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扫描关注:理想财富微信公众号
理想论坛App
扫描下载理想论坛App
RSS

世上有过一只菜鸟(代《远去的菜鸟》自序)

[杂谈]
设置
3189 4 菜九段 Lv.4 发表于 · 2020-2-10 21:23 举报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 正序浏览 |
跳转到指定楼层
世上有过一只菜鸟(代《远去的菜鸟》自序)

世上多菜鸟,来来去去,无足挂怀。

世人不挂怀,不代表菜鸟不挂怀。

菜鸟的特点是飞得不高,样子不俊,但没准有菜鸟想飞高想变俊,并会为此作出努力。

菜九段退休到一家公司参与宣传工作,对一起工作的年轻人灌输:我们不是因为会做这个工作才来做这个工作的,是要通过工作,把自己培养成这个工作的行家。在最开始,我们并不具备胜任工作的能力,但可以通过工作,不断扩大能力的边际,使自己胜任更多的工作。

这样的概括,也正好可以用于描述菜九段这只顶级菜鸟努力扑腾的性状。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无怪菜九段这匹老菜鸟也会有留名的憧憬。老菜鸟的不懈扑腾或者就是渴望留名的奋斗不息。印象中胡适先生给寻常妇人写过传记,称所有人都有记录之价值。那么将菜九段的一生操劳作点记录也不算唐突不算僭越。

麦克阿瑟将军夸赞英勇的军人说,他们用刺刀在敌人的胸膛上谱写了自传,表示人的奋斗历程就足以记录人的一生。记得以前看过先秦文学资料汇编这样的出版物,其实就是作品集,因为除了作品以外,也没什么其他资料记载那些无名作者。把作品集中在一起,无非让学者借此推导作家当时的某些状态。菜子曾经以此为参照,在网上发布了菜九段资料汇编,把反映菜九段生平的,代表菜九段学术观点的各种文字集于一帙。这是菜九段想入非非,以为后世之人节省找寻之功。因为计划性不强,顺序没有标准,一帙之中,杂乱无章,自己都觉得乱象横生,或者增加了后人找寻之功。菜九段老矣,好个缅怀往事,近年来在不断的由少及老、由老及少的巡游回顾过程中,陆陆续续也攒下一些记他人记往事的忆旧之作。这些文字记载到的菜子生平琐事,真实反映了菜九段的生命片段。不禁想到,如果将这些特质的篇什串成一册,也能反映菜九段的某些真实过程。如果再添加进菜九段描述他人的文字,他人评价菜九段的文字,这个老鸟的形象也将更加丰满,甚至好过写什么自传了,毕竟一头菜鸟要为自己写个传的话,或者要贻笑大方的。

因这种已成文的篇什汇集,并不能完整反映菜九段生平,只能算是菜九段生平琐细。而将这些琐细命名为“老鸟是如何腾飞的呢,菜鸟是如何炼成的呢,厨刀是怎么炼成的呢,大菜遗事”,也都是较为贴切的命题。

菜九段的这个作为是不是显摆呢?也不完全。菜九段固然有自我陶醉、自我膨胀、自我造势、自我拉升等不良嗜好,但残存的自知之明始终在提醒菜子,你就是个资质平平的菜鸟,你能做到的事,别人完全可以做到。所以菜九段留下的琐细,也为资质更好,或与菜九段资质差不多的人提供励志案例——天道酬勤,只要你坚持在一个方向上努力,就可能有不小的收成。

2020年鼠年大疫,人人惊恐,随时会中招挂掉。没有人知道,明天与阎王哪个会先到,人生之无常莫过于此。世上有过的一只菜鸟能否渡过此劫,也只有天知道。此时此刻,菜九段这匹老鸟所能做的,就是清点自己的琐细。

菜九段

2020年2月于南京锁金村
查看全部打赏
  • 凌云一笑+10理想币 +2共享币 : 愿有明月,驱散黑暗,带来光明;
本主题由 任务系统 于 2020-2-11 20:44 限时高亮
菜九段
Lv.4
发表于 2020-2-14 19:13 复制 查看全部楼层
突然想起姚荫昌老师

菜九段/文2015/1/

大概是上了年纪的关系,特别容易怀旧。这一天,突然想起姚荫昌老师。四十年前,我在当涂中学(即现在的当涂一中)高中阶段上学时的化学老师就是姚荫昌老师。当时的姚老师就有五十来岁年纪,头发花白,脸上都开始有老年斑了。我进高中的时候,正赶上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之前绷了两年的学习紧张之弦一下子就松了下来,课堂纪律非常不好。姚老师的课一开始也是乱哄哄的。每当课堂上乱作一团时,姚老师都会停下来一言不发,两眼盯住最不安分的同学,脸上露出无奈着急的表情,几秒钟过去,也许有十几秒,时间好像凝固住了,班上就突然安静了下来。渐渐地,化学课成了课堂纪律最好的课。安静归安静,不学习的氛围始终不变。同学们不闹腾,多少是出于对老师的同情。因为老师实在想教我们这些根本不想学习的学生,大家都不好意思了,对老师动了恻隐之心。现在的学生理解不了当时的情形,当年的老师与学生相比,真是绝对的弱势群体。当年师道尊严斯文扫地,流行造反有理,实际上就是鼓动犯上作乱,老师经常性地成了最容易受到运动冲击的对象。估计姚老师也在早先的动荡中吃过苦头,他那个沧桑而无助的眼神,一直印在我心里,永生难忘。

