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扫描关注:理想财富微信公众号
理想论坛App
扫描下载理想论坛App
RSS

莎普爱思白内障“神药”为什么会落入莆田系医疗大佬林春光手中?

[其他]
设置
1660 2 小小花猪 Lv.3 发表于 · 2020-1-13 18:40 举报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 正序浏览 |
跳转到指定楼层

来源:雪球App,作者: 一波说,(https://55188.com/7718618380/139253716

近日,莎普爱思公告,实际控制人陈德康拟以股份转让+表决权放弃,将公司控制权转让给莆田系林氏兄弟控制的养和投资,引发市场极大关注。

当各路媒体纷纷起底神秘的莆田系医疗大佬林家时,有谁细究:莎普爱思白内障“神药”为什么会落入莆田系医疗大佬林春光手中?


莆田系大佬林春光:右手眼科手术刀,左手白内障神药


新视界眼科集团董事长林春光

1月9日,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签署《股份转让意向协议》 暨公司控制权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

公告称,1月8日,公司接到通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陈德康先生于 2020 年 1 月 8 日与上海“养和投资签署了《股份转让意向协议》,陈德康拟将其持有的公司 23,365,557 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7.24%)转让予养和投资或其指定关联方;同时,陈德康拟将以不可撤销的方式放弃所持公司剩余 70,096,671 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21.73%)之上的表决权。上述表决权放弃的终止将与后续股份转让相关联,表决权放弃具体期限将由双方进一步协商确定。

公告还称,鉴于陈德康作为公司董事长,在任职期间每年转让的股份不得超过其所持有本公司股份总数的百分之二十五,因此未来在符合转让相关规定的前提下,陈德康拟将所持公司 17,524,167 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5.43%)转让给养和投资或其指定关联方,养和投资拟受让前述股份。

公告说,本次股份转让前,养和投资持有公司 31,154,075 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9.66%;如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养和投资及其关联方将持有公司 54,519,632 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16.90%,公司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养和投资,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林弘立、林弘远兄弟;如后续股份转让完成,养和投资及其关联方将持有公司 72,043,799 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22.33%。

新视界眼科医院集团董事长林春光

莎普爱思公告中透露,截至本公告日,养和投资持有莎普爱思 31,154,075 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9.66%;其中,林弘立持有养和投资 70%股权、林弘远持有养和投资 30%股权,林弘立与林弘远为兄弟关系。

那么,即将入主莎普爱思的养和投资又是什么样的企业,其背后的大佬又是什么背景呢?

上海养和投资的公司注册地,是上海市崇明县三星镇宏海公路 4588 号 22 号楼 105 室,位于上海三星经济小区,法定代表人是莆田人林弘立、林弘远二兄弟中的林弘立,注册资金5000万元,成立于2015 年 6 月。对于上海养元投资的二位出资人林弘立、林弘远兄弟,外界比较陌生,然对于林氏兄弟的父亲、新视界眼科医院集团董事长林春光,大家多少有点耳闻,这是绝对的“莆田系”医疗大佬。

2014年,有一份《莆田医疗大佬2014最新集团名录》因时而出,排出了一共114个莆田系医疗单位名单,如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长林志忠,莆田(中国)健康产业广东分会会长、博爱集团董事长林志程二人旗下的“博爱医院系”;出生于莆田荔城区黄石镇、万好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翁国亮家族旗下的“惠好医药”连锁;莆田东庄后江人、厦门澳元地产董事长、康宏医疗投资集团董事长林国良家族旗下的“华韩整形”连锁等。

名单中,上海明爱医疗集团董事长,生于1970年10月的林春光赫然在列。

当时那份“名录”里写道:“林春光,现任上海市虹口区政协委员。上海明爱集团旗下:有上海长庚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上海远盛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上海朝晖医疗器械有限公司。部分医院有:解放军441医院泌尿科、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呼和浩特新视界眼科医院、南昌新视界眼科医院、重庆新视界眼科医院、青岛新视界眼科医院、合肥新视界眼科医院、武汉新视界眼科医院、上海天伦医院、上海国正医院、上海美联臣医疗美容医院、泰州市妇幼保健院、启东市中医院、云南协和医院、重庆协和医院、重庆国宾妇产医院等医院实体。”

