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1234567
发新话题
振作精神继续远扬!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91004 
理想币
174728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5-3-17 

复制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隐林澄子 at 2005-6-29 15:01
振作精神继续远扬!     
:zz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209761 
理想币
183156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98 个 
注册时间
2004-11-28 

复制

全部前辈在生命的彼岸看你,看你乐观且轻松的生活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2379 
理想币
1452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5-5-11 

复制

经常性地你在我梦里介入生活
我用成倍的清醒时光续补着由梦提示的段落

此文让我想起已逝十年的父亲,他还有那么多的心愿未了,我们还有那么多的好日子他没见到,我还有那么多的孝道他未及领……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40639 
理想币
30593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5-6-11 

复制

或许我就是前人向未来放飞的一只风筝
你则是刚刚断掉的那个线头
你正代表着全部前辈在生命的彼岸看我
已经飞得十分疲惫我还将振作精神继续远扬
且负着沉重的眷念替代你们去搏击生活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23225 
理想币
105725 个 
彩币
66137 个 
共享币
709 个 
注册时间
2004-1-6 

复制

一意孤行我走进梦里找你
是否因为太多的过去时光被你带进虚无缥缈的部落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5621 
理想币
6010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651 个 
注册时间
2004-11-2 

复制

或许我就是前人向未来放飞的一只风筝
你则是刚刚断掉的那个线头
你正代表着全部前辈在生命的彼岸看我
已经飞得十分疲惫我还将振作精神继续远扬
且负着沉重的眷念替代你们去搏击生活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8880 
理想币
6118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239 个 
注册时间
2005-3-24 

复制

一条通向久远的路渐渐浮出我心海
或许我就快要触摸到存在中潜伏着的古老脉搏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71583 
理想币
148434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20 个 
注册时间
2005-8-16 

复制

性感美女贴图论坛
----------------------------------------------------------


振作精神继续远扬!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23940 
理想币
7967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250 个 
注册时间
2003-3-1 

复制

谢谢各位

不过以悲痛的心情谈及先人,但收获到愉悦,总不是个滋味。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6155 
理想币
8776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37 个 
注册时间
2004-12-8 

复制

古史杂识 由天马出版有限公司 2005年5月出品
作者简介
菜九段  男。生于一九五八年。
县上山下乡先进个人(安徽省当涂县 1977)、医学学士(安徽中医学院)、医学硕士(皖南医学院)、编辑(江苏古籍出版社、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著有诗集《混沌外的乡愁》,历史研究专着《秦楚纲鉴》(稿本)、《史记求真》(稿本)、《先秦列国史料汇编》(稿本)等。电子邮件c9d002@163.com   c9d001@yahoo.com.cn
假設或者太大膽
求證難免不小心

古史雜識 懇請您的指正。

写在前面
菜九推出这个小册子是因为有话要说。而这些话大半是这些年来拉拉杂杂说过的,只是想以这个形式合在一起大说一通。
菜九乃菜九段之省称,而菜九段作为网名,则是超级菜鸟之意。本意是说上网的水平极差,但也不妨推广到其它各个方面。然而水平极差不等于没有说话的权利。人总是要说话的,说多了总是会出错的。我是菜鸟我怕谁,说错了也不会引起太多的讥讽。而一旦说对说中,则颇能受到好评。这个小册子中曾经刊发过的部分,或者表示超级菜鸟有时也会说出一些被人认为有点道理的话。
人这种动物总是会有历史癖的。这一点也为网络上各历史论坛都人气鼎沸、高论低论层出不穷的景象所充分印证。记不得是接受了什么高人的提示,自菜九也信奉了将人类的苦闷归结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以后,才渐渐对这个人性特点有了自己的看法。这个所谓的历史癖,其实也与解决人自身的苦闷有关。原来,因为到哪里去的问题,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说出来的皆当不得真;所以不由自主且较为执着地关心起相对明确的从哪里来的问题。于是,想搞人性研究的菜九跑到历史的故纸堆里挖山不止也就不足为奇了。
说来有趣,菜九本因学医不爽,便有心在人性方面作点探索;本来只是为了更好地把握人性而熟悉历史,不意发现了若干问题;本来只想挑几个问题攒论文评职称,结果职称没评上,问题倒攒了一大堆;本来想置这些问题于不顾,结果良心不安,便想尽己所能把这些问题统统揪出来,却不曾想越揪越多,也就越陷越深,一直纠缠到现在,还不知到哪算是头。一个毫无学术渊源的门外汉想解决一些学术问题肯定是自讨苦吃,其间的磕磕绊绊以及重复了别人的劳动难以计数。但也有一个好处,即在这个过程中毫无顾忌,自得其乐,搞错了也不会丢谁的脸,伤害到什么人。好在有历史癖的人性支撑,以及我们安徽胡适前辈“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有七分证据不能说八分话”的指点,这些年下来,自认为也小心求证出若干问题,同时也知道存在一些无法求证、只得存疑的问题。其实菜九求证问题的办法很笨,但很管用,即将所有与问题相关的材料抄在一块,问题往往一下子就凸现出来了。有时候,最笨的办法常常就是最见效的办法。每当这个办法不断奏效时,就不禁想起程千帆先生在评价《中华大典》工作性质时说的话:只要将材料以新的形式排列,就能产生新的价值(大意)。程老先生可能没想到的是,像菜九这样把一个问题的全部材料集中并列,就无意中用上了胡适之先生的“以经解经”法,从而使得原本雷打不动的事实,也成了问题,并有可能给出全新的解释。菜九的好运就在于,先是误打误撞用上了胡老先生的这个办法,然后才知道胡老先生的这个说法。这或许应了那句老话,瞎眼的家雀天照应。但运气归运气,暗中摸索的麻烦还是省不掉的。于是常常有今是昨非之憾,接下来是补不尽的漏洞,纠不完的错。
尽管如此,菜九的感觉并不充满苦涩,而是充满欣慰。不仅仅是因为这些年来大胆假设每每蒙对了,更因为自己上佳的运气。在菜九看来,如果想捣鼓出点玩艺儿,运气比才气更重要。须知,从古到今,比菜九根基好、才气大、用力勤的人多到不可胜数,但皆因没用上胡老先生的以经解经法,或归于无所作为。所以菜九向读者诸君大力推介这个方法,如果你有历史癖,又对现有解释不满,还想搞出点名堂,只要把能找得到的材料全部排开,你总会有所收获,而且可能不小。这也是菜九出这本书的用心之一。同时菜九也期望这个小册子能给腐败猖獗的学术界注入一点生气,给如菜九般有志向学的门外汉一个振奋,给菜九膜拜久远的太史公一个交代,也算给菜九的安徽老乡胡适之先生投个门生帖子。读者诸君至此定会大笑不已——区区一小册居然能被赋予如此多的负载,然而菜九自有痴人说梦的权利。
痴人说梦,出错出丑是免不了的。在菜九以为自己蒙对了一些玩艺儿的时候,心里其实也没有太多的底气。十多年前菜九写歪诗的时候曾有《考古》一篇,有句云:“古应当考/我们岂能没有自己的出处/古不可考/我们尚未达到足够的高度”十多年下来,菜九肯定还是没有达到足够的高度,但也被考据癖驱使着捣鼓出这些篇什。人生的尴尬或许在于,即使没有把握,也不能不作为。真要因为高度不够而出丑露乖,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所以,读者诸君如发现菜九的小册子中有什么说错的地方,一定要给指点出来。拜托了。我的信箱:c9d002@163.com   c9d001@yahoo.com.cn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6155 
理想币
8776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37 个 
注册时间
2004-12-8 

复制

古史杂识之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释读
菜九段

当年作《秦楚纲鉴》时,经过对《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的详细解读,发现楚汉战争的进程与现有认定有很大出入。由此产生了一个疑问,难道这么多年就没有人发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的巨大价值吗?最终果然发现有一个清人汪越作过《读史记十表》,以为其中一定有某种价值,至少可以减少历史研究中的重复劳动。然找到之后,大失所望,所谓读表,差不多就是在各表前加个评价类的读后感。可见古人作学问时也不老实,倘若不亲眼见到,还不知会感到多少遗憾。现仅将本人在做《秦楚纲鉴》时对部分《高祖功臣侯者年表》有关秦楚时段内容的史料价值意义梳理过一遍,现将本书其它部分未涉及部分略陈如下:

(平阳侯曹参)以中涓从起沛,至霸上,侯。以将军入汉。以左丞相出征齐魏,以右丞相为平阳侯。
案,此表漏记曹参击赵代之功。据《曹相国世家》,曹参击魏时为假左丞相。其封平阳侯时为齐相国,或此前的右丞相职仍然挂着。

(信武侯靳歙)以骑都尉定三秦,击项羽,别定江陵。
案,击项羽,可以涵盖靳歙作为汉的机动部队的一切事迹,但如列传所言,其于汉二年后击赵事,对汉的贡献很大,不入功臣表,似不能体现其战功。定江陵之事,本轮不到靳歙,只因先期作战的卢绾、刘贾战力太差,最终还得常胜将军靳歙出马才得以奏功。但这个功劳却让卢、刘二人封王时沾了光。 如在《荆燕世家》中,刘贾的击江陵,只含糊说“共尉已死,以临江为南郡”,好象共尉是因卢、刘二人而死;《韩信卢绾列传》提及此事时,甚至定义为“破之”。其实“破之”也罢,死也罢,均与卢、刘二人无关。

(广严侯召欧)入汉,以骑将定燕赵,得将军。
案,召欧之定燕、赵,时间不详。亦有可能是汉定天下后,定燕及反叛之赵。但其于汉六年即受封,此事迹当是楚汉战争时事。

(广平侯薛欧)入汉,以将军击项羽、钟离昧。
案,汉击钟离昧至少有三战。其一为汉二年汉击楚彭城前,其二为汉四年汉破曹咎后;其三为汉五年,楚汉决战前汉破固陵前。不详其为哪一战。是否为汉元年末与王吸同出武关,与钟离昧战于阳夏等地。

(堂邑侯陈婴)以自定东阳,为将,属项梁,为楚柱国四岁。项羽死,属汉,定豫章浙江,都浙,自立为王,庄息。侯。千八百户。复相楚元王十二年。
案,陈婴为楚柱国四岁,时间可上溯到秦二世二年项梁立怀王都盱台时。如果连续计算,至汉二年即满四年。则项羽死时,陈婴的身份不详。很可能是此四年指怀王被项羽放逐后,陈婴留下,至项羽失败的时间大致符合四年之说。有关陈婴定会稽等地事,在理解上易生歧见 。一、陈婴在项羽死后,定浙江等地自立为王。二、陈婴击定项羽死后在浙江为王名壮息者。就情理而言,陈婴不应该在属汉之后,再事反叛。如果他反叛,就不可能为楚元王相十二年。另外,陈婴在整个楚汉相持阶段亦无所见,他作为与项梁同期的反秦先驱,又是楚怀王的重臣,居然能在项氏治下达四年之久,或者极不得志。刘邦用其相弟楚元王刘交,则其才能非泛泛之辈。故《功臣表》其自立为王事,或可断为“定豫章、浙江自立为王庄息”者,其文或脱一者字 。如果是这样,则当时于项羽败后,尚有在豫章、浙江称王者。此庄息,在整个楚汉相持阶段都未见,不详其为什么人。估计是楚地地方官,在项羽死后,自立为王。而其人为谁已不可考。既然其名中有一庄字,或者为欲于鸿门宴击沛公之项庄,也非常可能。由此自立为王事,联系此前赵、代、魏、齐等地渠魁已降或禽,而上述地区仍然有继续抵抗现象存在,表明当时或者自立为王的事情并非少数。另,《水经注·赣水》言(豫章者)“秦以为庐江南部。汉高祖六年,始命陈婴以为豫章郡,治此。即陈婴所筑也。”据此,则陈婴之定豫章,为受汉令行动,不是自行妄动。杨守敬《水经注疏》,陈婴作灌婴。据称作灌婴者,为数不在少数。因灌婴亦有定豫章事,亦通。