菜九从来不是个好学生,对化学课也没有一点兴趣,我们对姚老师的感情更多是掺杂了怜悯的尊敬。1975年学校组织了一次学农,我们一个班分成几拨人到大桥公社(现划归芜湖市)某生产队住了一个星期,我们这一拨带队的就是姚老师。因为同吃同住,师生之间增进了了解——主要是学生对老师多了些了解。姚老师喜欢跟我们聊往事,于是我们知道,姚老师出身贫寒,他考上清华大学还没有入学,日本人就打到他的家乡了,清华大学也西迁到了重庆,与北京大学合并为西南联合大学。姚老师同无数难民一起西行,到了重庆,入学的时间早就过了,进了学校,根本跟不上教学进度,主要是英语基本一张白纸。任课老师认为,姚老师根本无法跟上教学进度,劝其退学。姚老师说,他是难民,离开学校就死路一条,因为学校有免费食宿。姚老师恳请老师宽限他一个学期,如果还是跟不上,就自动退学。老师知道姚老师说的是实情,就同意宽限他一个学期。结果姚老师用了一个学期的时间,就把英语水平提高到与同班同学同样的水平。于是,姚老师可以安心上学了。姚老师提到西南联大的伙食,说比现在我们吃得还要好,十人一桌,八菜一汤,比校外普通人家要强得太多了。姚老师感慨,战争年代,国家穷得叮噹响,但为了保证大学生的营养,当局尽了很大的努力。从那个时候起,菜九才感觉到所谓万恶的旧社会并非一无是处。就姚老师在西南联大境遇透露出的淳朴情致,也定格为我们这个苦难民族永久的美好回忆,可能只会在中国梦里才会出现了。

恢复高考后,菜九要脱离农村插队,只有走高考一条路。而我的学习底子基本上是一张白纸。这时姚老师当年抓英语学习的故事对我起了绝大的鼓舞作用。菜九横下一条心,居然也在很短的时间里把中学阶段就从来没有弄懂的课程大致搞懂了。但有机化学让我始终搞不明白,我就想起应该请教姚老师。姚老师住在团结街小学,是我小学的母校,姚老师的家好像就是用我上学的那排教室的一间隔出来的。姚老师听了我的学习难题后稍作思考,问我有机化学以外的内容你有把握吗。我说大概没有问题。姚老师说那就好办了。有机化学在考试中占分不到20,如果你能把有机化学内容以外的分数全部拿到,化学这门课应该能过。姚老师还特别提醒,高考的时候,只要你把你会的题目都做对,就应该可以考上。果不其然,菜九考试时,会做的题一分没有丢,刚刚(当涂话:江江)达到录取线,其中化学是我各科成绩最高者。我考上大学也没有专程去感谢姚老师,因为姚老师基本上不认识我。几十年过去了,我突然觉得,就是这个基本上不认识我的姚老师,是菜九一生所有老师中让我受益最多者。如果菜九取得了一点成绩,也完全是在姚老师的规范下行事的结果:你只要下决心肯努力,总会实现目标。只拣会做的去做,就可以有好的收成。这些年来,菜九就是先埋头做熟一块,然后只在这一块做,尽量不在没有把握的地方说话(那样多半会说错话,贻笑终身),感觉非常滋润。写出这些一是为了表示对老师的感谢,二是为了不让老师的做人心得埋没、让更多的人受益。

人生的遗憾在于,即使对你很重要的人,你对他的了解也是非常有限的。姚老师到底经历了多少苦难,为什么当涂中学没有分房子给他,姚老师的喜好和遗憾各是什么。需要知道的真是太多太多啊。

因为对姚老师的了解实在有限,所以百度了一下,只找到 《教育文汇》2009-09王惠舟的一篇文章。白首难忘恩师情 /记载了2008年仲秋的一天,5个姚荫昌老师50年前的老学生从无为赶到当涂看望老师的事。从文中了解到,姚老师在当涂中学工作之前,在巢县黄麓师范工作过。古文水平很好,80多岁身体还硬朗。当涂中学的前身曾经是芜湖化校,可能姚老师是先调动到化校,最终定格在当涂中学的。记此作为对姚老师了解甚少的一点补充吧。
菜九段
Lv.4
发表于 2020-2-14 16:53 复制 查看全部楼层
一个月的儿童节


   
    贤哲说过,每个女人心中都永远都住着一个小女孩。贤哲的话真是太正确了,只是漏说了什么。其实每个老男人心中估计也都住着个小顽童。这不,安徽省当涂县团结街小学1970届五(4)班在毕业45年后的同学聚会就最好地体现了这一点。