光正集团董事长周永麟为新视界集团和明爱集团年会颁奖

从新视界眼科掌门人林春光的年龄来看,其家族二代林弘立、林弘远二兄弟的年岁应该都不会太大。

当然了,时过境迁,几年过去了,林春光目前的主要职务除了新视界眼科医院集团董事长之外,也是光正集团副董事长。资料显示,林春光在光正集团持股比例为4.88%。据《每日经济新闻》此前的报道,“莆田商人林春光拟出售上海新视界眼科剩余49%股权,有望再次变现。

上市公司“光正集团”去年7月31日在公告中透露,公司拟以现金方式收购上海新视界实业持有的上海新视界眼科49%股权。由此,上海新视界眼科将成为光正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光正集团董事长周永麟,于2010年12月公司上市后,曾布局一次转型,将原本的钢结构企业转型进入能源行业。不少人说,周永麟是风口中的飞猪,一直追着风口走,从钢结构转到天然气,收购上海新视界后又进入眼科,下一个业务是养猪还是做芯片?像是在资本运作。

近年来,莆田商人林春光频现A股,2018年入主鞍重股份失败后,曾转入拿下莎普爱思部分股权,即前述莎普爱思在公告中所提及的那个养元投资先前持有的9.66%股权。

事实上,上市公司那些做眼科的大佬,多是“不务正业”的。像爱尔眼科的陈邦,以前曾和地产大鳄潘石屹一样在海南搬砖造房的。

新视界及明爱集团董事长林春光在企业年会上致辞

在去年的新视界及明爱集团年会上,董事长林春光致辞中表示:“2019年,集团将借力资本市场,助力实体机构。我们将广纳英才,围绕北上广深鲁川渝等区域,自建、并购相结合,共同推动眼科、妇儿、综合医院的共同发展。”

2017年末,陈德康家族的莎普爱思业务核心滴眼液,因受到质疑陷入了空前的舆论漩涡,然到了2018年危机仍未解除,反而影响愈来愈大,并出现2014年7月在上交所成功上市后的首次巨亏,亏损额为1.26亿元。其中,看家的白内障“神药”滴眼液的销售更是腰斩过半,同比下滑51.51%。

进入2019年,莎普爱思的经营依旧不见好转,莎普爱思滴眼液产品收入在上半年同比下降31.31%。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又是国家相关部门要求3年内完成“莎普爱思滴眼液”一致性评价的“大限之年”,如果过不了这个关口,对于这家上市眼科药品公司来说,无异于“山崩地裂”。

如今,莆田系大佬林春光一手眼科医院手术刀,一手白内障“神药”,本次收购是否会形成“借壳上市”,尚在观察,可林春光父子如何使出“力挽狂澜”的力量,让陷入成长困境的莎普爱思迎来一束希望的“春光”,姑且拭目以待吧!

昔日,彪悍莆田系,能靠一张“偏方”起家,以一个不足8万人的小镇霸占中国80%民营医疗生意,他们在夹缝中求发展、扩张,演绎了一个个“野百合也有春天”传奇故事。有理由相信,莎普爱思一定会在莆田人手上获得新的“生机”,干嘛不相信呢!?



莎普爱思为什么会落入莆田系医疗大佬手中?


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董事长陈德康

A股市场上的浙江上市公司,有不少发端于村办小厂或者乡镇企业,其变为家族企业的前提都有“改制”二字的印痕,莎普爱思也不例外。

莎普爱思的前身“国营浙江平湖制药厂”,成立于1978年,属于全民所有制企业,当年其主管部门是平湖县工业局。1993年3月,企业名称变更为浙江平湖制药厂;到1997年,到了公司化改造的关键阶段,制度上主要处理二个核心问题:即股份化和公司化改造。

此后,企业几经易名,于2008年12月15日正式更名为“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之前先后经历二次变更,分别为“浙江平湖莎普爱思制药有限公司”、“ 浙江莎普爱思制药有限公司”,其每一步动作,归根结底都是为了家族化、私有化。

莎普爱思董事长、也是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陈德康,于1951年出生,今年69岁,他是土生土长的浙江嘉兴平湖人。2016年,陈德康以28亿元身价首次登上胡润百富榜。

1979年,从部队转业回乡后,陈德康被分配至国营平湖制药厂工作,先后当上这个工厂供销科科长、厂长,最后变为莎普爱思掌门人。

陈德康当年知青戎边

多年以来,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董事长陈德康老是无法忘怀上世纪60年代末那段知青戎边的青葱岁月。

1969年,18岁的陈德康和一批来自浙江各县市的知识青年,响应党的号召入蒙,开始了近10年的知青戎边生涯。2019年7月,陈德康还在浙江平湖举办一场由莎普爱思药业开展的“匆匆五十载,浓浓战友情”内蒙兵团50周年一师一团十一连战友联谊会,分别多年的知青戎边老战友们汇聚一堂。

在内蒙,陈德康赶过马车、做过铁匠,集体班长、事务长、管理员;日后,他将锻炼了他意志的知青经历,提炼为莎普爱思药业人所践行的“三坚精神”:“以坚韧之心,坚强面对一切,坚持做到最好。

陈德康之子陈伟平(左1)领取2018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峰会扶贫奖

回过头来,那莎普爱思由全民所有制成分变为陈德康旗下的家族企业呢?