(周吕侯吕泽)以吕后兄初起。以客从入汉为侯。还定三秦。将兵先入砀。汉王之解彭城,往从之。复发兵佐高祖定天下。
案,吕泽为吕氏在刘邦军事集团中最重要将领,甚至于其起兵之初都可能与刘邦是两股势力,《功臣表》的行文,就看不出其是否从刘邦起事。汉二年吕泽之先入砀,表明此年功臣表中其它人之下砀战功是在吕氏的领导下取得的。有关吕泽的情况可参考《略论汉定天下过程中的吕氏武装》。

(建成侯吕释之)以吕后兄初起。以客从击三秦。汉王入汉,而释之还丰沛,奉卫吕宣王、太上皇。天下已平,封释之为建成侯。
案,吕释之入关后未入汉,东还之丰沛“奉卫吕宣王、太上皇”。则吕公尚远在楚地,不在汉中。其人既未入汉,则其未参加击三秦战事,从击三秦,当为从击秦之误。当时封侯者均为战功卓著者,郦商以定汉中、巴、蜀三郡之功尚不得封侯,又岂能封吕公这样与破秦不相干之人为侯,此事费解。如此做法或者可以解释为因吕泽在反秦战事中功劳甚大,并未单独计功。为安抚计,封其父为侯,以使这支不可小觑且功劳甚大的部队安心。此做法在当时有前例可循。楚怀王收吕臣军自将,即封吕臣父吕青为楚令尹。吕臣为陈胜旧部,其出身为涓人,估计其早先家世并非豪门。而吕青居然跃居令尹高位,并最终受汉封侯,且传位给吕臣,其中的关键就是当时这种做法为世所共遵。因此,刘邦如此安置吕公,对于战功卓著的吕泽,也能起到安抚作用。

(留侯张良)以厩将从起下邳,以韩申徒下韩国,言上张旗志,秦王恐降。解上与项羽郄,为汉王请汉中地,常计谋平天下,侯万户。
案,以韩申徒下韩国为虚语。有关张良的反秦战事,《留侯世家》明言,“得数城,秦辄复取之”。则张良在反秦战争中没有值得称道的作为。张良的最大功劳应该是解鸿门之厄,并多争了汉中一郡之地。刘张君臣相得甚欢,据世家言,刘原本要封张良三万户,但张只领受留地之侯。刘封张三万户的理由站不住,当时排名第一的曹参也只封万六百户。张良的万户应该是为刘邦争得汉中一郡之功。其余的功劳,如刘邦所说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均无法坐实,存疑可也。

(颍阴侯灌婴)以中涓从起砀,至霸上为昌文君。
案,据《樊郦滕灌列传》,灌婴似乎是在秦二世二年,刘、项击李由时加入的。与此不合,二者必有一误。但灌婴在秦二世二年九月,沛公与项羽退保彭城时于砀加入,亦通。以《功臣表》的叙述方式,从起砀应当是秦二世元年的事。

(成侯董渫)兵初起,以舍人从击秦为都尉。
案,周寿昌以为,陈胜初起时之董绁,即《功臣表》成敬侯董渫也。渫、绁传写异。纲鉴案,成侯董渫与陈胜时期的董绁或不是一人。因为前者在《功臣表》中已明言是以客从起于沛者。所谓初起,一般可作元年解。如果是陈胜旧部,莫非其为章邯击败后,逃至沛。而沛公起时,陈胜尚未败。此事实不可作如此解。另考沛公部官职,汉元年之前,除此而外,并无都尉衔,估计可能是将以后的官职提前于初起时了。

(阳夏侯陈豨)以特将将五百人前元年从起宛朐。至霸上为侯,以游击将军别定代。已破臧荼,封豨为阳夏侯。
案,陈豨,《韩信卢绾列传》有传,称不知其始所以得从。实际上司马迁是接触过这条材料的,看来因头绪太多造成遗忘。陈豨从起事仅见《功臣表》,而刘邦起事之当年作战轨迹未到宛朐。则陈豨所从或为刘邦的友军吕泽部。陈豨入汉为侯,别定代,则汉二年出关击楚时或未从,估计是留在关中与章邯等敌对武装对峙。击代为汉三年事,各传记均不载。看来是把陈豨的功劳并给韩信了。而汉除了与楚对峙外,其余战事并非如现在认识的那样简单。

(隆虑侯周灶)以卒从起砀。以连敖入汉,以长铍都尉击项羽。有功,侯。
案,此连敖身份在有传的刘邦部将中均无。只有韩信入汉后有此身份。笔者以为此官职属于吕泽所独有(或其部以此官职命名者众多)的可能性较大。《惠景之间侯者年表》中有俞侯吕它父吕婴以连敖从高祖破秦,日后,又因与吕氏有牵连受诛。这人极可能是吕泽的部下甚至族人,该表又称此人功比朝阳侯。而朝阳侯华寄又恰好是以连敖入汉。所谓功比某人,往往表明两者经历战功相似,有较多的可比性。另外有连敖身份者还有郭亭、戎赐、广严侯召欧、祁侯缯贺(只是此人是在汉三年才加入的)。另有煮枣侯赤,“以越连敖从击秦”。其中郭亭《汉书·高惠高后文功臣表》就称其, “定三秦,属周吕侯”,因此可以将有此身份者定为刘邦的友军吕泽的部下。

(阳都侯丁复)以赵将从起邺。至霸上,为楼烦将。入汉定三秦。别降翟王。属悼武王杀龙且彭城。为大司马,破(项)羽军叶。拜为将军,忠臣侯。七千八百户。
案,丁复从沛公事其地点身份颇奇怪。丁为赵将,赵非沛公的行军路线,只有一种情况,即刘部击赵欲渡河部队时,丁复才能加入到沛公军中。邺为今河北临漳西南邺镇东,沛公的部队并没能北上远达此地,那么丁复自邺地从属沛公一事不知从何谈起。或司马迁在摘录档案时将丁复的籍贯与从刘地点弄混了。另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可能性,即沛公部甚至有部分人马曾渡河作战,否则,就无法解释丁复从沛公这一事实。至于丁复加入刘邦部的时间或有以下几种可能,一,沛公部大破王离军于成阳后,乘机过河追击;二,沛公部击杨熊军于白马后,乘机渡河骚扰。以上为沛公主力部队所为。还有一种可能性,即沛公部隶属的吕泽军、王陵军皆有单独的军事行动,当这些部队在东郡一带活动时,有可能渡河收编赵军残部。总之,丁复加入刘部的时间当是在沛公攻南阳之前。《汉书·高惠高后文功臣表》丁复的来历为以越将从起薛。基本上否决了其为赵将的可能性,但既然雍齿可以以赵将的身份重新加入刘邦集团,就不能排除丁复也以赵将的身份加入。以丁复最后的分封户数来看,其超过樊哙、灌婴等人的功劳,当无疑问。而以越将身份加入的摇毋余、蛊逢、吕元、华无害等人,则无法与他相提并论。此事最不可解。《汉书》与《史记》材料的出入还不仅于此,《史记》明言丁复从起之时间,《汉书》则回避之。原因在于,秦二世三年,沛公部无在薛事迹。这一回避,亦表明了《汉书》意改《史记》的痕迹。另外,丁复是以楼烦将入汉的。楼烦为边赵之胡人称呼,楚汉战争中两军都有楼烦将。丁复之楼烦将较能说明其原为赵将的出身。
翟王董翳应属战败后被俘,而非如《高祖本纪》轻描淡写地那样“皆降”。俘董翳者为丁的部下朱轸。丁复破项羽军叶之事,应视作汉五年事,《功臣表》的叙功顺序是将其事列于破龙且之后,而汉四年,项羽没有在叶作战的记录。只有汉三年,汉王出荥阳后,曾与黥布在叶一带活动。项羽生平在叶作战的记录,或即为汉王三年,但当时汉军拒战,故无败绩可寻。估计汉王回成皋荥阳一线后,叶地又入楚掌握。具体情况已难详。

[新阳侯吕清(《汉书》清作青)],以汉五年用左令尹初从。功比堂邑侯。
案,吕清即陈胜旧将吕臣之父,《项羽本纪》等记为吕青,因楚怀王并吕臣军,而封吕臣为司徒,吕青为令尹。《史记·功臣表》其继承人为顷侯世,《汉书·功臣表》为吕臣。陈胜死后,吕臣以仓头军起新阳,这大概就是吕清封新阳的依据。早先可能劝怀王不遣项羽随沛公击秦的诸老将中即有此人,而日后背叛怀王而从项羽者则肯定有此人。则吕臣以陈胜老将的身份,反而要靠袭父爵位,此事实不可解。 而其功比堂邑侯,则表明其封侯的理由与陈婴相同,但陈婴毕竟有定浙之功,看来这里的功比是为了突出了吕清在反秦战事中的作用。

(东武侯郭蒙)以户卫起薛,属悼武王,破秦军杠里、杨熊军曲遇。入汉为越将军。
案,依郭蒙受辖于吕泽一事来看,在当时吕泽或是一支相对独立的部队,其与沛公部的关系是友军,但又可能有独立作战的任务。《功臣表》称吕泽“复发兵佐高祖定天下”,殆非虚语。而有类似于越将军职衔的功臣还有越户将吕元、越队将摇毋余、越将华无害,这表明吕氏部队的职衔自成系列。

(汁邡侯雍齿)以赵将前三年从定诸侯。二千五百户。功比平定侯。齿,故沛豪有力,与上有郄,故晚从。
案,雍齿加入刘邦部的具体时间或有以下几种可能,一,沛公部大破王离军于成阳后,乘机过河追击;二,沛公部击杨熊军于白马后,乘机渡河骚扰。以上为沛公主力部队所为。还有一种可能性,即沛公部隶属的吕泽军、王陵军皆有单独的军事行动,当这些部队在东郡一带活动时,有可能渡河收编赵军残部。雍齿早年从沛公起丰沛,秦二世二年,魏相周市召其降魏,故叛沛公,以丰降。沛公数攻不下,至同年从项梁处得到援助后,始拔丰,雍齿奔魏。估计魏咎亡后,又远走赵。最终在沛公西击秦时重新加入。

(棘蒲侯陈武)以将军前元年率将二千五百人起薛。别救东阿。至霸上,二岁十月入汉。击齐历下军田既。功侯。
案,陈武至霸上事,或非追随刘邦。从《功臣表》叙述上看,在此之前,他似乎始终是一支独立部队,其“别救东阿,至霸上”,都是以独立身份进行的,但在反秦战事中属于积极作战的。其于二世元年独自起义于薛,或在项梁主政时别属于楚,而其别救东阿,似又非受楚节制号令。其可以确定的从汉时间是汉二年十月(据《月表》),而此言至霸上,极有可能是与诸侯联军同时进关。倘若是这样,其在项氏分封时的获益则又不详,其后来所属亦不详。或者他仍是一支独立无所属之军,故后来归顺了刘邦。陈武同时又是日后受特别嘉奖的十八功臣之一,其功劳或相当不小。从可以查到的陈武事迹来看,他似乎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功劳,之所以会有如此高的地位,或许与其在汉二年归降时的势力有关。汉王此前有令,以一郡或一万人降者,封万户侯。陈武或为此令的受益者。
陈武原为反秦诸侯之一,并随项羽军至霸上,项羽分封时未见其受封情况,分封后不详其所处何地,此时不知因何归汉。估计项羽失人心处甚多,故反楚者,不止齐、赵、汉、殷而已。
此人后又多作柴武,估计是与陈豨将军陈武同名有关。

(都昌侯朱轸)以舍人前元年从起沛。以骑队卒先降翟王,虏章邯。
案,别降翟王,也是丁复的功劳,则此人属丁复,亦为吕泽部下。《高祖本纪》称章邯自杀,据此,应该是被俘后被杀。系刘邦杀降的证据之一。