    2016年五一节前,1970届五(4)班的班长汤卫和同学掐指一算,距1971年春节前毕业都45年多了,再不同学聚会怎么得了。心念一起,顿时化身蠢动的小女生,开始忙活起来。糟糕,同学都有哪些人啊,时间过去太久了,记不完整了。他们又都在哪里啊。整个一头雾水。好在时代进步联络手段便捷,汤卫和同学找到几个能联系上的同学,然后迅速建立一个群。周跃吧,我是汤卫和唉,你还在上班啊。马上小学同学聚会你咯来啊。当然来。老死不相往-来几十年,凭着同学这一纽带联系上了。一联系上就像找到失散多年的亲人,稀里哗啦一通伤感。

    周跃到群里一看,一群小女生在开心地忙碌着,群里充满了欢快,问候满群飞,猜猜猜的游戏没完没了。滴滴嗒嗒地,那些狗屁倒灶的陈年往事,那些毕业后的片段接触,陆续浮出群面。实际上从建群开始,儿童节也就开始了。不开始也不行啊,小女生小顽童从老家伙心里放了出来,他们又怎么会老老实实等到六一。四五十年过去又怎么样,为人妻为人母为人祖母外祖母又怎么样,小女生永远都是小女生,所以对聚会最上心最给力的当然是小女生。哪个哪个,恩给(我那)天还看到责(方言语气词),恩来负责要电话。哪个哪个,恩跟他敢(讲)过责,他敢能来。没想到一直身在当涂县的小女生们居然也有相互几十年没碰面的,可一拉扯上六一聚会,就像战前动员一样,走马灯似地三天两头开小会。几度欢快的叽叽喳喳声中,聚会的线路图就出来了。时间定在六一儿童节,四个任课老师都到会,谁谁谁负责联系酒店、安排横幅字幕,谁谁谁负责采购财务,谁谁谁安排照相洗印,种种事宜安排得坦然有序。看到小聚会的照片,感叹岁月这把雕塑刀啊,把花朵般的小女生雕琢成祖母级,但深藏在她们内心的小女孩是这把雕塑刀无能为力的,所以从她们脸上洋溢出的喜悦,依稀看出当年小女生的风采。而她们传递出来的欢快也长久地在群里荡漾,让那些开不上小会的同学也深受感染。就这样,大家在欢快中憧憬着六一聚会。

    六一那天,师生们陆续汇聚到当涂县徽航大酒店。45年是个漫长的岁月,当年的小女生小男生都面目全非,几多惊呼几度唏嘘几度感叹。一个班五十多人,居然有七个同学没有能熬过45年。黄跃、孙跃、杨跃、周跃4个跃,就去掉一半了。好在四个老师都健在硬朗,好在同学们被五(4)班打上的烙印还在。丁光文老师的记忆真好,基本上每个同学的名字与当年印象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这让记忆模糊的学生既感叹又兴奋。所以,每当有同学新来报到,都会掀起一个欢快的热潮。正如汤卫和同学所说,虽然“40多年未见面甚至失去了联系,可是一见到面大家却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由衷的高兴,仿佛时间并没有让同学们之间的感情谈漠,没有让大家忘却儿时的点点滴滴,许多孩提时代的经历让我们大家难以忘怀。大家回想连篇,欢乐不断,此时的大家是多么的快乐!”聚会的主基调就是欢乐,如果没有欢乐,积劳成疾的汤卫和同学可能连中午的聚餐也撑不下来。欢乐在酒水的推动下愈发欢乐,酒水在欢乐的推动下下去的更快,拼酒的闹酒的赖酒的轮番上演。女生不喝酒则已,如果喝酒是会吓煞人滴。许伟建同学、陈多桂同学可以大杯白酒一口闷的豪饮,让男生看着肝颤,哪敢领教。频频举杯中,节日的气氛高潮迭起,连从来不喝酒的丁老师也开戒了,跟他的得意门生周跃连喝几个白酒。借着欢快,周跃把他记不得多数女生的责任全部推到毛主席身上。当年流行的毛主席语录要关心国家大事,也被引申出不得关注小女生的内涵。这不是胡闹嘛。小屁孩懂什么国家大事,还不如关注小女生来得实在。后来周跃被小女生们簇拥着照相,那个开心真是藏也藏不住的。毛主席啊毛主席,你他妈的多误事啊。

    聚餐后的K歌将节日过到狂欢。祖母级的小女生,个个身怀绝技,张祖凤同学会的歌可真多啊,杨跃同学的戏曲专业水平等级非常高呢。汤卫和同学号称什么歌都会唱,也确实抱病唱了几首。蔡丽萍同学的舞姿也完全是专业水准。陈多桂同学跳舞也是一把好手。老男孩也表现不俗,鲁建国同学的歌声直追张学友。滕钢同学也着实会唱不少歌。周跃同学则是主要享受欢乐气氛,听小女生周跃周跃地叫着,仿佛回到45年前。毕业到现在,当涂县最兴旺的就是餐饮娱乐业,看来同学们都跟上了时代发展的步伐,所以很多同学都练出不凡的内功,在这个儿童节上得到尽情的展示。其实,每个人家里的、个人的经都不好念,身处县城生活的困顿更是非常人所能想象。套用林肯总统的话,如果把每个同学心中的痛苦释为海水,都将贮满整个太平洋。尽管生活不易,磨难多多,但是同学们都抛开一切不快,全心身地投入到聚会的欢快中,表现出来更多的是高昂的激情与不屈的斗志。估计聚会中弥漫着浓郁的欢乐气氛会久久地留在同学们的身上。丁老师说的好。聚会让人难以忘怀,虽然辛苦,但大家的感觉是幸福的。所以会后的主要节目是在群里发照片,现代的采集手段人人都会,传播手段人人拥有,海量的照片纷至沓来,让人目不暇接,一个个欢乐的片段固化下来,又将聚会的热烈从会场延续到场外,并成为未来一段时间的生活主旋律。因病没有坚持到底的汤卫和同学说得好,聚会结束,但六一聚会的热烈气氛一直没有减退,而且相信这份情感折射出的光芒永不退息!

