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扫描关注:理想财富微信公众号
理想论坛App
扫描下载理想论坛App
RSS

优客工场“融资接力”玩不下去了?入局的“京圈地主”们怎么办?

[个股]
设置
734 4 今日必看 Lv.4 发表于 · 2019-12-6 11:05 举报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 正序浏览 |
跳转到指定楼层

来源:雪球App,作者: 环球老虎财经,(https://55188.com/5710624967/136916880


赴美上市前夕,优客工场多名股东和董事变动再度将这个国内共享办公头号选手拉进投资人视野。优客工场的融资之路一直异常顺利,从2015年A轮时到2018年3月与无界空间合并,一级市场估值爆炸式增长至110亿元。如今,短短四年里优客工场已经进行了多达近20次融资,但如何将这个融资接力玩下去,优客工场似乎并没有信心。

作为与WeWork直接对标的国内公司,优客工场这个房地产资本眼中的香馍馍,正在经历一场关于其估值和前景的“拷问”。

11月底,优客工场被曝出多名股东和董事退出,优客工场大股东白小红(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之妻)的股权比例由24.93%升至26.10%,同时朱子龙、付松林、吴声、沈玢、中景恒基投资集团等5位股东退出,董事方面,汪静波退出,歌斐房地产基金合伙人谭文虹、潘伟恒和星牌集团董事长甘连舫加入。

而当时正值WeWork上市之路“开倒车”,一级市场估值一泻千里的“敏感时期”。有消息称,优客工场将于12月赴美上市,而对标公司的估值倒挂可能会影响这些原始股股东坚持到敲钟的决心。

4年经历了近20轮融资,平均80天就能融一轮的优客工场,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尴尬时刻。

//意味深长的“退出”//

从优客工场小股东退出方式来看,朱子龙、付松林、吴声、沈玢、中景恒基投资集团等5位股东并未找到除原股东外的股权转让方,小股东以向大股东转让的方式实现退股,不论是对估值爬升期的公司还是对拟上市公司来说都不属于一个正常现象。而从操作实务上来说,小股东如果希望完成退股,公司退还资本,大股东代持是一个非常普遍的操作方式。

有意思的是,在上述工商资料变更之中有几个有意思的角色——退出自然人吴声根据企查查显示,实际为罗振宇的创业伙伴,“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目前是吴晓波的战略投资顾问,被称为“创投圈的概念大师”,创造出了一系列诸如“消费即娱乐”、“广告即内容”、“信息即媒介”、“个人即渠道”、“产品即场景”、“分享即获取”、“跨界即连接”的让人云里雾里的概念。

而这个创投圈“名角儿”的退出,不知道是否意味着他对优客工场的前景有些担心。

另一个退出方的离开则显得有些匆忙——中景恒基投资集团方于2018年11月参与优客工场D轮融资。匆匆一年时间,中景恒基似乎就已经打算离场。

中景恒基是一家“京圈”的建筑与办公空间设计开发集团公司。有意思的是,该公司实控人肖厚忠疑似为A股的“牛散”,过去十年进入过西藏发展,九有股份的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但从炒股水准来看,西藏发展今年变成了ST西发,九有股份变成了ST九游,肖厚忠的机运似乎并不顺利。

肖厚忠与毛大庆的关系似乎颇为“铁”。2015年7月,优客工场的首个项目“阳光100旗舰店”便是肖厚忠帮毛大庆完成整体翻修。而早在中景恒基进入优客工场股东名单之前,双方就曾在2016年签订过深度战略合作协议。

中景恒基在2017年12月获得了进入优客工场股东名单的“机运”。有意思的是,中景恒基旗下的置业公司在此后大量承担了优客工场众创空间的修建运营,其中具体项目包括北京海淀凯德晶品购物广场的优客工场众创空间,济南新闻大厦众创空间的精修项目等等。

而中景恒基的退出,是否意味着他们宁愿放弃一个多年的合作伙伴,也要套现走人?