(武强侯庄不识)以舍人从至霸上。以骑将入汉。还击项羽,属丞相宁。
案,有关丞相宁,前人多无解。今人陈直《史记新证》称:“宁疑为陵字同音之误,谓王陵也。《汉兴以来将相名臣年表》:‘汉高祖六年,十月乙巳,以安国侯王陵为右丞相。’太史公以王陵后官之名纪述前事也。”案,陈氏所言有其合理之处。《史记》中以后地名记前事及以后职衔记前事者比比皆是。如汉三年,张良与刘邦论事就称其为陛下;刘邦、项羽未封王,其称呼中就有大王出现。故此处用后官称前事亦不为奇。而当时主持封侯,亦有王陵居中主事,称其当时职衔的可能性是有的。此可备一说。

(贳侯吕元)以越户将从破秦。入汉定三秦。以都尉击项羽。
案,集解徐广曰:吕,一作台。《集解》。贳齐侯合傅胡害《汉书·高惠高后文功臣表》)据《水经注·浊漳水》:“汉高帝六年封吕博为侯国。”则此人之名又有歧说。

(南安侯宣虎,以河南将军)汉王三年降晋阳。
案,宣虎以河南将军降汉事,不好理解。河南国已于汉二年并入汉,不当再有名号。宣虎的事迹为降不为从,则此前其为与汉为敌者。其降汉之地晋阳,时属魏,表明魏亦未于汉二年为汉尽得。是否会有魏豹侵蚀了部分河南疆域,难详。亦有这样一种可能,即,宣虎之为河南将军属于虚授之衔,非实有河南地。如平棘侯执,斩章邯所署蜀守。此蜀守亦虚衔,因为蜀为汉王封地,雍地不得至此。

(曲成侯蛊逢)以曲成户将卒三十七人初从起砀。至霸上为执珪,为二队将属悼武王入汉定三秦。以都尉破项羽陈下。
案,此人为吕泽部下前,应该是一支小股部队的首领。破项羽陈下,或为楚汉决战时事。又,索隐曲城圉侯虫达。虫音如字。《楚汉春秋》云,夜侯虫达,盖改封也。夜县属东莱。补注沉钦韩曰:《论衡·别通篇》“剑技之家,入斗战必胜者,得曲成、越女之学”。即虫达以剑术擅名也。王先谦曰:谥法,威德强武曰圉。《高惠高后文功臣表》作,曲成圉侯虫达。今人陈直《汉书新证》言:“汉金文录卷三,三十五页,有曲成家高镫。又有秦汉瓦当文字卷一,十九页,有曲成之当瓦当。”

(故市侯阎泽赤)以执盾初起,入汉为河上守,迁为假相,击项羽。
案,阎泽赤之为河上守事,不详其为河上塞之守,还是河上郡之守。以其后为假相来看,或为一郡之守。而其为假相,则又非必此年。亦不详其为什么性质的假相,但应该是一荣誉职级,如曹参于汉二年或三年拜为假左丞相事一般。

(祁侯缯贺)以执盾汉王三年初起从晋阳。以连敖击项籍。汉王败走,贺方将军击楚追骑,以故不得进。汉王顾谓贺曰,祁子留彭城。军执圭,东击羽。急绝其壁。
案,以缯贺事迹不可解有二,其一为所从,其二为击彭城。所从何人不详,如是曹参、韩信,尽可明言,不明言则会被误认为是从汉王,而汉王于战争时期未到过晋阳,则其所从,可能是陈豨。陈豨有定代之事,而定代必先定魏。无论曹参还是陈豨均无战晋阳事迹,则其所从无解。若其从汉确为汉三年,则其击彭城事不可能在汉二年汉大规模击楚时。而其后汉击彭城之事,或为汉四年灌婴或丁复部,则刘邦又不与其事。故此材料有缺失处,难以理解。总的感觉是,其人参加刘邦阵营时间过晚、职级过低,但颇受重用。或者其加入的时间有误。

(安国侯王陵)以客从起丰,以厩将别定东郡、南阳。从至霸上,入汉守丰,上东,因从战不利,奉孝惠、鲁元出淮水中,及坚守丰于雍。
案,有关王陵战东郡之事,似与沛公部击东郡尉事有出入。曹参击东郡尉部,只是大破之,而王陵则别定东郡,似已将东郡征服 。但在整个战事中,沛公始终以一支独立部队出现,且王陵的厩将身份也不似能独当一面。其中原委,或与吕氏有关。是否有这样一种可能,即王陵与刘邦之间有点别扭,故不愿意属刘邦,但他又确实加入了刘邦体系的反秦武装,在这种矛盾中,只有其所加入的部队是吕泽部,才能解释。他处记载王陵不愿随刘邦入汉为误。而吕泽部在反秦战事中的作用,几乎未能在史料中体现。但种种迹象表明,吕泽是积极参与了反秦战事的。
据《功臣表》,救孝惠、鲁元非夏侯婴一人之功,王陵亦参与其事。而王陵又于丰坚守,则丰似未入楚之掌握,实不可解。有关楚取汉王父妻子于沛,置之军中为质事,清人郭嵩焘有说曰:“高祖起沛攻胡陵、方与,还守丰;及引兵之薛,而雍齿以丰叛降魏;屡攻不下,而从项梁于薛。其后怀王徙都彭城,而沛公居砀,怀王因以沛公为砀郡长,遂西略地入关,未尝一至沛也。吕后尝从沛公隐芒砀山泽中,是沛公吕后居砀之日多而居沛无几。高祖入关而王汉中,吕后自当从入汉中,何至还定三秦,出关而东,始迎太公、吕后于沛?项羽之距阳夏,使不得前,岂专为太公、吕后发兵拒之耶?既能拒之,又何不可攻沛袭而掳之?其明年,项羽东攻田广,高祖引兵至彭城,阳夏之兵解矣,何以尚不一迎吕后,直至军败睢水上乃迎太公、吕后于沛,反使项羽遇而取之?证以当时情事,无一合者,而史公前后叙述井井,竟似高祖起兵至入关,太公、吕后皆居沛,未尝一与从高祖者。当楚汉之争,沛固冲邑也,果何所恃以自全耶?疑太公、吕后实从高祖军中,军败而相失耳。是时章邯尚在废丘,秦地未定,高祖引兵东行,亦不敢恃汉中为安,太公、吕后相从军中宜也。”(《史记札记》)此说分析天下大势固有合理之处,但太公及吕后确实在沛而不在军。此事有《功臣表》为证。建成侯吕释之、辟阳侯审食其、高祖兄合阳侯刘仲皆为留沛侍奉太公者。或汉元年楚阻击汉军于阳夏时,还没有决心与汉决裂,故对留沛之汉王家属未采取过激行动。况且,汉王家属在彭城附近,楚欲取之,如探囊取物,其不取较之于取,更能对汉行威慑之效。郭说解《史记》多高见,此说则不足为训。汉中为刘邦根本,章邯虽在,汉亦有安全之策可恃。萧何留关中,陈豨亦未随军击楚,谅苟延残喘之章邯无翻天之可能。从王陵事迹来看,估计汉败彭城后,并未完全龟缩到荥阳以西,而是与楚之势力呈犬牙交错态势。此状况不难理解,因为彭越亦是汉之势力,他的人马就从未退出梁地,当然是居于楚之腹心。果然如此,则王陵守丰或在丰附近作战便大有可能。《功臣表·考证》以为,“淮当作睢;于当作封。”《功臣表》的语言或有误,王陵守丰于雍,不详其解,封于雍又无据,或当作“守丰与雍”乃通。无论丰还是雍,后皆失守。

(鲁侯母疵)以舍人从起沛,至咸阳为郎中,入汉,以将军从定诸侯。四千八百户,功比舞阳侯。死事,母代侯。
案,有关母代侯事,前人多不解。今人陈直《史记新证》称:“高祖时封侯有一特例,侯母与妻,可以代侯。如萧何妻同之代酂侯,本表鲁侯涓母疵之代鲁侯是也。侯夫人本有印。金石索,金索五,二十页,有‘广阿侯夫人印’是也。若母侯疵之代侯,印文则当为鲁侯之印,不必称为鲁侯母夫人之印也。”纲鉴案,陈文可助此事之理解。

(任侯张越)以骑都尉汉五年从起东垣,击燕代,属雍齿。有功。侯。为车骑将军。
案,此骑都尉不知原属何人。楚人势力似未到东垣。可能是燕或旧赵的武装。如果是燕,自然无需解。如是赵,则表明至汉五年,赵地仍有未收服之抵抗。

(宣曲侯丁义)以卒从起留。以骑将入汉定三秦。破(项)籍军荥阳。为郎骑破钟离昧军固陵。
案,据《高祖本纪》,“(沛公)收军中马骑,与南阳守齮,战犨东,破之。”则沛公攻南阳时似乎已开始组建专门的骑兵,其统领或是丁义、丁礼、陈仓等人。而汉二年,汉军组建骑兵时,又明言人材缺乏,实不可解。只有丁义不直属汉王时,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那么应该考虑其属于吕泽的可能。联系到吕泽部在秦二世元年的作战范围,其拥有骑兵也是正常的。

(辟阳侯审食其)以舍人初起,侍吕后孝惠沛。三岁十月,吕后入楚,食其从一岁。
案,此言汉三年十月,吕后入楚,与其后所说一岁而归汉吻合。祁侯缯贺也有汉三年战彭城的事迹。则汉楚彭城之战的年代亦难言。

(蒯成侯周绁)以舍人从起沛,至霸上侯。入汉定三秦,食邑池阳。击项羽军荥阳绝甬道,从出度平阴,遇淮阴侯兵襄国。楚汉约分鸿沟,以绁为信。战 不利,不敢离上。
案,《汉书》从至霸上后无“侯”字。也许是对的。《功臣表》几乎是本传的翻版,可见其人乏善可陈。但其人此前无战功,定三秦亦不见有何战功。其能有食邑,可能是刘邦亲信的关系。此后周绁迎淮阴侯兵襄国,即楚汉相持荥阳时,从韩信处抽调军力事。

(厌次侯元顷)以慎将前元年从起留 。入汉,以都尉守广武。功侯。
案,据《秦楚之际月表》(二世二年端月)“沛公闻景驹王在留,往从。与击秦军砀西”。沛公以此年此时才有在留的事迹,而其部下元顷在上年就于此地加入到沛公部,其所从之人似不当是沛公。可析归吕泽。

(平皋侯项它)汉六年以砀郡长初从。赐姓为刘氏。
案,项它从汉,当为汉五年。事或在项羽死之前。其为砀郡长,则楚汉决战正好是在他的地盘上开始。据《樊郦滕灌列传》,此人于汉四年为汉将灌婴俘获,不知为何又继续在楚为官。按项羽的特性,应该追究他丢失彭城之过的。其情已难详。

(棘阳侯杜得臣)以卒从起胡陵。入汉以郎将迎左丞相军。
案,此亦是将韩信的部队调至汉王处的意思。只是这个左丞相,可以是韩信,也可以是曹参。曹参当时是假左丞相,其收左丞相韩信的部队至荥阳前线,故杜得臣所迎者,当是曹参带来的韩信部队。

(平棘侯执)以客从起亢父。斩章邯所署蜀守。
案,此人之功似在破三秦时,只是章邯任命的蜀守之职属虚设或实设,则未可知,估计当如今天台湾当局仍设什么四川省长之类。

(中水侯吕马童)以郎中骑将汉王元年从起好畤,以司马击龙且。后共斩项羽。
案,此人为三秦降将,因其为项王故人,估计是楚留在三秦的部队。

(杜衍侯王翳)以郎中骑汉王三年从起下邳。属淮阴,从灌婴共斩其羽。
案,此人当为前楚将。汉三年汉击下邳事迹,唯见靳歙,而靳歙从未属韩信。此事甚不可解。

(磿侯程黑)以赵卫将军汉王三年从起卢奴,击项羽敖仓下。
(宋子侯许瘛)以汉三年以赵羽林将初从。击定诸侯。功比磿侯。
案,上二赵将于汉三年降汉后,仍言其定赵,则赵地战争之持续时间或相当长。其中程黑击项羽于敖仓下,表明刘邦每每收韩信兵的具体事实。