    这不,热烈的气氛还在心中荡漾时,明年的聚会又开始预订了。看来一个月的儿童节还远不过瘾,一年的儿童节已经拉开帷幕。这个节奏啊,是要把儿童节永远过下去啊。

擅长投胎的吴海宁同学2019年春节说:清晨收到耄耋之年满头银发的丁老师为我们团聚制作的相册,静静的我泪流满面,老师,我想起了50年前你的谆谆教导,您告诉我们做事要认真,写作文别错别字,做祘术别粗心,拼音要读准,我记得有一次我在祘术课堂上当众学老师口吃,您罚站我,取消我参加班级舞蹈,我哭着求情,惊动了与您同事的母亲,惊动了校长,作为惩罚您依然没有答应,从此我懂得了师道尊严,我记得老师您曾把我的作文在语文课堂上当范文阅读让我知道了我可以写出好文章,老师,在慢慢的50年岁月里,每当遇到困难时、遇到幸福时都会想起您,会在心里说,老师,您可知道,您会怎么看,我做对了吗?老师,您的学生已年逾花甲,依然努力着,希望不辜负老师儿时的教导,也希望努力的能让老师能以自己的学生而骄傲!    丁老师回复 @吴海宁 你太高抬我了,想想十分惭愧!的确,你和许多同学是我的骄傲!时时想念着大家,祝愿你和每一位同学闔家幸福美满、健康快乐! 周跃点评:@吴海宁 太幸福了。感谢了老师感动了老师。我们都受感动,回到童年,还是老师用心培育的学生。幸福的小学生。不过哩,用词不够严谨,不是师道尊严,而是尊重人的事情上出了问题,如此对待老师就更加说不过去了。     吴海宁同学48年前从丁老师执教的学校班级毕业。当年吴海宁是班里最矮小的学生,是个机灵鬼,且相当的刚烈,不是好惹的。恢复高考后考上了皖南医学院,退休后在成都开办了一家提供高端服务的国际化水平的妇产医院成都新生堂妇产医院。吴海宁同学特别享受工作的乐趣,干劲冲天,这个企业家当得风生水起,令人羡煞。

作文一百分,铸成终身污点


    作文是不应该有一百分的,四十多年前菜九在安徽省当涂中学上高一时,得了一次作文一百分。打分的韦俊甫老师解释说,因菜九的这个顽劣之作迎合了当时的时代特点,很有反潮流的精神,所以破例得了百分,奖励的不是写作,是精神。但这个一百分还是创造了奇迹,以致四十多年过去,还有同学记得,今年(2018)的一次饭局上曹勇军同学就提到此事。虽然曹同学是当好事提出来的,但对菜九而言这是生平少有的一次造孽,所以借今年的教师节机会清理一下。

    作文的内容已经模糊了,大致方向是泄私愤,只是比较巧妙,把泄私愤弄得合乎反潮流需要了。泄私愤的对象中菜九的初中班主任刘国华老师。当时刘老师不知出于什么缘故被贬到校办工厂做事,当时菜九全班进校办工厂学工,与刘老师有交集。因菜九看刘老师不爽,所以在刘老师的一次指示后挑刺式地发难,让老师的指示贯彻不下去。具体是什么场景,完全记不得了。反正老师在当时的场景下,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不合适,只是在下克上比较通行的形势下,菜九鸡蛋里面挑出骨头来,并娴熟地运用了上纲上线的罗织罪名手法,拒不执行刘老师的指示,场面相当难看。日后菜九把这个过程写到作文里的时候没有点名,不知能否减轻点罪过。

    菜九跟刘老师此前其实没有冲突过,只是看不惯刘老师。问题不在刘老师,是菜九的问题。菜九刚进初中的时候,刘老师还相当器重菜九,被钦定为班长。到了初二开学,菜九病了两个月,班长大概就是那个时候由邓邦平同学来当了。大概是菜九小权旁落,又看到刘老师对邓班长明显更加倚重,心里一直有点酸溜溜的,以为刘老师喜欢听话的、讨好的同学,就很不以为然。当然,听话、讨好的标签也是出变态心态而贴到邓班长身上的,实际上邓班长班长当的比我好,班里井井有条。而越是井井有条,可能菜九越是不爽。初中升到高中后,我就再也不理睬刘老师了,最终以百分作文告结。

