上的伤口从此永不复原。。
她欲哭,却想起佛主说的泪,于是把盈上来的泪咽下。不要,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让他记得,忘记吧,一切都该结束了,她累了,飞得累了,爱得累了。。。

冰蝶重新拿稳他的长剑,就让这曾穿过自己心脏的长剑结束这一切吧,旋转,她在瞬间旋身,白衣在风里飞,发在飞,人在飞,花在飞,,

风停,剑落地,冰蝶凝立在原处,似乎没有动过。萧的肩膀上她曾停留的地方,绽开一小朵红色花朵,伤痕很浅。
却让倚青扑过去惊叫:“啊!萧大哥”
萧左手按住肩头的血痕,错愕的看着冰蝶,他不明白眼前的一切,只是在冰蝶飘过来的一瞬,那么熟悉,熟悉,好象十年前的馨儿。。来不及细想,却见
倚青回头怒视冰蝶“你疯了啊?干吗伤我萧大哥”话音没落,倚青忽然拾起地上的剑刺向冰蝶,由于焦急和愤怒,她的力道很大,但是当她发现冰蝶没有躲闪的意思想减小力道已经来不急,只能喊“你躲啊”
“小蝶”萧也喊了出来。

但是,已经晚了。冰蝶根本不想躲避。
剑透过冰蝶的身体,冰蝶的眼里的寒意消失,只剩满眼的温柔,那一种释然的温柔。
萧抢步过来抱住冰蝶落下的身体,他奔过来的太快为了稳住身行,他抱着冰蝶的身体旋转着,周围是飘落的花瓣,她天使的面容安详而释然,那眼里的如水的柔情,那胸前血牡丹,一如十年前的一幕重现。

一瞬间,萧一切都想起来了,他唤着馨儿,冰蝶张开了眼睛“萧,忘记吧”她把头上的蝴蝶放到他的手里,“梦,就过去了,,,把它留在我的坟前”蝴蝶被血染成了红色,在月光下闪烁着。月亮一如当初,是血色的。落花纷纷,空谷寂静。。。

黎明的鸟鸣声在山谷回荡。萧一觉醒来,很累很累,倚青在他身边,端着一碗汤“萧大哥,你醒了?”
“青儿,我好象做了一个梦,可是现在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很模糊”
“那就不要想了,一切都过去了,青儿在年身边呢”
倚青挽着萧的胳膊,他们走出了山谷。

阳光照在山谷,火红的杜鹃开放着,杜鹃掩映着一座新冢,
坟前一只碧绿的玉笛,笛的一端一只血色蝴蝶闪烁着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932 
理想币
781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3-10-5 

复制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冷馨儿 at 2005-6-5 23:04

答案。。。。飞大漠了
血蝴蝶
月亮,血色的月亮挂在大漠的半空
一只蝴蝶,大漠罕见的蝴蝶
在月下偏偏飞行着
这只蝴蝶全身白色,有银光闪烁在两翼
这种蝶是稀世罕有的,很多人只是在传说中听过,
但是却没 ...     
看了!我试图能理出一点思绪,但发觉徒劳无益。莫非只有轮回?感慨,
大漠深深深几许?血色蝴蝶翩翩飞。
十年轮回晃一梦,谁言无心情若水。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2891 
理想币
2934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5-3-9 

复制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不谈理想 at 2005-6-6 18:05

看了!我试图能理出一点思绪,但发觉徒劳无益。莫非只有轮回?感慨,
大漠深深深几许?血色蝴蝶翩翩飞。
十年轮回晃一梦,谁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结,很多人都有自己的无奈
写手也如是,其实冷馨儿的文字没有什么方向,
想表达的,表达不完全,想抒发的,抒发不明晰
不怪文字,只怪心头思绪纷乱,,,,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30382 
理想币
10362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8 个 
注册时间
2003-6-30 

复制

讲一个故事吧,还是讲冷馨儿吧。冷馨儿写这些故事的心情。。。。。
她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心中都有放不下的一个人,但是她知道她始终放不下一个人,但是,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是无奈的,上帝总给人类安排一些无法触及的期盼,也给人类安排一些无法躲避的情绪。

有几天,她不想说话,一个人在蜗居里,她习惯性的抿紧双唇,没有任何声音,她的心在遇到他之后已经不属于自己,所以,当注定了他不能把她的心收藏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了心,冷的感觉就这样包围着她,所以她写了“白衣如血”
堆砌太多的伤感,她自己都烦了自己的文字,与是把自己放在故事里,让自己成为那个不说话的冷馨儿,她的心情不想再让他知道,但是,内心里的那一种感情,怎样才能表达,那是一种可以为之付出生命的感情,想起席慕容的“白鸟之死”“如果你是那含泪的射手/我就是一只决心不在躲闪的白鸟/看着那羽箭穿胸而来/我终于能死在你的剑下/就好象我终于能死在你的怀里/”所以结局是冷馨儿死在他的剑下。


“爱太深,容易看见伤痕”“有时候,爱,也是一种伤害”
白蝴蝶飞出山谷,可是她不想让他孤单,其实漂泊异乡的是自己,她让“萧”漂泊大漠,只是想让他感受自己的孤单与苍凉的心境,今生,她和他是两个环境,或者算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可能牵手走过一段路程,与是她只好把自己化成雪蝶,而雪蝶只有夜晚才能变回自己,其实生活中更多的时候夜晚她在网络流浪,人静的时候,面对内心的自己,与是她让雪蝶变成冰蝶,无论雪还是冰,总是冷的,她不让他漂泊,让他从大漠回到中原,可是即使在故事里,他们也还是没有结果,她不愿意让他孤单,也不想让他太牵挂忧郁的冰蝶,与是她在故事里让萧怜惜那个可爱的女孩子倚青,倚青的笑容能给他带来快乐和恬淡。