(吴房侯杨武)以郎中骑将,汉王元年从下邽。击阳夏。以都尉斩项羽。
案,此人为三秦降将,估计与吕马童一样是楚留在三秦的部队。

(阏氏侯冯解敢)以代太尉汉王三年降。为雁门守。
案,此材料表明,直到汉三年,代地仍有汉之敌对势力。故史书上所言定代云云,不得以为代地以悉属汉。其为雁门守的时间可能是汉定天下后,亦可能在其前。因为汉王有令,以一郡降者,可封万户。而冯解敢以代太尉降,其功劳或不下于以一郡降。故亦可能膺任雁门守之任。

(安丘侯张说)以卒从起方与。属魏豹二岁。五月以执铍入汉。
案,此人原为沛公部下,大概刘立为汉王后,又与那些慕名者一样重新加入刘部。

(襄平侯纪通)兵初起,纪成以将军从击破秦。入汉,定三秦。功比定平侯。战好畤死事。子通袭成功侯。
案,清人张恕《汉书读》卷一称:“余读《功臣表》,于襄平侯曰纪信之子(吕后时尚符节),以父功侯。然而则信之功未始不录,史家未始不传。”不详其所据何本。此纪成死于汉元年,而纪信死于汉三年,二人当不是一人。另,《汉书》以纪成作纪城。

(龙侯陈署)以卒从汉王,元年起霸上。以谒者击(项)籍。斩曹咎。
案,此人为沛公入关后新加入者。有人说沛公距项王,沛公从其计,征兵关中。陈署即当为此时从军者。此人斩曹咎,与本纪所称曹咎自杀不同,当以此为实。

(高京侯周成)周苛起兵以内史从击破秦。为御史大夫。入汉围取诸侯。坚守荥阳。功比辟阳。苛以御史大夫死事。子成为后袭侯。
案,此言周苛以御史大夫死事为实,主持荥阳守城事为伪。周苛并非荥阳守军主帅,因为当时在荥阳的汉方高爵位者有韩王信、吕泽、孙赤在城中,前者为王,后二者为侯,均不可能听命于周苛。
周苛守荥阳或不得算大功,周成封于汉九年,其时刘邦欲周昌为赵相,以求自己死后周能保赵王如意不受吕后迫害。或者封周成之举或与这一政治目的有相当之关系,属于贿赂周昌,以安其心。但事与愿违,周昌并不能保全如意母子。与周成同等待遇的有郦食其之子郦疥,但后者原本就是汉将,且郦生之功又大于周苛,郦有反秦时下陈留有功,使沛公军获得了大量军需,由此壮大,且召其弟郦商从沛公,兄弟皆为有大功之人。周苛之死,甚至比不了纪信,而后者未闻嗣哲受封。故周成之袭封,未必与周苛有太大关系。只是前人即已如此说,今天也只得如此记。

(东阳侯张相如)高祖六年为中大夫。以河间守击陈豨力战,功侯,千三百户。
案,此人与须昌侯赵衍的职衔似重。而赵衍条有诛都尉相如,又与此张相如同名。

(堂阳侯孙赤)以中涓从起沛。以郎入汉。以将军击(项)籍。为惠侯。坐守荥阳降楚免。后复来。以郎击籍。为上党守击豨。侯。八百户。
案,据此,荥阳城破时,陷于城中的高官远非周苛、魏豹所限,孙赤时已为侯,而周苛此时无封侯记载。不止周苛,甚至于萧何都未封侯,文官中封侯者有郦食其、或许还要加上张良。论理周苛不当越过孙赤而为荥阳守军主将。更不用说此时吕泽极可能在荥阳城中。故有关周苛守荥阳而死的记载,或许真假参半。根据其子周成因周苛之功而受封,则周苛守节而死或没有疑问。可疑者为其未必是荥阳主将。

(祝阿侯高邑)以客从起啮桑。以上队将入汉。以将军定魏太原。破井陉。属淮阴侯。以缻度军。击(项)籍及攻豨。
案,“以缻度军 ”为击魏事,破井陉为击赵事,且表明出井陉有战。其记载次序颠倒。然其实则不可得。其人定太原,战功不少且不小,不知为何只授八百户。据此,击魏击代的顺序与《月表》、本纪有别。从地理上看,汉不得越过魏而击代赵。只有击定魏之后,才能进行下一步作战。

(须昌侯赵衍)以谒者汉王元年初起汉中。雍军塞陈,谒上。上计欲还。衍言从他道。道通。后为河间守。陈豨反,诛都尉相如。
案,传说中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表示汉击三秦是有备而来,据此,则事成非常侥幸。此人除有指路一功外,整个楚汉战争无足称道。然此功非小,故受刘邦重用。另,此人亦与张相如条合参。

(宁陵侯吕臣)以舍人从陈留。以郎入汉,破曹咎成皋。为上解随马。
案,此吕臣当非楚怀王司徒。其与怀王司徒同姓名本就可怪,兼之其在功劳薄上的功绩,让人无法不认定其即为楚怀王司徒。楚汉战争期间,此吕臣数次为刘邦解追兵。所谓解追兵,无非是与追击者套交情,而能如此者,肯定是大有面子之人。在当时的情况下,有此面子者,也只有陈胜、楚怀王的老臣吕臣能办到。但以怀王重臣之尊,也不可能在陈留这个敌占区以舍人的身份投靠刘邦。此事甚为难解,姑举出以俟有识。

(汾阳侯靳强)以郎中骑千人,前二年从起阳夏。击项羽,以中尉破钟离昧。
会注考证:《汉·表》前二年作前三年;阳夏作栎阳。
案,若按《汉书》,靳强于三年起于栎阳,则是沛公入关后的事。且栎阳在咸阳东,沛公至霸上前,不得至此。果如此,则沛公会项羽于鸿门,不当带此新来之人赴宴。故此人的出身,仍当从《史记》。

(阳义侯灵常)以荆令尹汉王五年初从。击钟离昧及陈公利几破之。
案,灵常之叛楚,与利几之叛楚,不知谁在前。 若早于利几,则灵常参加了击败利几的战斗。若迟于利几,则灵常参加了平定利几叛乱的战斗。

(戚侯季必)以都尉汉二年初起栎阳。攻废丘破之。
案,据此,汉王都栎阳当有战斗。而此季必当是三秦降将。有关季必、李必之争,或难分正误。可参看《汉李必季必考》。

(高梁侯郦疥)(郦)食其兵起以客从击破秦。以列侯入汉。还定诸侯。常使约和诸侯。列卒兵聚侯。功比平侯嘉。以死事。子疥袭食其功,侯。
案,《水经注疏》杨守敬案:“郦疥所封之高梁即《左传》高梁之墟,《汾水注》载之其地不在此。食其号广野君,生前固未封侯。而史表云,以列侯入汉。此《风俗传》所由有异说欤?然表又云,以死事,子疥袭其功侯,未尝云改封。疑疥所封本为高阳,而误为高梁也。”案,此说亦颇有理,梁、阳,音相近。在当时,以其人之故地,授其人封爵,正是理所当然。如吕公封临泗侯即是此例。

(煮枣侯赤)以越连敖从起丰。别以郎将入汉。
案,《汉表》记煮枣侯起于薛,与《史记》异。班固毕竟是亲眼看过原始《史记》之人,故其记录应当尊重。且今《史记》已失其名,惟称靖侯赤。从起丰也好,薛也好,总之都是吕泽的战争线路。
此人或许一度脱离刘邦部,到刘邦入汉时重新加入。因其不言从入汉,而称别以郎将入汉。

(张侯毛泽)以中涓骑从起丰。以郎将入汉。从击诸侯。
案,此处中涓骑,似与曹参、周勃等人的中涓有所区别。可能是吕氏的人,因吕氏的部队有骑兵的成分。

附读《惠景间侯者年表》
(成陶侯周信)度吕氏淮之功。《惠景间侯者年表》。
案,此处言度吕氏淮有功,不详所指。若为吕后,则吕后遇楚军,留军中为质。若为吕泽,则吕泽时居下邑。下邑本就在淮以北,并在睢以北,其所度之方向或并非由南向北,完全有可能由北向南。由南向北,或可理解为汉败彭城,有救援之功;而由北向南,多半为汉向楚地胜利进军,则无功可言。故不详史表注出此事意义何在。其用心或是揭示封功时的任人唯亲倾向。

(樊侯蔡兼)以睢阳令高祖初起,从阿。以韩家子还定北地。
案,其所从时间不详。此人为秦县令,其在刘邦初起就追随其后,可疑。睢阳与阿原不相属,故睢令却从起于阿,费解。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6155 
理想币
8776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37 个 
注册时间
2004-12-8 