    事后,菜九没有因那个百分而有多兴奋,大概觉得事情做过头了,但与刘老师的紧张关系仍一如既往,到底年幼无知啊。等到离开学校上山下乡后,回味在学校的生活,就隐约觉得那个事菜九有错了。记得上大学后第一个寒假回到城关,一天在街上远远看到刘国华老师,菜九快步上前喊声了一声刘老师,当然也没有道歉,只是热情打招呼。刘老师当时非常激动,使劲握住菜九的手摇啊摇啊摇的,我看到老师的眼睛都湿润了,菜九的眼睛大概也差不多。当时没有交谈,算是一笑泯恩仇吧。老师就这样把菜九的罪过轻轻放过了,这是大人不记小人过吧。之后似乎一直就没有见过刘老师了。大概五年前,邓班长准备招集初中同学开校友会,基本上张罗得差不多了,突然邓班长来电告知聚会取消,原因是刘国华老师去世了,当时大概八十五岁。菜九感到十分伤感。因为一个阶段流行忏悔,菜九那个一百分就属于特别需要忏悔的,刘国华老师的离世,就听不到我的忏悔了。

    刘国华老师是英语老师,个子不高,年纪不大就满头白发,但没有人认为他老,因为他总是精力充沛,步履坚定有力。好像刘老师还是北京大学这样的名牌大学毕业的,在那个荒唐的年代,刘老师空有一腔才学无法施展,还要受到菜九这样不上进的学生羞辱,也难为刘老师了。对不起刘老师的不止是菜九,还有时代。今天菜九向刘老师悔罪,但刘老师可能更加期待的是时代社会的悔罪。刘老师的在天之灵,能等到时代社会的悔罪吗?


菜九段
Lv.4
发表于 2020-2-14 08:15 复制 查看全部楼层
我拿什么传授给你

知乎个人主页的容量超级强大,可以容纳网络发布的多层面操弄。出于好玩,菜子模仿蓝海文前辈的做法也开办了个学院——菜子学院(在知乎的个人主页上),也象蓝前辈那样列出了教材,《菜子集2017卷》啊,《古史杂识增补本》啊,《拷古笔记》啊,等等等等。不过四书五经云云,当不得真,调侃而已。没想到人生的玩笑也不能乱开,好玩之余,沉重随之而来。老子说,名与器不能假人。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有了所谓的名号,哪怕只有一点点,它就会发酵,发酵之后,就不知道会有什么后续效应了。果然,学院的空头名号一立,糊涂心思随之而来。虚拟空间的虚拟学院亮出招牌之后,越来越觉得还真可以跳出玩笑,认真一下,搞点教学实践呢。真是开了个玩笑认了个真。一认真就面临一个问题。我拿什么传授给你?不比作为教授的蓝前辈有其正宗的儒学可以传授,菜子一个没有根基、没什么基本训练、疏于传统章法的菜鸟,也不知天高地厚开办个学院,你有什么资格呢?这场闹剧又会怎么收场呢?虎瘦架不倒,人老童心在。虽然年逾花甲没资格没资质,既然学院挂牌,就认真耍耍,硬着头皮撑下去试试看吧。
传道授业解惑,为往圣继绝学,跟菜子都不沾边,这些肯定传授不了。菜子摸爬滚打几十年,积攒了数量颇多的私货,虽然多数是正宗学问之外的,但也不乏货真价实、不容小觑的成果。所以,本来就不在道上的菜子,就不要不懂装懂去掺和正宗学问,开办学院就是为了传播私学,就旗帜鲜明地推销私货,也算是错位竞争吧。私货虽然比不了正宗学问,但凭一己之力积攒出来,未必就落多少下风,因此,有私货可以推销,不仅是有点傲骄,还是比较幸福的。
近日王旭光兄王老还说,其实菜子的起点并不高,资质也不属于特别聪明,没想到也能搞出不少名堂。菜子回答,我勤奋啊,我肯下笨功夫啊,我专门能在小块文章上下死力气啊。所以起点资质都不出色的菜子,居然常常能讲出不怎么菜的话,取得让王老高看一眼的成绩,全赖于坚持不懈的努力,在正确方向上坚持不懈的努力。菜子的私货记录到了菜子的成长,那么学院传授的菜子私学的同时,也就再现了菜子的成长过程,并且展示了充斥其间的艰辛与欢欣。另外,怎么说菜子的生长也有若干励志成色,所以学院在输出所谓成果的同时,顺便搭送一些办法、一些路径,也算是授人以渔吧。
菜子学院展示了以文字为发展路径的个人成长过程,表明专注于文字取得发展是切实可行的。虽然成就的取得有很大运气的成分,这样的运气也不是无迹可寻的。菜子以为,搞研究搞写作最大的运气就是方向正确,没找到正确的方向,所有的努力,都难免掉进缘木求鱼的坑里。而求真务实可能是方向正确的基本要素,你的用功,你的理解,尽可能向本真方向靠拢。一旦发现自己偏离了事实,就及时纠正,摆脱错误倾向。只要行进在正确的方向上,即使文字水平不高,功底不深,水平有限,积年累月,所得也绝不会太小。这样的菜鸟领悟也是事后达成的,此前菜子运气不错,在正确的方向上,以相对低下的资质,运用并不太高明的文字表达能力,解决了数量颇为可观历史疑难问题,才有可能在这个虚拟的空间里传授菜子的一家之言、一家之学。
所谓菜子的一家之言、一家之学实际上特指菜子在秦楚之际历史记载的用功。在田秉锷先生的鼓励指引下,菜子二十多年来专注于这段史实的研究,揭示出大量不实记载,其中破解了一些,还有更多无法破解者。对无法破解者,菜子也会尽己所能,给出合理的解释,指出破解的路径。因为在一个点上取得了相当程度的质的突破,也带动了菜子整体认识水平及表达水平的提高,表现为即使越出秦楚范围,菜子的文字仍然显得真气贯注、虎虎生风,此或为秦楚突破的余威。所以,点的突破在治学之道上非常重要。坚持在一个方向上用功,对一个领域投入长期关注,最终会将此关注范围内的一切透彻到无人能及,自然会取得菜子一样的感觉。
菜子学院列出的教学内容以正式出版为准,其中汇集了菜子的重要成果的《拷古笔记》《高祖本纪会注》因涉及出版社的销售及内容特点,也不宜全部展示,可以展示序跋及片段,或截取一些重要章节展示。各书的序跋又牵涉到师友集的内容,古史杂识增补本也有部分与菜子集2017重叠。这种情况就以原刊本为主展示,转载本只存目。当然,既然开办学院,菜子就会倾囊相授,即使正在酝酿写作中的内容,也会在知乎的菜子其他栏目中展示,供读者无障碍挑选。至于读者诸君在菜子学院里所得多少,还是那句话:菜法有边,只渡有缘。
菜子学院创办人 2019年3月