而冷馨儿是爱他的,爱得无能为力,可是,如果在生活中有时候痴情当然也会造成伤害的,会让人沉重,与是她选择让冰蝶伤了倚青,伤了他,
伤了他怜惜的人,其实也就是伤了他,但是,冷馨儿只让伤口很浅,很浅,即使是在故事,她也希望他一切都好,她不希望他受到一点点伤害,,
心里很空,很冷,与是她再一次在文字里让自己消失,让冰蝶死在倚青的剑下,然后一切都释然,,那只血蝴蝶,也不让他带走,不让他想起任何对她的回忆,,,与是,把血蝴蝶留在杜鹃花掩映的坟前,,

没有下一个轮回,下一个轮回,她已经不再,,血蝴蝶的故事没有续篇。。。。


[ Last edited by 雪舞西风 on 2005-6-6 at 19:33 ]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30382 
理想币
10362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8 个 
注册时间
2003-6-30 

复制

她说,鸟儿,从此只有你和我了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20530 
理想币
14718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2-11-29 

复制

能写出这么忧伤美丽的文字的女孩儿也一定如这故事般令人心痛,令人爱怜!
愿你早日遇到懂你怜惜你的有情人!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655 
理想币
564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5-2-17 

复制

引用:
原帖由 雪舞西风 于 2005-6-6 19:27 发表
讲一个故事吧,还是讲冷馨儿吧。冷馨儿写这些故事的心情。。。。。
她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心中都有放不下的一个人,但是她知道她始终放不下一个人,但是,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是无奈的,上帝总给人类安排一些无法触及的 ...    
这段像旁白,馨儿的故事是一颗颗珍珠~串起来就是漂亮手链了(不能戴在脖子上当项链,容易窒息,无语凝噎 )戴在手上不离不弃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20530 
理想币
14718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2-11-29 

复制

引用:
原帖由 @想飞 于 2017-11-3 17:35 发表


这段像旁白,馨儿的故事是一颗颗珍珠~串起来就是漂亮手链了(不能戴在脖子上当项链,容易窒息,无语凝噎 )戴在手上不离不弃    
我晕,哈哈,你怎么把这个也找出来了。
戴在手上是不是也太沉重了些,嘿嘿

所以高手续写这里的故事不是最好的选择,这几个故事可以不按顺序去衔接,完成任务,我就省了再打字了(偷笑)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30382 
理想币
10362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8 个 
注册时间
2003-6-30 

复制

好长,写手!
  • 2017-11-3 18:03 理想币 +2 雪舞西风: 嘿嘿,我自己都没有耐心看完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36945 
理想币
8111 个 
彩币
12167 个 
共享币
3 个 
注册时间
2007-8-22 

复制

引用:
原帖由 雪舞西风 于 2017-11-3 17:42 发表

我晕,哈哈,你怎么把这个也找出来了。
戴在手上是不是也太沉重了些,嘿嘿

所以高手续写这里的故事不是最好的选择,这几个故事可以不按顺序去衔接,完成任务,我就省了再打字了(偷笑)    
呵呵到处翻馨儿的文章呢,原来这里有合订本啊,不跑了就这这里看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20530 
理想币
14718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2-11-29 

复制

引用:
原帖由 雪舞西风 于 2017-11-3 17:42 发表

我晕,哈哈,你怎么把这个也找出来了。
戴在手上是不是也太沉重了些,嘿嘿

所以高手续写这里的故事不是最好的选择,这几个故事可以不按顺序去衔接,完成任务,我就省了再打字了(偷笑)    
平时是手链,关键时候当剑啊~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20530 
理想币
14718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2-11-29 

复制

引用:
原帖由 凌云一笑 于 2017-11-3 17:51 发表
好长,写手!    
谢谢班班给好多果果,今天丰收喽 /:P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20530 
理想币
14718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2-11-29 

复制

引用:
原帖由 @想飞 于 2017/11/3 18:01 发表



谢谢班班给好多果果,今天丰收喽 /:P    
你去多发新帖 果果、勋章都有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36945 
理想币
8111 个 
彩币
12167 个 
共享币
3 个 
注册时间
2007-8-22 

复制

后一页【ctrl+“→”】 【ctrl+“←”】前一页 还有1页内容,点此下一页
发新话题
理想论坛 » 理想原创文学区 » 淡然一缕馨香冷-----冷馨儿给你讲故事
理想原创文学区: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主题

选项

发帖请务遵守本站的相关规则,所有发表(包括转发)政治、色情非法信息者本站将实时提供发贴者个人信息给公安局,追究责任,特此申明!
具体规则请参见 理想论坛会员守则》 《净化论坛环境,打击恶意灌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帖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理想论坛上的网友发表的帖子纯属个人意见,理想论坛不负任何责任!广告赞助商内容与本站无关!免责声明
理想论坛值班电话[9:30~18:30]: ☎ 400 016 5518-1 ☎ 010-5366 3090 ☎ 186 4906 9487(广告)187 1028 6081(广告)
找回密码 软件区:1006648222 百宝箱: 1006267111 广告: 1006269111 广告: 3145821447
诚信档案编号:CX20150604010215010383 信誉编号:TL852015042710940
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备案: 京ICP备15035364号 京ICP证151057号
关闭底部 打开底部 回顶部 到页底 理想论坛微信号:lixiang55188 扫描下载理想选股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