复制

漢高祖三題
一、 劉邦的戰力評估
自反秦以來,劉邦的餘生基本上都在戰爭中度過,其作戰能力究竟如何,好像沒有說法。從他與項羽對抗百戰百敗來看,估計後世對此評價不高。劉邦得天下後,曾與群臣探討劉勝項敗的原因,推出了漢三傑論,在作戰能力上首推韓信。而韓信在與劉邦探討帶兵能力時,也只說劉邦不過能帶十萬兵,而自己則多多益善。從這個記載來看,韓信應該還有所保留,也就是在他的真實想法裏,劉邦可能連十萬人也帶不了。之所以要說這個數字,無非是要給劉邦留足面子。劉邦對此並不服氣,他說:“多多益善,何爲爲我禽?”韓信答曰:“陛下不能將兵,而善將將,此乃信之所以爲陛下禽也。且陛下所謂天授,非人力也。”歷史沒有記錄下劉邦對此有什麽回應,或者認可了這個評價,或者他對這個問題不想頂真了。於是造成了這樣一個後果,即在後人看來,劉邦的強項就是會駕馭人,其作戰能力則不值一提。但這不是事實,事實是其實際作戰能力或者大大超出後人的估計。
其實有關劉邦的作戰記錄還是相當多的,其作戰之頻、作戰對象之多恐怕也是有史以來屈指可數的。但在人們的印象裏,最容易記住的就是他常常被項羽打得落荒而逃,連子女及部隊都顧不上,只顧一個人逃命了。確實,比起劉邦取得的勝利來說,這些敗仗場面在司馬遷的筆下既精彩又傳神,讓人看過一次,就牢牢記住。但在整個秦楚之際,劉邦也就敗給項羽一人,其他人則均敗在劉邦手下。如在反秦戰事中,劉邦於起兵之初就在戰鬥中擊殺泗水守,這是見之於史的秦軍陣亡的最高軍事長官。在秦三十六郡中,肯定爲劉邦部戰鬥征服的至少有三分之一。在劉邦加入項梁陣營前,項梁對秦作戰還沒有取勝的記錄,只有項羽有攻克襄城的勝果。而劉邦的加入,使得項梁部取得對秦作戰的連續勝利。《留侯世家》記張良以《太公兵法》告劉邦,被劉邦用得很好,說明劉邦很有用兵的天分。在最後的滅秦作戰中,劉邦以不足萬人的部隊(酈食其語)完成了策應援趙、拱衛楚都、西進滅秦一連串繁重的任務,沒有非常的軍事才幹是不可想像的。
有關劉邦的戰力或可從平定天下後的幾次作戰中反映出來。在劉邦死前,先後有擊燕王臧荼、擊韓王信之叛、擊陳豨之叛、擊黥布之叛,每次均由劉邦挂帥出戰,說明在漢陣營中,其他的人(韓信除外,因其過早被廢王爲侯不受重用)的能力均不能讓劉邦放心。《高祖本紀》記其擊陳豨時分析道:“豨不南據邯鄲而阻漳水,吾知其無能爲也。”後果如其言。黥布反時的心態也能說明問題。黥布以爲:“上(指劉邦)老矣,厭兵,必不能來。使諸將,諸將獨患淮陰、彭越,今皆已死,餘不足畏也。”在黥布看來,漢陣營的將領除韓信、彭越外,均不在話下。只有劉邦的本事值得顧忌,但他又太老,估計不會親自帶兵作戰。所以黥布反了。可以肯定,在當時人的眼裏,劉邦的作戰能力是相當受推崇的。但爲何會留下與項羽作戰百戰百敗的記錄呢,原因只能是項羽的作戰能力更高,劉與項不在一個檔次上,所以劉邦長期處在項羽陰影下,其作戰能力根本顯不出來。
關於韓信以爲劉邦不能將兵的說法,《韓信盧綰列傳》有一條反證,擊陳豨時,劉邦先於全國軍隊到達時抵趙,問趙相周昌趙地有無可用之人,周昌推舉了四人,劉邦面試後罵道:“豎子能爲將乎?”四人慚伏。上封之各千戶,以爲將。左右諫曰:“從入蜀漢,伐楚,功未遍行,今此何功而封?”上曰:“非若所知!陳豨反,邯鄲以北皆陳豨有,吾以羽檄徵天下兵,未有至者,今唯獨邯鄲中兵耳。吾胡愛四千戶封四人,不以慰趙子弟!”表明劉邦能在無兵可用的情況下,充分利用權威手段調動當地士兵的積極性,可能也因此抵擋住了陳豨的兇猛攻勢。劉邦每每在力量不夠強大的情況下不斷取得勝利,應該與他善於激勵士氣有關。僅此一條證據,就使得不善將兵說不那麽可靠。
二、 劉邦的殺降殺俘傾向
後世總結楚漢成敗時,總不會忘記說殘暴是造成項羽失敗的重要因素。而項羽殘暴的重要證據之一便是殺降。其坑秦降卒、坑齊降卒,殺秦王子嬰及秦國宗室,盡失人心。但劉邦的殺降殺俘就很少作爲一個問題提出來。其實這個問題不僅存在,而且還在一定程度上相當嚴重。
早在反秦戰爭期間,劉邦與項羽協同作戰時,就有過共同屠城的記錄。如屠城陽。因爲當時有項羽在,或可將此罪行記到項羽的賬上。但劉邦入秦時的屠武關(《秦始皇本紀》),就不能由項羽本分擔了。衆所周知,當時戰爭的酷烈,使得獲勝一方在經過艱苦拼殺後,往往做出極其殘暴的舉動,即屠城。《項羽本紀》在漢四年,欲屠外黃事上,爲後世留下了這方面的記錄。估計劉邦的屠武關及楚漢戰爭時樊噲的屠煮棗,性質與此相類。但劉邦的問題不出在屠城上,而是在有計劃地殺害降將方面。
整個楚漢戰爭期間,爲漢軍俘獲的一方勢力人物爲數相當不少。如魏王豹、趙王歇、代王陳餘、代相國夏說、雍王章邯、齊王田廣、塞王司馬欣、韓王鄭昌、殷王司馬卬均屬被俘。然而除鄭昌不詳其所終外,其餘均留下死於非命的記載。
首先,明確記爲禽,又記爲斬或死者。如代相國夏說被擒(《淮陰侯列傳》、《酈生陸賈列傳》),《曹相國世家》記爲斬;齊王田廣爲漢將曹參所虜,而《田儋列傳》言田橫“聞齊王廣死,自立爲王”。至於其何故而死則不可知。類似情況有:章邯分明爲都昌侯朱軫所虜(《高祖功臣侯者年表》),《高祖本紀》言其自殺;陳餘分明爲張蒼所虜(《張丞相列傳》),《曹相國世家》等均言其爲斬。趙王歇爲禽(《淮陰侯列傳》),《張耳陳餘列傳》則明言“追殺趙王歇襄國”。兩種記載之差異究竟如何,今已不可考。但筆者傾向於,這些人都是先被俘後被殺。因爲死是不可改變的最後結局,而被俘可能是死前的某種狀態,如章邯的被擒,就是上了功臣表這樣的檔案材料,應該最可靠;而《曹相國世家》記曹參之功爲得王二,即俘虜了兩個王,應該分別是魏王豹和齊王廣。那麽,上述人等皆有先俘後殺的嫌疑。這些人都是一方領袖,殺掉他們可以減少敵對勢力的凝聚力。
其次,明確被俘,又在相當一段時間後被處死,或死因不詳者。如魏王豹明確被俘,卻未立即就死,只是在日後找理由將其殺害。漢三年,楚圍滎陽,劉邦與陳平等人棄軍出逃,留投降的魏王豹與周苛等守城。周苛即以“反國之王,難與守城”爲名,將其殺害。此等手段類似於秦二世以出巡期間誅殺大臣事,劉邦亦不想讓這類殺降事與己沾上邊,所以殺魏豹的周苛或因此而立功,其子周成或也因周苛之功而封侯,除此之外,周苛確實沒有值得稱道的功勞,所謂的守城被俘不屈,可能傳說成分大於事實成分,畢竟周苛不是守城的最高甚至重要的漢軍首領,項羽未必肯開出那麽高的條件來收買他。在《功臣表》裏有堂陽侯孫赤就是以惠侯的身份在滎陽被楚軍俘虜並投降了,楚要封高官也輪不到周苛。與此同類,故塞王司馬欣之死亦屬可疑。史稱其因漢勝楚於成臯,與曹咎同自剄於汜水上。實際上,曹咎並非自殺,而是被斬。《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則以曹咎爲龍侯陳署所斬,這是陳署功勞薄上的記錄,恐其斬曹咎事屬實。因此,《項羽本紀》言曹咎及司馬欣之自剄,皆不可信。再聯繫到日後漢王受傷入關,梟故塞王欣首之事,距其戰敗戰“死”時間更已達數月之久。很難想象,在當時的條件下,可以將一個死者首級或屍體完好保存。如果不能保存,或就是能保存,梟其首於櫟陽又有何意義呢。一種更大的可能是,故塞王司馬欣當時只是被俘,後被處死。也只有在示衆後的斬首,才能顯出漢之武功,也可以平當地之民憤,順當地之民心。
司馬欣之死,當爲《史記》中隱而微之事,卻仍屬有蛛絲馬迹可尋者。而殷王司馬卬之死,就毫無迹象留存。自漢二年司馬卬降漢後(實則爲灌嬰所虜),就在《史記》中失了記載。而《漢書·高帝紀》卻明確記其死於漢二年、漢從彭城敗退後。此事不見於《史記》,班固或另有所見。如果班固所見不假,則司馬卬之死與司馬欣之死似有相通之處,即二者都死得不明不白。
儘管劉邦的殺降屬於隱而微,但事實俱在,不容置疑。問題是,爲何在放棄或失去抵抗後,這些人卻遭到殺戮了呢?這個問題確實耐人尋味。聯繫到漢定天下後,韓信、彭越之死,或可對理解這個現象有所幫助。即,殺降是爲了避免出現混亂局面,如果這不是全部理由,至少是一部分人如此結局的原因。
魏王豹、代王陳餘、趙王歇、齊王田廣還有司馬卬雖然不是最厲害的角色,但也都曾是領袖一方的人物。尤其前二人,都具有一定的開拓能力,有一定的凝聚力,可以登高一呼,從者雲集。這樣的人之存在,總是讓志在天下的劉邦心存忌諱。而司馬卬亦非泛泛之輩,在趙王武臣失敗後,司馬卬曾一度變成了一支獨立作戰武裝,其在秦之腹地作戰,不僅沒有被消滅,反而得到發展壯大。更有甚者,其先反叛項羽,後因力不能敵,與項羽派來討伐的陳平媾和罷兵。這等能屈能伸的功夫,與劉邦極爲相似,劉邦容他不下,亦是情理之中的事。至於章邯和司馬欣,此二人是秦將,雙手沾滿了反秦武裝的鮮血,劉邦對他們不僅在感情上不相容,在理智上也不能允許他們繼續存在。故在俘虜二人不久,即將其處死,滿足了劉邦及其部下感情和理智的需求。還應該考慮到,趙地與齊地的平定並非一帆風順,如果讓趙、齊二國之王留下來,對於二地的敵對勢力來說,等於是留下了精神支柱。故處死二人,或可使兩地的平定得以順利進行。因此,劉邦的殺降將,是有其政治上的考慮的,而不能簡單地歸結於劉邦的本性殘忍。如果與天下大勢相聯繫來考慮,才能見其深意。
鑒於上述考慮,劉邦的殺降,或可包括臨江王共尉。據《荊燕世家》:“漢王因使劉賈將九江兵,與太尉盧綰西南擊臨江王共尉。共尉已死,以臨江爲南郡。”而《傅靳蒯成列傳》則另有說曰:“(靳歙)別定江陵,降江陵柱國、大司馬以下八人,身得江陵王,生致之洛陽,因定南郡。”江陵王,即臨江王,江陵爲臨江國都。則共尉並非戰死,而是被生擒,《高祖本紀》明言,共尉是被“殺之雒陽”。其實漢擊共尉一事,本來就不合情理。據《高祖本紀》,漢令盧綰、劉賈擊共尉在漢五年正月後,其罪名是“故臨江王驩爲項羽,叛漢”。而《秦楚之際月表》記漢五年十二月,“漢虜驩”,表明,漢擊臨江之事是緊接著項羽之死、楚地大定之後就進行的。《史記》以一事之始的時間記其最終結果的現象經常發生,此爲其一例。故臨江之定或非此時的事,其始則可確定爲此時的事。《韓信盧綰列傳》稱:“漢五年冬,以破項籍,乃使盧綰別將,與劉賈擊臨江王共尉,破之。”漢初以十月爲歲首,十二月在正月前,漢擊臨江時間的不統一,表明了罪名的不成立。沒有任何資料表明,臨江在楚漢戰爭中的立場。儘管臨江與漢、九江、衡山一樣均爲舊楚將而封王,但其沒有在戰爭中幫楚是有一定根據的。據《黥布列傳》:“項王方北憂齊、趙,西患漢,所與者獨九江王,又多布材,欲親用之,以故未擊。”則與項羽交好的楚軍舊將惟黥布一人,其餘三人,漢王劉邦已叛,臨江王共敖與衡山王吳芮不執行項羽殺義帝的密令,估計也與項羽關係疏遠。而吳芮因與黥布的姻親關係,在黥布歸漢後,可能也有助漢的傾向。據《漢書·高帝紀》,漢五年正月,勸劉邦即皇帝位的諸侯中有衡山王吳芮,而劉邦的答謝詔稱:“故衡山王吳芮,與子二人,兄子一人,從百粵之兵,以佐諸侯誅暴秦,有大功。諸侯立以爲王。項羽侵奪之地,謂之番君。”則吳芮與項羽有積怨,並肯定至少在楚漢戰爭後期,加入到漢陣營。而臨江國可能在整個楚漢戰爭中都處於兩不相幫的境地,《高祖本紀》稱其叛漢,只是欲加之罪的說法,不足爲信。何況此前臨江沒有助漢之舉,就談不上什麽叛與不叛的問題。事實可能是,先發起對臨江的攻擊,然後再安上罪名,因此,戰爭的性質是統一而非平叛。