怡然空间,自嗨乐园(网络栏目介绍)
   
      怡然自得这一习语,表明怡然与自嗨有天然的联系,估计缺了自嗨就怡然不起来了。前些天,同事蔡克难兄透露为孩子弃用了怡然这个名字这个信息,菜九不禁心为之一动,这样好的无主之名不拿过来用,岂不可惜?这些年来,菜九手忙脚乱玩微博,开,攒自选集,做虚拟的菜九段景区,无一不是十足的自嗨。如今天上掉下来的这个怡然,似乎很好地总结了菜九一直以来的状态。何况菜九的东东放进怡然空间,也确实比放在九段道场要合适一点。
   
      正好20170507建菜九段景区时有点计划不周,新开一个空间可以矫正互补,体现后出转精的特点。前一个景区的设计是以体量小的篇什点缀进口之路,渐渐地推出大的景观。过程中发现,有些大景观,本身就像一个景区,涉及内容多,如果不集中摆放,难免有主题散乱之弊。而之前因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已经乱象横陈了,木已成舟,无从更改。所以觉得可以借助新开怡然空间之机,重新审视旧作,兼规定新作方向,辟出若干主题景区,然后将零散不相干的篇什散落其间,这样一来,可以使游人有侧重了解,以便不虚此行。
   
      回首前尘,菜九以为自己的怡然主要来自于劳动。所以劳动是快乐之源,前贤真不我欺。前贤没有说的是,有时劳作是在做无用功。以菜九的菜鸟见识,这样做无用功的比例还相当大,否则就不会有劳而无功这个成语了。菜九的运气好,很少作无用功,每每有耕耘就有收获,是前贤嘉许的理想状态。记得刚刚开始进行文字劳作时,主要是写歪诗,每当小有成果,总难免点上一支烟二支烟乃至三支烟把玩一下,自嗨一把。然后开始新的劳作,积攒新的成果。后来转到搞研究,也脱不了这个恶习,如果能如愿,便形成良性循环,这样的话就可以源源不断地自嗨。运气好的时候,一下子能看到未来的几个收获,这就会嗨很长时间。倘若圣贤遇到这样一分耕耘几分收获的好事,估计也会嗨上一阵吧。
   
      闲话少说,还是说说新开空间的事。新的空间注重将相邻相关的东西打包上市。首推菜九最拿手也是影响最大的鸿门宴板块。接下来吕泽板块,韩信板块,田秉锷先生板块。菜九成长板块、医学相关板块。几个作品集也各自单独集成板块。因一些文字可以出入多个板块,如果前面已经刊登,在后续板块中只保留篇名,给出参见路径。每个板块,在开张之初就刊登篇目,已在前面使用过的文字,在篇目上就标注出来。菜九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嗨翻天,太怡然了。
   
      附1   欢迎光临菜九段的鸿门宴园区
      鸿门宴大嚼二十年(代导言)
      千古谁识鸿门宴(原作《鸿门宴结局与刘项关系识论》)
      《汉书》辨误二则
      解读项羽
      千古谁识某某某的老祖宗细收拾
      鸿门宴真相初探
      千古忽悠鸿门宴
      鸿门宴结论与两个凡是的关系
      千古谁识曹无伤
      鸿门宴教案完全批判
      鸿门宴结论与李宇春的粉丝
      谁在扯皮鸿门宴
      千古不散鸿门宴
      沐猴而冠引发的血案与冤案
      项羽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鸿门宴专家亲历鸿门宴
  中国人最不认真——鸿门何郄郄何来  
  刘项之别狂想曲
   