2000年,莎普爱思公司董事会决议,回购全部员工持股,并由经营管理层成员出资回购员工股本金。

当时,按照此前实际经营业绩计算分红后,按每1元出资额按1元平价回购。其中,董事长陈德康出资额为103万元,持股51.24%,成为改制后莎普爱思的第一大股东,也是控股股东,事实上也就成为一系列公司改制的最大受益人。此外,还有其余6位管理层领导,也不同程度持有公司部分股份。

2014年6月,莎普爱思正式登陆上交所成功上市。

客观来说,作为一代掌舵人的陈德康,在医疗产品营销上还是有自己的一套手段。他在10多年前就放弃了传统的代理销售模式,并采取一种“渠道全程管理”模式。多年以来,莎普爱思先后聘请影星文兴宇、谢芳,还有艺人康伯、康婶等为公司滴眼液产品代言。

其中,对外影响最大的莫过于2013年6月聘请原国家女排主教练郎平担任形象代言人,对品牌知名度的影响力是可想而知的。

2018年8月,陈德康在莎普爱思四十周年活动中致辞

一篇热门网文《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让曾经红极多年的眼药品牌莎普爱思陷入了舆论漩涡。文章质疑,一些如“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模糊滴、重影滴、黑影滴”的广告语,几乎成了许多老年人和儿女的洗脑神曲,与当年脑白金制造的效果如出一辙。

随后,继国家食药监总局下发“特急通知”之后,浙江省食药监也下发通知,要求莎普爱思尽快启动试验,立即自查广告。

当年12月7日上午,莎普爱思因“有重要事项未公告”申请停牌,临停前连续三日的下跌,约4亿元市值蒸发了。

那时,陈德康、陈伟平正处于交接棒的关键过渡期,“交班”风口起风波,直接导致日后公司愈演愈烈的困境。如今,一旦股权出让成功,陈德康、陈伟平父子将与辛辛苦苦打造的上市公司告别,莆田人老板将成为莎普爱思的实控人。

莎普爱思常务副总、莎普爱思医药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陈伟平

生于1978年的陈德康之子陈伟平,与许多家族企业二代一样,也有一段留学及在外历练的经历,并拥有博士研究生学历。2010年,陈伟平正式加入莎普爱思,任公司企划部负责人。

莎普爱思深陷网上疗效之争,当时澎湃新闻还扒出“莎普爱思曾多次向浙江平湖科技局官员行贿,多名官员已领刑”等信息,令莎普爱思风波再度发酵。当时有评论文章中质疑,“白内障药物疗效评价在国内目前的条件下是相当困难的。。。”并质疑莎普爱思为什么能带“病”上市?

莎普爱思治疗白内障的滴眼液治疗效果到底怎么样,在舆论风口下,相关药监、工商部门应该会给出一个明确的结论,也不必多说了。至于不少媒体质疑其铺天盖地广告费与利润之间的关系,其实这只是商业营销薄薄一层纱窗纸,一捅就破,并非仅是莎普爱思一家!

那为什么会在交班风口起风波呢?所谓交班,不仅是所有权、经营权和资源的交接,更有家族使命的交接,比如维护家族利益,践行家族价值观及企业家精神的交接。

此前,我们在相关文章指出,滴眼液风波正考验着陈德康父子,一旦结果往坏的方向发展,说大一点可说是企业的“生死劫”!如今,这个预言如期而至了,莎普爱思被迫易主。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

贵溪银矿部
Lv.6
发表于 2020-1-14 18:33 复制 查看全部楼层
有用信息!!!!!!!!!!!!!
春天水乡
Lv.6
发表于 2020-1-14 12:46 复制 查看全部楼层
最近行情确实好,但也不能指望天天逼空;毕竟春节快到了,有些资金会撤离。对股民而言,如果2019年被当成“猪”宰了,那么“鼠”于自己的红包,就不能错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免费注册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回顶部 到页底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