根據共尉一事的隱秘因素,或者燕王臧荼的反叛也存在問題。《高祖本紀》稱:漢五年“十月(實際上應該是七月),燕王臧荼反,攻下代地。高祖自將擊之,得燕王臧荼。即立太尉盧綰爲燕王。使丞相樊噲將兵攻代”。從這個記載來看,臧荼是反了。但臧荼反的理由並不充分。首先,臧荼之燕在楚漢戰爭中是幫助漢陣營的,此年正月的勸進諸侯中也有臧荼的名字。在前一年楚漢相持滎陽時,燕出兵助漢擊滅楚大司馬曹咎。在劉項勝負未定時助漢,到天下歸漢時叛漢,情理上不通。應該考慮漢欲加之罪的情況。代地的情況當時是怎麽樣的呢。自漢三年韓信等漢將擊滅代相國夏說後,代地就落入了漢的掌握,主事者是張蒼,其職位是代相,即在沒有代王的情況下,代漢行使權力,署理代地事務。而漢定天下時,張蒼又從趙相的位子上,回到代相之位,而漢擊燕時,張蒼以“代相從擊臧荼有功”,看不出燕有攻下代地的痕迹。而從張蒼事迹來看,這一段的歷史有點亂。《張丞相列傳》記張蒼相代王在臧荼反前,而當時代地無王,至漢七年才由劉邦兄劉仲爲代王。另有陳豨在戰爭中曾以遊擊將軍別定代,漢擊燕時,或者陳豨仍在代地,由張蒼扶佐也未可知。《樊酈滕灌列傳》記樊噲擊燕,未及攻代一事,與張蒼事迹合。《高祖本紀》記樊噲攻代可能是誤記,因爲漢七年,劉邦從白城敗退下來,就讓樊噲定代地,或許有將二事搞混了的可能。所以,在臧荼問題上不能排除捏造罪名的可能。爲什麽要爲臧荼捏造罪名,這就要從楚漢戰爭結束時諸王的情況來分析了。項羽分封立十八王,三秦王、三齊王、代王趙歇都死於戰事,遼東王韓廣爲臧荼所殺,韓王成爲項羽所殺,河南王申陽降漢失地,項羽自立之韓王鄭昌也被漢俘虜,魏王被漢誅死,殷王死得不明不白。剩下的漢王稱帝,九江王黥布被項羽殺了全家,死心塌地歸漢;常山王張耳被陳餘擊敗失國歸漢,得漢助而爲趙王;衡山王吳芮受漢封四郡之地,雖然實領一郡,應該比項羽時多。剩下的臨江國共敖傳子共尉,已安了個罪名剿滅。而臧荼之燕,實則是合併了項羽分封時燕與遼東之地,相當於戰國燕的全境,疆域相當大。而此燕在戰爭中沒受什麽損失,也沒得漢什麽好處,要籠絡住也頗爲不易。這樣一個與漢關係不甚密切的大國,總是讓人不放心。所以,就不能排除漢爲取得長治久安而給燕安個罪名的可能性。
從韓信、黥布事件來看,漢爲求得安定是願意付出一定代價的。比如告發韓信造反的欒說,與告發黥布造反的賁赫,就分別被封爲慎陽侯與期思侯,並各受封二千戶。而很多在戰爭中出生入死、立下赫赫戰功的人,受封戶數遠不及這二人。韓信之叛,始終存在著不足以取信於人的問題,漢室也因此沒有把韓信的功勞化解於無形,反而把一些不是他的功勞說成是他的,比如定魏、定代、定齊就有呂澤、陳豨等人的功勞,基本上都劃歸了韓信。從這個意義上來看,劉邦爲了消除不安定因素,是會採用捏造罪名的辦法。臨江與燕的情況應該歸於這一類。
總而言之,劉邦的殺降更像是一種出於爲了江山社稷安定的深謀遠慮,而項羽的殺降則很具有濫殺無辜的施暴狂意味。於是,劉邦的殺降常常消除了後患,而項羽的殺降,則激起了更大的反抗。
三、 劉邦的任人唯親傾向
如果以劉邦與項羽相比較,在用人之道上兩人恰成相對的兩極。項羽以任人唯親、嫉賢妒能爲當世詬病,劉邦則以知人善任著稱。兩者的用人之道在楚漢相爭時就已有定論。陳平曰:“項王不能信人,其所任愛,非諸項即妻之昆弟,雖有奇士不能用。”韓信曰:“項王喑噁叱咤,千人皆廢,然不能任屬賢將,此特匹夫之勇耳。項王見人恭敬慈愛,言語嘔嘔,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飲。至使人有功當封爵者,印刓弊,忍不能予。此所謂婦人之仁也。”酈生曰:項王“於人之功無所記,於人之罪無所忘;戰勝而不得其賞,拔城而不得其封;非項氏莫得用事;爲人刻印,刓而不能授;攻城得賂,積而不能賞;天下畔之,賢才怨之,而莫爲之用。故天下之士歸於漢王,可坐而策也。”高起、王陵答劉邦問其何以得天下曰:“陛下慢而侮人,項羽仁而愛人。然陛下使人攻城略地,所降下者,因以予之,與天下同利也。項羽妒賢嫉能,有功者害之,賢者疑之,戰勝而不予人功,得地而不予人利,此所以失天下也。”此等言語,皆爲劉、項之對照,凡項受指責處,皆是劉得分處。然而,事物總不會是絕對化的,劉邦亦有任人唯親的時候。試論如下。
劉邦任人唯親之最典型者,當數對盧綰的任用。據《韓信盧綰列傳》,盧綰與劉邦同里同日生,兩家素相親相愛,這就奠定了二人關係的基礎。及長大後,又是同學,關係特別好。而到了劉邦逃亡後,盧綰與之相伴、追隨左右,兩個人的關係特別鐵。但劉邦起兵後,盧綰基本上無所作爲。但這並不影響他在劉邦的庇護下飛黃騰達,躍居衆將相地位之上。從盧綰日後的表現來看,他並沒有作戰才能。而在劉邦入漢後,他卻被封爲將軍,進而爲太尉、拜長安侯。衆所周知,在秦漢時期,太尉是武官之首,以盧綰之才具,任此高官,顯然是劉邦的偏袒的結果。因爲在整個楚漢戰爭中,盧綰常與劉邦同出入,其見劉邦無任何約束,隨到隨見。這是其他在努力工作的蕭何、曹參等人無法望其項背之處。盧綰在楚漢戰爭中的唯一作戰,或就是《高祖本紀》記載的漢四年,其與劉賈擊楚後方。就是這個功勞,可信度不高,如果有的話,主要還是劉賈取得的。只要看記錄劉賈戰功的《荊燕世家》就可以得出結論。《項羽本紀》提及此事,就只出劉賈一人,而不及盧綰。則盧綰的作用,可想而知。待項羽覆滅後,分封天下之前,盧綰實在沒有戰功,爲了給盧綰加官進爵,劉邦就給了他擊定反叛的臨江王的機會,並讓劉賈陪他前往。可惜,盧綰確實不是作戰的材料,連續幾個月,也沒能攻下臨江,最後,還得靠劉邦的得力幹將靳歙出馬,立刻就將小小的臨江平定。臨江之戰的結果,本來應該使劉邦對盧綰的才具有個正確估計,但到了封王時,劉邦還是想封盧綰爲王。並且他的這種心思早已爲衆部下所洞悉。衆人順從劉邦之意曰:“太尉長安侯盧綰常從平定天下,功最多,可王燕。”於是,劉邦順水推舟地立盧綰爲燕王。然而大家所說的“功最多”,恰好透露了極大的諷刺意味。不僅如此,盧綰受寵倖的程度更大大超過其他諸侯王。但劉邦對盧綰的這種無理偏袒,並沒有得到好報,最終盧綰以背叛而報答。這是劉邦始料未及的。
盧綰之外,劉邦對夏侯嬰與周緤的事迹也脫不了任人唯親的痕迹。只不過此兩人多少還有戰功,又不可與盧綰同日而語。夏侯嬰與劉邦的關係可以追溯到秦末,劉邦爲官場小吏,夏侯嬰亦是地方小官,其對劉邦始終是言聽計從,恭敬得很。劉邦曾失手將其毆傷,他爲劉邦掩飾,並爲此而坐牢。在楚漢戰爭中又救了太子劉盈與魯元公主。故其功勞雖不及樊噲、灌嬰,但其受封戶數則大大過之。從記載看,周緤對劉邦的關係屬於緊跟型,其早期戰功已不可考,但其又與傅寬與靳歙同傳,而戰功大大不及前二者。然而,他在劉邦至霸上時,便已爲列侯。之後,其受封戶數又超過了傅寬。其傳記資料表明,無論劉邦作戰利與不利,其始終無離上之心。故司馬遷評論曰:“蒯成侯周緤,操心堅正,身不見疑,上欲有所之,未嘗不垂涕,此有傷心者然,可謂篤厚君子矣。”以此等事迹,卻要與戰功顯赫、從未吃過敗仗的傅、靳二人同傳,司馬遷的用心或許是相當無奈,或許是別有用心,即出生入死之人,其最終的犒勞,未必多過唯唯諾諾之人。司馬遷將夏侯嬰與樊、酈、灌同傳的用心,或也與此相似。因爲夏侯嬰始終沒有如其他三人那樣,在楚漢戰爭中獨當一面,基本上屬於因人成事者。
劉邦任人唯親的其他受益者還應當有任敖、審食其、戴侯彭祖。任敖的情況與夏侯嬰有類似處,他早年也是沛縣小吏,與劉邦關係較鐵,劉邦逃亡後,呂后繫獄,任敖即動手打傷對呂后不恭的執法人員。反秦戰事中,其爲劉邦守豐;楚漢戰爭時,他爲上黨守;基本上都在遠離戰場的地方,亦不見其對前線的貢獻。可就是這種履歷,亦使他受封達一千八百戶,爲許多出生入死者所不及。審食其的情況就更不值得一提了。他基本上是劉邦的家臣,其所有的履歷,只是在反秦與反楚戰事中侍候劉邦的父親和妻子。只有一件與衆不同處,即,他與太公、呂后一同做了幾年項羽的俘虜。戴侯彭祖的功勞有與審食其相類處,即其在反秦與反楚戰事中,也是以侍候太公爲主要事迹,但其尚有一突出處, 即在劉邦初起攻沛時,由他爲起義軍開城門,此事或爲一殊榮,值得稱道。上二人的封侯,皆足讓功臣齒冷。但在家天下時期,爲人主者就這樣辦了,其他人也無可奈何。至於呂氏兄弟的封侯,因爲其或有不小之戰功,不得簡單視之爲任人唯親現象。而營陵侯劉澤之封,則可勉強視作此等行徑。因爲劉澤與劉邦非至親,當爲疏族,不得與劉邦之兄相比。其加入劉邦陣營的時間亦晚,爲漢三年。其功勞無足稱道,但其受封數卻驚人的多,爲一萬二千戶,位列頭號功臣的曹參的受封戶數也不過萬六百,而蕭何、張良、周勃、樊酈滕灌傅靳蒯成就更不在話下了。其受惠最多,然而在定論功位次時,其功勞是排不上號的。漢初十八功臣中,有任人唯親嫌疑者,或只有夏侯嬰一人,而且其畢竟在反秦時有過不小之功勞。
其實,在劉邦的任人唯親中,還可以加上陳豨和張良,原因是這兩個人與劉邦特別投緣。陳豨與劉邦投緣是因爲共同的愛好——兩人都是魏公子信陵君的崇拜者,所以天下大定之後,陳豨被委以趙代兩國武裝力量的總指揮。而張良在戰爭中沒什麽功勞,且有離開劉邦隨韓王成到項羽楚都彭城的說不清的歷史,但劉邦在封侯時任其自擇三萬戶。須知,經過長年的戰亂,即使是大縣,人戶也不過五千,三萬戶,差不多要抵一個小王了。當初項羽立吳芮爲衡山王,也不過六縣之地,而且相當僻遠,可能遠不足三萬戶。至於劉邦所說的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云云,在史料中得不到證實,但張良對劉邦立下的功勞決不是什麽運籌帷幄、決勝千里可以替代的,在項羽分封時,張良爲劉邦討得整整一個漢中郡,憑這一條,就足以封萬戶侯。但張良比較識趣,只擇與劉邦結識的留爲封地,其地肯定不足萬戶。但此二人對劉邦事業的貢獻肯定大於上述諸人,所以任人唯親的痕迹不明顯。
總之,人以一己之好惡予人功予人利,基本上可以算作爲人之天性,並非只是項羽的專利。在劉邦一方,也無法戒絕。只不過劉邦的任人唯親並未影響到劉漢陣營的對敵鬥爭。在戰場上,基本上還是做到了人盡其材,物盡其用。對於自己喜歡的人,不是用委以重任,而是用賞以厚爵的方式來落實這種偏愛。不像項羽用諸項,如項它(漢二年爲曹參所破,漢四年爲灌嬰所擒),項冠、項悍(二者於漢三四年爲靳歙所破),項聲(漢三年爲彭越所破,漢四年爲灌嬰所破)等,全是失敗的記錄。因此,劉邦的任人唯親,還沒有如項羽般到了感情用事的地步。這就是劉勝項敗的另一種深層次根據。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6155 
理想币
8776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37 个 
注册时间
2004-12-8 