      附2  《菜九段景区在建,全天候开放,谢谢赏光》介绍,以便相互了解。
   
      景区的经营之道(代简介)
   
      人生需要经营。无权无势又无才华的人,要经营人生就难于登天。互联网时代改变了这一切。因为只要愿意,总能写出点什么,而且不要担心是否能发表,找个站点注册一下,就可以张榜公之于众。这样一来,曹丕所论“文章者,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的写作信条,就与所有人都拉上了关系,任何人都不得等闲视之。好好写之外,还要多多写,不如此,即便有互联网,也经国不起来、不朽不起来。菜九段就是那个无权无势又无才华的人,有幸赶上了互联网的大潮,有机缘经营人生了,在经过了不少努力后,便开始憧憬不朽之盛事了。
   
      张榜成癖的菜九在互联网上干得比较多的事就是对自己那些不成器的东西跟踪随访,时间一长就会发现,菜九这些不入流的文字还每每被公私人等收入到各自的小天地中,或用来装点门面,或以之充实武库,莫非菜九的这些私货也有张大景观之效。正好菜九经常鼓励那些有可能传之久远机缘的人要早日圈定个人的领地,意思就是建立供人供己观瞻的个人园地。而在构建个人园地材料不够的时候,人们也会找点能看入眼的他人材料凑数。看来以文字为景观不是菜九一家之爱好,建园之心,人皆有之啊。私人景观最普及者,前有微博,后有。然而这样的景观难免存在开放性不够的问题。因为欲入内者,起码要与微博或有点对点的联络,如若不然,则入内无由。所以菜九在经营个人微博与的同时,将私人景点建立在公共栏目中还是有招徕之效的。
   
      检视私货,估计总量绝对要超出景点,向景区趋近。有小情小景,也有波涛汹涌,高山大川。作为景区,不妨先以小桥流水式的小景观为先导,那些适宜的小诗小文可以充当。及得游客愿意深入了解景区内涵,前面自然有崇山峻岭,大江大河,可供探险猎奇。
   
      菜九的宗旨“菜法有边,只度有缘”,也可以作为进入景区者的祝福。下面将菜九里的开场白与自我评价充当景区的特色介绍。
   
      【开场白】你好,我是菜九段。欢迎来到九段道场。把这里看成自选超市,相信能找到你需要的东西。除了菜九的自产,还搭送田秉锷先生的精妙文字。
   
      九段道场开坛了。十几年前,菜九上网之初就给自己的站点起过这样的名字,很快就找不到点了。现在搞,出于恋旧、自负,还是用了这个名字。其实,这站点只是菜九倾泻五味杂陈的人生感受的场所,叫道场过于高大上了。菜九门派、品位、学识、慧根,一样没有,有的只是不依不饶唠叨不止。不过久而久之的坚持倾述、辨认、感受、追根究底,也从倾泻五味杂陈的状态走出来一点点。也许正是有了走出来的这一点点,才有点道场的意思了。胡乱得意之余,会时不时标榜,菜法有边,只度有缘。并且想方设法把货栈办成超市,把景点扩展成景区。
   
      因为要经营这个场地,不由得想起老本家鲁迅先生因评价刘半农而涉及陈独秀、胡适的比喻——假如将韬略比作一间仓库罢,独秀先生的是外面竖一面大旗,大书道:“内皆武器,来者小心!”但那门却开着的,里面有几枝枪,几把刀,一目了然,用不着提防。适之先生的是紧紧的关着门,门上粘一条小纸条道:“内无武器,请勿疑虑。”这自然可以是真的,但有些人——至少是我这样的人——有时总不免要侧着头想一想。
   
      菜九综合鲁迅描述的陈胡对站点作个自我介绍:韬略是没有的,但货都是好货,而且欢迎光临,任君自择。
      附3 【文字之道自况】
      致力于写作的生涯不容易,一个草根就更难了,尤其是不算聪慧的草根。正好菜九自己歪诗有词句可以用来简单概括。
      菜九的追求是:
      只顾一味低着头/全神贯注自聆心魄/历史也只好一再努力趋步/试图把握住你的脉搏(庄子与菜九段)这样的美好愿景遥不可及,只能成为心头的憧憬。反正不碍谁的事,就憧憬吧。
   
      菜九的整个写作过程基本上可以概括为:
      也不论你的货色灵不灵/就注定了你整个生命/要在自己的叫卖声中蹉跎(混沌外的乡愁   酒神————致李白)如果从1988年算起,也差不多三十年了,还在坚定不移地叫卖中。
   
      严重的挫折中有意想不到的安慰:
      你悄悄繁茂成丛林/就在风中/相互传递着微笑(混沌外的乡愁  竹)   叫卖无果令人沮丧,值得庆幸的是,长期贯注了叫卖声的写作也有点意外收获,很多不来钱的文字颇有气象,时不时沉浮于文坛。楚霸王说,赵太后吉祥,吕太后也在啊,啊还有武太后,今天是太后开会吗。汉高祖吩咐司马迁李太白,用你们的文采给盛会留下片段。
      为文的不爽非菜九独有,为文的爽则为菜九独有,所以叫卖不成又何妨。
      【进入景区,一切随缘】
   