无独有偶,退出董事会席位的诺亚财富实控人汪静波更是“鼎鼎大名”,却也在此前被卷入“罗静案”而分身乏术。

在接连的股东退出与董事席位更迭背后,优客工场被质疑其一级市场估值开始出现滑坡。此前WeWork被迫撤回了上市计划给同业泼了一盆冷水。但同时优客工场却迎难而上,传出将于2019年12月赴美IPO的消息。

曾几何时,优客工场号称“每80天就能获得一轮融资”,众多的投资人也使得优客工场的股权结构十分分散。企查查显示,优客工场近50位股东中,除了白小红持股比例在两位数之外,其他持股比例都在个位数,最低0.09%。

除了频繁融资,优客工场也在不断并购同业稠化估值。优客工场曾被报道并购了7家共享空间企业。而最新消息显示,优客工场于2018年10月并购的方糖小镇已与其“分手”。

2018年3月,优客工场宣布并购无界空间之时,就有媒体曝出优客工场老股东按60亿估值转让股权的协议,而彼时,优客工场的最新估值已达到110亿元。这出估值抬轿的戏码,眼看就要唱到尾声。

//众创空间的生意,赤裸裸的“资源交换”//

如果说众创空间是“金融,地产,创业”的业态组合,那么在各种各样新业态水银泻地几年里,很少有公司能将所有的投资人变成“战略投资者”——优客工场是个例外。

成立于2015年“双创之年”,从一开始便踩在了政策的风口,优客工场源源不断的吸引着创投和房地产资本。

2015年9月A轮融资之时,优客工场便宣布与14家顶级投资机构签订合作协议,为所有优客工场入驻企业提供投融资直通车服务。这14家机构包括真格投资、红杉资本、歌斐资产、创新工场、亿润创投、清控科创、联创策源、中投合众、汉富资本、领势投资、中国投资人中心、易一天使、云筹、浚源鼎立。

不过,在过早地网罗了圈内所有顶级创投公司之后,如何完成优客工场的融资接力成为了毛大庆的心病。

在优客工场的后期融资中,地产行业资本扮演了更为举足轻重的角色。1987年便根植北京的星牌集团及其旗下龙熙地产就曾3次出现在优客工场的融资大名单中。此后,包括景荣控股,首创置业,路劲地产等“京圈”地产大佬们也相继入局。

而上述投资方,都或多或少的借助“众创空间”的牌子,获得了一定的以创业为名的廉价地块。

2015年,毛大庆从万科出走获得自由身。不久后,市面上即出现了“优客工场首单落子房山,政企合作共建创业生态圈”的新闻。房山区几乎以赠送的方式,将良乡高教园区教育实习基地的8000平米创业场地作为合作条件给与了优客工场。

而在2018年,首创置业通过与优客工场合作的方式获得优客在房山地块的开发权限,开业设立了“首创和寓·优客工场”为名的长租公寓项目。

如法炮制的事情不胜枚举——2017年8月向优客工场投资2亿元的昆明KCC城建,与优客工场在昆明核心商区合作创建“优客工场东盟创新中心项目”,总投资额达10亿元。包括银泰置地将优客工场引入成都,俊发集团将优客工场引入云南等等。

2018年5月,优客工场与景荣基金发起设立国内首只共享办公不动产基金,该基金一期规模10亿元,主要投资于中国境内优质的共享办公物业资产。2018年8月14日,优客工场在获得路劲产业和景荣控股3亿人民币的战略投资之时,同时宣布了在新加坡开设了第二个共享办公场所,优客工场的国际化之路也成为房企的吸引点,优客工场已经布局纽约、新加坡、台北、香港和雅加达等地。

优客工场的生意经显而易见,入局方各取所需。创投资本涉足优客工场以便更早期的接触到融资项目,而房地产公司通过优客工场的政企合作,则能以更显而易见的资源禀赋进入商业租赁市场与园区经济。

然而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优客工场一级市场估值出现倒挂的时候,第一批的逃跑者似乎已经预示着优客工场的前景并不那么光明。


$万科A(SZ000002)$ $上证指数(SH000001)$ $创业板指(SZ399006)$

贵溪银矿部
Lv.6
发表于 2019-12-6 11:08 复制 查看全部楼层
吸新吐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免费注册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回顶部 到页底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