复制

古史杂识之  我来剥周昌的画皮

菜九段

当今有点旧学功底的老先生在说到不赞同某事时,常说什么“期期以为不可”,以表示自己不赞成的较强烈态度。而这个“期期以为不可”即典出汉初名臣周昌之口。有个描述口吃的成语“期期艾艾”之期期,也典出此人。出典的具体场景是,汉高祖刘邦欲废太子刘盈,而立如意为太子,遭到众臣的一致反对。其中周昌因为口吃的缺陷,在表达不赞成时就说了这个“期期以为不可”。于是,在后人的心目中,周昌是个正派的梗直之士。近有程念祺先生的《高祖托孤》一文也是持此认识。该文重点写了周昌,基本上是按照司马迁的路子写的。给人的感觉是,此周昌(不幸也可能是菜九的远祖)是个梗直之士。但菜九恰好也通这一段历史,认为司马迁的本意未必是要将周昌写得多好,只是想通过周昌这个个例,反映刘邦的容人之量。周昌并未忠于刘邦之托,在程文中也体现出来了。从这个结果上来看,我们说周昌是个伪君子,并不算是冤枉他。
周昌的伪具体表现在他的会察颜观色。他对刘邦敢于事事顶真,那全是因为他吃定了刘邦的脾胃,知道刘不会真的为难他。于是他顶撞皇帝之事,为他捞到了敢于直谏的美名。这个假像骗过了刘邦,刘以为周昌可靠,就把心爱的儿子托付给他,以求自己百年之后,小儿如意或可得周昌之庇护,得以极自然寿命。可是刘邦的知人之明,在这里算是走了眼。司马迁记得很清楚,周昌被吕太后一顿痛骂之下,连吭都不敢吭一声,当初的与皇帝抗争的气概荡然无存。从这里可以看出,当初周昌的所谓抗上直谏,并不是用骨头做成的,而是用心计做成的。刘邦不会杀他的头,不抗白不抗。吕太后敢于杀他的头,他就不会自讨没趣了。在刘邦面前,心机与骨头都能派用场,周昌就倾其所有。在吕太后面前,无论是心机还是靠了心机而长出的骨头,都归于无用,索性也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故周昌一言不发,老把戏穿帮了嘛,尚何言哉。所谓一物降一物,周昌能吃定刘邦,但吕太后又能吃定周昌。
如果说周昌仅仅是未能完成刘邦交下的任务,那还只是个能力问题,于人害处不甚大,换了别人,或者同样完不成这个艰巨的任务。那么,他的画皮披着也不碍谁的事,索性让他披着。可就是这个周昌,还干了一件陷害功臣的事。就在周昌领了刘邦的重托赴任不久,他就上书告诉朝廷,赵代地相国陈豨图谋不轨。于是朝廷令人侦察陈豨,终于逼陈豨反叛。这个陈豨是信陵君魏公子的崇拜者,他不过是效仿战国魏公子招揽了几千门客而已。朝廷的侦察结果是什么,《史记》说得很清楚,无非是陈豨的客人当中有人干了些不法之事,从理论上说,与陈豨的关系不大。陈豨怕牵连到自己,于是反了。这个陈豨在战争年代应该是有大功之人,他在反秦胜利后便受汉封为侯,又与刘邦臭味相投,都是魏公子的崇拜者,所以地位相当高。反观周昌,其在战争年代的功劳基本上不值得一提,而其受封地位之高,多半是因为其兄是汉的烈士,沾了这个光而已。用句俗点的话来说,当陈豨出生入死的时候,周昌这样的人或者还在为刘邦提夜壶呢。就是这样的人,要以莫须有的罪名乱咬功臣,将有大功的陈豨逼反,并从功劳簿上将战功一笔勾销,这等罪过,岂可不提。故司马迁对陈豨事件是痛心的,他说:“周昌疑之,疵瑕颇起,惧祸及身,邪人进说,遂陷无道。于戏悲夫!夫计之生孰成败于人也深矣!”(《韩信卢绾列传》)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难怪司马迁要惊叹不已。周昌逼陈豨造反,也直接给人民带来苦难,因为在汉初的几次造反中,以陈豨之反最难平定,其时间长达三年之久,甚至连刘邦亲自出马都不能讨平。可见周昌此举,实有祸国殃民的成分在内。故不得不指出来。
周昌的貌似梗直骗过了刘邦,但未能骗过吕太后,也未能骗过司马迁;骗过了程先生及很多后人,却未能骗过菜九。所以前贤有言,一个人可以行骗于一时,不能行骗于一世;可以骗过许多人,但不能骗过所有人。印之于周昌事迹,诚哉斯言。

补白:程念祺先生的文章碰巧与菜九的《历史打假》刊于同一期杂志,而被菜九看到,而持程先生之见者,举世皆是,故菜九此作非专门与程先生过不去。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6155 
理想币
8776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37 个 
注册时间
2004-12-8 

复制

哦?
的确是高人
我那点历史知识到您这还不成了大海中之一滴?
惭愧。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21937 
理想币
19149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92 个 
注册时间
2004-3-1 

复制

古史杂识之  古风探求
菜九段

很小的时候,就听说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老话。几十年来,对于什么是古风,始终没有一点概念。近读《史记·季布栾布列传》,对于古风一道,似找到了一点模糊的感觉。
季布是项羽手下的一员猛将,在楚汉战争中有几次差点将刘邦活捉。刘邦当了皇帝,即下令通缉季布,有举报者,赏千金;藏匿不报,罪斩三族。季布起先藏在濮阳周氏家。周氏觉得自己家不安全,就告诉季布,应换个地方躲一躲,如果季布不领情,周氏愿意以死明志,意在表明出此策不是怕死的缘故。季布知道,在周氏这里也只是条生路而不是出路,也就答应转移到曲阜朱家处。朱家去找刘邦朝中的高官夏侯婴,告诉对方,像朝廷这样急于抓季布,逼急了,季布北走胡,南走越,会给大汉王朝带来麻烦。奇的是,作为朝廷高官,夏侯婴也太不讲政治了,他明知季布就在朱家处,没有给朱家定威胁、窝藏之罪,竟认可朱家所言之理,不仅没有逼朱家交出人来,而且将朱家的意思通报刘邦了。而刘邦居然也就从善如流,不仅不再追究计较季布的战争罪行与战犯身份,反而赏季布一个官做。
那么季布是不是值得周氏和朱家冒生命危险去救呢。看来值。刘邦死后,吕太后掌权。匈奴单于写信给吕太后,说什么,我死了老婆,你死了老公,老寡妇正好可嫁给老光棍。吕太后大怒,召开殿前会议,准备讨伐匈奴,绝大多数人都与吕太后保持一致,大将樊哙更是扬言,只要有十万人马,就可以横扫匈奴。只有季布一个人持异议,他说:“樊哙说这话,就该杀头。想当初高皇帝(也就是刘邦)带了四十万人马攻打匈奴,樊哙也参与其事,结果被围在平城七天七夜,死伤无算。现在说什么只要十万人,简直是胡说八道。国家刚刚经过战乱,不应再起战端。”季布的这些话,吕太后显然不愿意听,但因说的都是事实,吕太后不仅接受,而且打消了与匈奴开战的念头。季布此举至少拯救了胡汉几十万人的性命。
那么,所谓古风,实际上就是为了公义,可以将私利抛在一边且不论付出多大代价的一种风气。季布是国家需要的人材,周氏、朱家认定这一点,甘愿冒满门抄斩的危险为其奔走;夏侯婴认可了这一点,甘愿冒断送前程丢乌纱帽的危险为其开说;刘邦接受了这一点,甘愿把自己的圣旨送进垃圾堆,让一个见证自己当年屁滚尿流狼狈相的人进入朝廷。国家不能轻启战端,季布认定这一点,不顾自己出身不干净、会被人新账旧账一块算的危险,出头与最高当局与所有朝廷同僚唱反调;吕太后认可这一点,宁愿自己被单于平白羞辱一顿。在这一连串的事件中,有一点很重要,即坚持正义的一方往往能有好的收场。这就是令今人羡慕不已的了。
刘邦与吕太后在今人的心目中形象很糟糕,而查一查他们的底案,竟没有做任何祸国殃民的事。此二人作为封建社会的统治者,而且都具有强烈的报复心,能有如此记录确实不易。说白了,他们没有为了维护自己的颜面而置国家利益于不顾。在国家利益面前,个人的面子一钱不值。为什么汉王朝能延续四百年,并且绝大多数中国人至今被冠之为汉人,原因或者就在于刘邦很具有古风,后世的治国者难以望其项背。遗憾的是,汉人的这种古风,并没有溉泽日后的汉人。而这半个世纪中国的所有灾难,中国目前泛滥的腐败,又无不与古风的失缺有关。其中的关窍,读者诸君自能体会。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6155 
理想币
8776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37 个 
注册时间
2004-12-8 