菜九段
Lv.4
发表于 2020-2-11 05:57 复制 查看全部楼层
菜九段到底是个什么鸟?(代序《远去的菜鸟》)
初识菜九段,从形象上看,无法把他与他所供职的单位和学历背景相联系。怎么看,他也是一个我们这个城市的国有大企业炼钢厂的工人。心想,又多了一个混进文化里的家伙。于是,心生不悦,也没留饭。及至看了他的两本书和一些文章,一种阅读的喜悦,一种共鸣的快感便溢满了我的精神家园。于是,再见面,不仅留饭,还请吃螃蟹。从此对菜兄有了极大的兴趣。
菜兄几次给我发来文稿,都是泥牛入海,我都没有回应。不是没有读,不是不喜欢,不是没想法,只是"我将开口,便感到空虚。"专业不对,没有研究,一旦开口,便是破绽,藏拙而已。今又发来了《屠刀集》,"屠刀"来了,看来藏也藏不住了,不如来个避实就虚,叉开来说。
菜兄号称是菜鸟九段。读他的文章,我常好奇地想,菜鸟到底是个什么鸟?菜兄到底是个什么鸟?在我有限的鸟类知识中,找出几种鸟来与他比较比较,也别有一番乐趣。
最先想到的是麻雀,但与菜兄无法比。菜兄岂能是鬼头鬼脑、战战兢兢为了那几粒稻米的鸟。
其次是喜鹊。虽然可能与菜兄都有好说的通性,但喜鹊那家伙,叽叽喳喳,太浅薄,而且净说些好听的,是个马屁精,而这些,恰恰是菜兄所深恶痛绝的。
再其次是"八哥"。这个学舌的家伙,提都不该提!菜兄可是要立言的!
不能再想了,再想就要有辱菜兄了,从心底觉得对不起菜兄
看来"凡鸟"中就不必想了。
那么想想鹰。鹰我最着迷的是那双眼睛,还有那强有力的翅膀。我觉得菜兄是有那双眼睛的。从菜兄的著作中不难看出,菜兄的目光是犀利的,尤其是他看秦汉史时,眼中的光芒。他能看到风云前的青萍之末,也能看到漩涡下的折戟沉沙。菜兄的膀力也是有的。但我看他有些慵懒,不愿翱翔。只愿立于悬崖之上,作龙盘虎踞之势。
   再比凤凰如何?也是不妥。菜兄即使能称王称后,那花花绿绿的披挂,量他也受不了。我想他是喜欢黑白的。黑白是一种品位,国画大师们最顶尖的作品,也不过是黑白上的文章。无论从菜兄的人品、个性、还是追求,都可以黑白而概之。菜兄在历史的长河中的寻寻觅觅,终究是想弄清个黑白,而他的个性正如他那个著名的宗家周树人先生《立论》中那个"说必然的遭打"的人。菜兄是个是白说白,是黑说黑的人。
由黑白我又想到了乌鸦。乌鸦给我的是一种神秘感,在我幼小的时候,记得有一次,乌鸦在村头树稍上叫个不停,不出三日,村上便死了人。从此我对它便有了敬畏之心。尽管我已经三十多年没有听到过乌鸦的叫声了,但如果有乌鸦在叫,我会十分在意的,甚至汗毛会竖起来。但我不恨这鸟,不讨厌这鸟,因为它"灵",因为它"真"。
乌鸦在唐以前中国民俗文化中是个有吉祥和预言作用的神鸟。《尚书>传》:"周将兴时,有大赤乌衔谷之种而集王屋之上,武王喜,诸大夫皆喜。"所谓:"乌鸦报喜,始有周兴"之说。乌鸦还有 "反哺>"的孝德。近来,还读到胡适之先生的白话诗《老鸦》,有趣,录于后。

我大清早起,
  站在人家屋角上哑哑的啼
  人家讨嫌我,说我不吉利;──
  我不能呢呢喃喃讨人家的欢喜!

  天寒风紧,无枝可栖。
  我整日里飞去飞回,整日里又寒又饥。──
  我不能带着哨儿,翁翁央央的替人家飞
不能叫人家系在竹竿头,赚一把小米!

我对乌鸦情有独钟,不知菜兄喜欢否?
菜兄还让我想起那虚拟中的鸟儿。最近,偶尔玩玩"愤怒的小鸟"游戏,非常喜欢其中的鸟们,它们撞东撞西,乐此不疲,永不懈怠。与其说是愤怒的小鸟,不如说是执着的小鸟,一种可敬的执着!
就此打住,不能再想了。菜兄到底是一个什么鸟,再想也还是说不清。况且,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谁知道,还会有什么鸟人,把他当做什么鸟。

读毕《屠刀集》,脑海里有了以下的画面:
月落乌啼,一只雄赳赳的大鸟,拖着一把明晃晃的屠刀杀出来,张目四顾,又四顾茫然,便放下屠刀,独自高歌一曲......
想到这里,不禁哑然失笑。
菜兄啊,菜兄,你到底是个什么鸟啊?
潘兴乾2012.5.4

原为随笔,曾作《屠刀集》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免费注册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回顶部 到页底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