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扫描关注:理想财富微信公众号
理想论坛App
扫描下载理想论坛App
RSS

株洲首富告急!10亿债务违约,投资乐视、OFO屡战屡败

[新闻]
设置
433 0 狂炒龙头股 Lv.4 发表于 · 2020-3-11 22:55 举报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 正序浏览 |
跳转到指定楼层
       2002年,因为一句“喝福星酒,运气就是这么好”,金六福福星酒迅速火遍大江南北。



口碑在叫嚣,资本在狂笑。商场如战场,经此一“战”,金六福的幕后操盘手——傅军携他的一众新华联军“士气大涨”。

此后,“资本弄潮儿”傅军一路跑马圈地,进入房地产、矿业、化工、金融等“聚宝盆”,偏执于他的多元化商业帝国构建。一路高歌唱到2018年,傅军以320亿元人民币成为湖南株洲首富。至此,他的商业版图还在扩张,然而好运却不再时常光临。

3月7日,新华联控股旗下上市公司新华联公告称,母公司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发行的“15新华联控MTN001”10亿元债券,不能按期足额兑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而过去两年间,傅军的7次减持更是为这家千亿军团打上了层层阴影。


弃政从商,“赌就赌大”,初次亮相获利1.5亿

株洲,地处湘江下游,京广铁路和沪昆铁路交汇点。作为首批的八大老工业基地之一,株洲着实低调得很,如同傅军的前三十年。

低调归低调,傅军并非生得毫不起眼。1957年,傅军出生,父亲时任当地村党支部书记。18岁高中毕业后,傅军便开始进入 部门工作,23岁成为茶山岭公社党委书记,26岁成为醴陵市外贸局局长,30岁调到长沙担任湖南省工艺进出口集团副总经理。

用傅军自己的话来说,“我在政界的16年还是挺一帆风顺的”。


在进出口集团做了三年副总后,1990年,傅军决定“下海”。于是,他亲赴马来西亚,干起了进出口贸易,捞得日后的第一桶金。两年后,傅军转身杀回北海、长沙等地做起了房地产。

做房地产的同时,傅军觉得有些“没趣”便四处出击。株洲醴陵,向来以“陶瓷艺术城”闻名于世。傅军开始收购陶瓷厂,投资东岳化工、长丰汽车,代理五粮液“川酒王”,一口气“吞下”陶瓷、化工、汽车、酒业……


小财女前后一合计,新华联1996年大笔买入长丰汽车,2004年长丰汽车上市,彼时,新华联正是其第三大股东。2007年7月2日,新华联快速抛售,仅仅从长丰汽车,新华联获利就超过1.5亿。

不得不提的是,长丰汽车上市的同一年,新华联控股以1.54亿元对价,悉数吃进通葡股份,摇身一变成第一大股东。2007年至2010年期间,新华联控股累计减持套现超过2.6亿元。2012年,新华联控股将剩余7.21%股权出让。经统计,新华联控股在通葡股份的投资收益约为2.5亿元。

玩惯了中间商赚差价,2007年,傅军觉得是时候在股市扎根。于是,他带领着此前收购的东岳化工前往香港上市,分3次投入1.9亿元初始投资。



在港股小试牛刀后,傅军终于在A股迎来了属于他的“高光时刻”。2009年8月,傅军邀来了好友郑跃文、卢志强和史玉柱,最终新华联控股以1100多万元对价买壳,成为*ST圣方(新华联前身)第一大股东,随后注入旗下房地产板块——新华联置业55%股权。

2011年,停牌长达5年之久的*ST圣方复牌,按停牌前最后交易日的收盘价计算,当日涨幅达到799%。以复牌后当日收盘价计算,新华联控股的持股市值达到110亿。

曾经自喜于“多而杂”的傅军,2009年突然收心,改专情于化工、地产、矿业、金融,好运到这却急转直下。

“资本弄潮儿”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实际上,说是要聚焦,傅军还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从乐视汽车到共享单车、拍电影,他也一个没落下。

2016年,新华联控股投入5000万美元进入乐视汽车首轮融资。2017年,新华联系又以投资2500万美元入股共享单车OFO。而现在来看这两笔投资,傅军估计也是两眼一抹黑。然而,这还不是令傅军最糟心的。


2016年,新华联控股与其一致行动人长石投资公司共出资7.11亿元,认缴万达影视增资扩股,占比1.91%。三年后,万达电影以116亿的整体估值,收购万达影视95.77%的股权。剩下的部分正被新华联控股以及长石投资捏在手上。

彼时,有媒体报道,傅军心有不甘,不愿换股,且因此与万达心生嫌隙。事情发展到2019年8月,天眼查显示,新华联系和长石投资无奈退出万达影视的股东名单,被外界解读为缺钱套现。

以上说来说去都是些小钱,傅军全当洒洒水啦。折戟北京银行这一遭,才是真真切切地让傅军感受到肉疼。


2016年10月,新华联控股突然宣布举牌北京银行,称已持有后者5.03%股份。有分析称,新华联控股可能早于2016年7月,耗资64亿。此后,至2016年末,新华联持股比例达到8.45%,一举成为北京银行的第三大股东,此番投入资金估价超过45亿,合计耗资约110亿元。

之后,北京银行股价随大盘一路下行。然而,新华联仍在继续增持,巅峰时期达到9.88%,成为北京银行第二大股东,再度耗资约46亿元。

后来,尽管通过减持等各种操作,等待着傅军的是,66亿元亏损的惨痛局面。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9年,新华联还拟将宁夏银行第二大股东和大兴安岭农商行第一大股东位置拱手让出,挂牌底价18.04亿元。年底,新华联又因兄弟公司一笔2.8亿元借款出现逾期收问询函。

败走北京银行,痛定思痛后,傅军转舵,决定将“地产+金融+文旅”打通,作为主攻方向。截至目前,新华联拥有并运营的共有长沙铜官窑古镇、四川阆中古城、芜湖鸠兹古镇、西宁童梦乐园这四个文旅项目。

而这究竟是摇钱树还是烧钱黑洞,还是个未知数。


令人唏嘘的是,陪伴新华联多年的“老兵”杨云峰和苏波于去年相继被带走,两人皆在带走前仍在新华联担任要职。这为究竟是新华联内部反腐还是另有原因,打上了重重的问号。

截至目前,新华联控股对旗下核心子公司新华联所持股份中97.7%已被质押。另外,大公评级已将新华联控股的主体信用评级由AA+下调至C。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傅军持有45%股权,常为茅台、五粮液供应陶瓷瓶的华联瓷业突然喊着要去深交所IPO,拟募集资金也由3.9亿大幅提升至6.5亿。

不过此时看来,尚在远方的锣鼓声难以压下早已响彻许久的警报声。

举报

扔鸡蛋(0)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免费注册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问题
微信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驿站问题
微信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广告投放
微信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回顶部 到页底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