复制

古史杂识之  透视贾谊的小人本相
菜九段

“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唐人李商隐用这一首《贾生》诗道出了千百年来知识阶层为贾谊鸣不平的心声。在历代士人眼里,汉人贾谊是个怀才不遇的典型。而且他这个才不是一般的才,是一种足以为帝王师的才。为帝王师,为皇帝老爷支招、出谋划策,对于一个读书人来说,是何等的荣耀。大概就是因为贾谊,也不知引发了多少后世读书人为帝王师的无限遐想。贾谊生前支了不少招、出了不少谋,但后人公认其招其谋见用者稀,于是便由李商隐来发一浩叹。而为贾谊叹惜并不始于唐人,早在汉代,刘歆就对贾谊推崇备至,其曰:“汉朝之儒,唯贾生而已。”而其父刘向更为其深道惋惜,其曰:“贾谊言三代与秦治乱之意,其论甚美,通达国体,虽古之伊、管未能远过也。”(《汉书·楚元王传》)
是不是因为贾谊的才华众望所归以及为其鸣冤叫屈者众,我们就应该认定贾谊受了天大的不公?会不会因为在后世的知识分子眼里,贾谊是他们的同道与榜样,便先有了一定的倾向性,所谓同气相求,在评价的时候免不了会感情用事,不问是非地向着自己人?不能排除这些因素。对这个问题的判研,应该经过充分考察,来看其生前究竟为皇帝出了什么谋,支了什么招,是否当得起后人的如此推崇。经过初步考察,菜九认为,贾谊的所谓遭遇不公,对汉代百姓来说,没准是一件大好事。
那么贾谊的所谓不遇是怎么回事呢,《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中记得很清楚:“是时,贾生年二十余,最为少。每诏令议下,诸老先生不能言,贾生尽为之对,人人各如其意所欲出。诸生于是乃以为能,不及也。文帝说之,超迁,一岁中至太中大夫。贾生以为汉兴至孝文二十余年,天下和洽,而固当改正朔,易服色,法制度,定官名,兴礼乐。乃悉草具其事仪法,色尚黄,数用五,为官名,悉更秦之法。孝文帝初即位,谦让未遑也。诸律令所更定,及列侯悉就国,其说皆自贾生发之。于是天子议以为贾生任公卿之位。绛、灌、东阳侯、冯敬之属尽害之,乃短贾生曰:洛阳之人,年少初学,专欲擅权,纷乱诸事。于是天子后亦疏之,不用其议,乃以贾生为长沙王太傅。”而《汉书·贾谊传》基本沿用了《史记》并下判断道:“谊亦天年早终,虽不至公卿,未为不遇也。”看来古人对贾谊的遇与不遇已没了定见,如果客观一点,不妨认可班固的看法,即谈不上遇与不遇。毕竟他出的谋、支的招,是有一些被采用了。而欲其所有的主张都被皇帝接受,那运气也太好了点,天下有这样的好事吗。
贾谊刚入朝廷,就在朝廷大事中取得话语权,频频为新即位的汉文帝出谋支招。 按司马迁的说法,汉文帝即位之初的多项法令都是按贾谊的主张办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不能算是不受重用。而当时贾谊也只有二十出头的年纪。在贾谊短短的从政生涯中,留下了大量的干政文字。只要仔细研读就不难发现,贾谊的进言无论其怎样千变万化,但可以一言以蔽之,即为皇帝好。而为皇帝好,是不是真的能达到目的,是不是为天下好,又是另外一回事。因为其变着法子进言的核心就是为了巩固并扩张皇帝的权势,从这个角度来说,他的进言与历史上的前辈韩非、李斯没什么区别。巴结权势,乃人性使然,孔夫子也说过“畏天命,畏大人”嘛。在《史记》中就有不少出于为当局着想而进言的记载,但给人的印象却是坏事多,好事少。因此,每逢菜九看到有人向当局进言,总要戴上有色眼镜看一看,还真看出几个心术不正的家伙,并认定贾谊也是其中的一个。也正是这个贾谊,不知让多少人被菜九扣上了读不懂《史记》的帽子。
菜九印象中《史记》记有几处小人进言坏了人主大节的事大致如下,周公归政成王后,有人对成王说周公想造反,陷成王于不义;有人对陈胜说故旧太放肆,有辱尊严,弄得陈胜众叛亲离,最终兵败被杀;太公家令对太公说,应该对当了皇帝的儿子行臣子礼,太公照此办了,而刘邦受之坦然,坏了皇帝自己的形象。再一个可能就是贾谊对汉文帝进言,但未能得逞。那么贾谊的进言都是些什么呢,无非是让汉文帝削藩,众建诸侯少其力。此事因日后的吴楚七国之乱而显得非常英明。其实读书人大概忘了,天下之分还是合,在秦始皇并天下时就争论过了。李斯等人得出的结论是,周王室为什么衰落,原因就在于分封太滥,最终弄得王室本身没力量。而汉人在总结秦亡原因时,则将不分封子弟作为重要原因。纵观中国几千年的封建历史,无论分也罢,不分也罢,都有各自的问题和麻烦。换言之,即使按贾谊所说去做,也未必能讨到什么好。大明王朝的建文帝就听了臣下削藩之策,弄得身败名裂。好在汉文帝没听贾谊的,否则什么下场还真不好说。再仔细分析贾谊的削藩建言,其重点是要削汉文帝叔父、堂兄、侄子们的封地,而对汉文帝的子嗣,贾谊的主张却是增加封地(《谏立淮南诸子疏》)。这种主张似乎与他再四强调的末大不掉的吁求相矛盾,其实两种主张的核心是一样的,即怎样才能扩大并巩固现任皇帝的权限。因此,贾谊的小人特色,就是孜孜不倦地鼓动汉文帝将国家最大的利益划到自己名下。一言以蔽之,贾谊反对各诸侯占地多的主张不是一种制度上的改进,而是要形成怎样让与最高当权者关系最直接的亲属多占地的制度。所以说他巴结权势,一点也不冤枉他。
应该看到,贾谊的这些削藩主张在朝中有很大的杀伤力,得罪的人肯定不少。但他仗着报效最高当权者的拳拳之心,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也许有人会认为,贾谊的这些言辞可能是在私下里说的。但根据其不依不饶的进言劲头来看,他不会对众人有太多的回避,这也是众老臣联合起来反对他的原因。一个新进之人,是不是会站到众老臣的对立面,这样做是否明智。天下没有无风险的投机,投机的收益与风险成正比。日后汉武帝朝的江充为了讨得天下至尊的欢心,得罪任何人都在所不惜,连武帝太子都被他得罪而逼反。像贾谊这样求进心切,肯定也会公开自己的主张。如果贾谊也是没完没了地在皇帝面前推行自己的主张,众老臣联合起来反对他正是合情合理的事。而贾谊的进说常常是不顾客观事实危言耸听地胡说一气。比如他说“今汉兴三十年矣,而天下愈屈,食至寡也”(《忧民(事势)》)。需知,秦收太半之赋,民不堪重负而反。至汉兴至文帝,始终贯彻了与民休息的基本国策,赋税率约为十五分之一,远远小于孟子主张的十分之二。贾谊并非不知道这个情况,其之所以要将问题讲得严重,无非是想吸引皇帝的注意。
对贾谊的反复进言,人们不妨可以说他报国心极强,但同样也可以说其心术不正,谄媚邀宠心极盛。阻挠贾谊得势的朝臣,就是持后一种议论。现在人喜欢将贾谊策不受重视归结为保守派势力强大,那些使贾谊不遇的罪魁祸首,即司马迁所记的绛、灌、东阳侯、冯敬之属,往往被后世尤其是被现代学者当做是保守势力。这其实是知其一不知其二。可以肯定,绛、灌等人确有保守的倾向,而这些所谓的保守势力的话有没有一定的道理,似乎很少有人论及。通过对历史事件的梳理,我们应该承认,他们反对贾谊的言辞却更切合当时的实际。之所以说以周勃、灌婴为代表的反贾言论也有更多合理的成分,就是萧规曹随原则在起作用。萧规曹随的故事最能体现汉初崇尚无为而治的精髓。联系到贾谊事件,这个故事的意义也非常大。当年汉惠帝责怪曹参不问政事,曹参问,皇帝与高祖相比谁更高明,皇帝说自己不敢比高皇帝;曹参又问,皇帝认为曹参与萧何相比谁更高明,皇帝说似不及萧何。曹参说,这不就结了,你不如高皇帝,我不如萧相国,他们俩定下的章程在运行就行,何必去干涉呢。换言之,刘邦定下来的章程,在没有充分理由的情况下,臣子们是不想做变更的。他们自己比不了萧何,汉文帝也未必高明过刘邦,为什么要动先帝留下的政治遗产呢。在他们看来,贾谊年少轻进,想哗众取宠,乱祖宗成法,罪无可赦。因为贾谊所论,不过是李斯、秦始皇的陈词滥调,不足为奇。在当时并没有让中央政权受到外在力量的威胁的情况下,主动挑起事端,显然是有违汉初无为而治、与民休息的宗旨的。
汉代秦兴,有识之士就对秦亡之鉴作过总结,并认为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秦未能封建子弟。贾谊本人也对秦不分封不以为然,他认为:“古者天子地方千里,中之而为都,输将繇使,其远者不在五百里而至;公侯地百里,中之而为都,输将繇使,远者不在五十里而至。输将者不苦其劳,繇使者不伤其费,故远方人安其居,士民皆有欢乐其上,此天下之所以长久也。及秦而不然,秦不能分尺寸之地,欲尽自有之耳。输将起海上而来,一钱之赋耳,十钱之费,弗轻能致也。上之所得者甚少,而民毒苦之甚深,故陈胜一动而天下振。”(《属远(事势)》)如此说来,贾本人也是主张封建的。只是贾的进言,是战国以言干进的一套,其用心不外乎窥伺人君的心理,危言耸听,以期能展其才。而贾谊的进言,恰恰违反了汉初的思维定势。殷周分封,中央最终失势,但其仍能延祚几百年,较之秦二世而亡,更为汉人所能接受。在反端未现的情况下,突然提出要削藩,岂不是弄得天下大乱。而贾谊的一套,恰好是与无为相反而行的,皇帝和大臣不为所动,应该说是正确的,而不是什么忌才。那些老臣所说的“洛阳之人”也是有出典的,即当年的苏秦就是洛阳人,以鼓唇弄舌谋求功名利禄。在这些所谓的保守派眼里,贾谊就是苏秦之流角色,可能这个看法与事实相去不远。
可以断言,贾谊进言的出发点就是瞅准了汉文帝潜在的私心,窥测皇帝人性中的弱点,并激发之,以期一下子能平步青云。以前成王臣子、陈胜臣子、太公家令都是这样讨得当权欢心的,苏秦、韩非、李斯辈,也正是通过投其所好结最高权力的欢心的。怎奈由于汉文帝英明,他没有完全达到目的。
有很多人,包括菜九一向敬佩的人都以为汉文帝后来分齐为七、分淮南为三是受到贾谊的启发。这种观点显然是菜九以为没读懂《史记》的。汉文帝后来分齐为七、分淮南为三之前,齐与淮南都因为叛乱,经汉平叛后,被汉剥夺了封爵,土地归汉中央所有,汉是将自己的土地拿出去分成十个国家,而不是把原有的大国划小,这里的性质是截然不同的。贾谊从来没有主张汉把自己的地拿出去分给别人。贾谊就是强调末大不掉,如果没有末,就不存在什么掉不掉的问题。而汉文帝的做法,显然是特地做出些末来。怎么能说是受贾谊影响呢。知识分子的虚妄性,也正在于此——硬要把不是自己的功劳说成是自己的。
总而言之,尽管贾谊的主张未被采纳,但汉文帝并没有亏待他,他个人显然还是进言的受益者,否则他凭什么一下子就从一个平头百姓,当到了长沙王太傅。说明汉文帝还是爱惜人才的。但贾谊还很不满足,郁郁而死,这又是何苦来哉,真是天晓得。司马迁将其与屈原同传,是指二者力求报效的执着相似,至于所求是否正当,并没有开展讨论。贾谊的事迹及史公的记载,赚得千百年无数同情泪,却为贾谊本人及司马迁始料未及。菜九以为,史公赞赏的也就是那种追求强烈而已。但强烈不等于好,不等于对这一点,各位看官应切记则个。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6155 
理想币
8776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37 个 
注册时间
2004-12-8 

复制

任  性


既然过去的一切无法重新来过
就这样你是你我是我
象被风吹散的两片树叶
分别停留在世界的不同角落

如果曾经炽烈过的情
还不曾被重重叠叠的岁月吞没
那就将它珍重收藏折叠成帆
随时准备悄悄泛舟心海
为印证过去而进行没有结局的漂泊

可能私下里的无形偷渡
一启动就会把方向弄错
生命本来就是一团理也理不清的乱麻
再增添一点小小的混乱
才使得存在看上去更象生活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16155 
理想币
8776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37 个 
注册时间
2004-12-8 

复制

父爱深沉,父爱无边,难忘育恩,永怀育恩~~~~~~

   
发消息 加好友
积分
222 
理想币
192 个 
彩币
0 个 
共享币
100 个 
注册时间
2005-8-29 

复制

后一页【ctrl+“→”】 【ctrl+“←”】前一页 还有6页内容,点此下一页
 121 1234567
发新话题
理想论坛 » 理想原创文学区 » 面对亡灵——————家父五周年祭
理想原创文学区: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主题

选项

发帖请务遵守本站的相关规则,所有发表(包括转发)政治、色情非法信息者本站将实时提供发贴者个人信息给公安局,追究责任,特此申明!
具体规则请参见 理想论坛会员守则》 《净化论坛环境,打击恶意灌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帖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理想论坛上的网友发表的帖子纯属个人意见,理想论坛不负任何责任!广告赞助商内容与本站无关!免责声明
理想论坛值班电话[9:30~18:30]: ☎ 400 016 5518-1 ☎ 010-5366 3090 ☎ 186 4906 9487(广告)187 1028 6081(广告)
找回密码 软件区:1006648222 百宝箱: 1006267111 广告: 1006269111 广告: 3145821447
诚信档案编号:CX20150604010215010383 信誉编号:TL852015042710940
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备案: 京ICP备15035364号 京ICP证151057号
关闭底部 打开底部 回顶部 到页底 理想论坛微信号:lixiang55188 扫描下载理想选股Ap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