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扫描关注:理想财富微信公众号
理想论坛App
扫描下载理想论坛App
RSS

红星资本局| 烧钱扩张、巨亏百亿、高管离职……蔚来汽车的未来在哪儿

[新闻]
设置
929 0 八戒你瘦了 Lv.4 发表于 · 2020-4-7 22:45 举报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 正序浏览 |
跳转到指定楼层


4月6日晚间,美股迎来暴涨行情,三大指数全部大涨超过7%。但财务造假的瑞幸咖啡(Nasdaq:LK)股价再跌18.4%,过去三个交易日累计跌幅超过83%,市值累计蒸发55亿美元、约合385亿元人民币。

瑞幸咖啡股东Haode Investment Inc.因股票质押违约,导致7640万股被强制执行。Haode的实控人为瑞幸董事长陆正耀,换句话说,“元气满满”的陆正耀不幸爆仓了。而且,陆正耀和瑞幸咖啡创始人钱治亚已经双双从“十亿美金企业家”出局。
瑞幸咖啡也给其他中概股带来糟糕影响。新东方(NYSE:EDU)创始人俞敏洪4月5日表示,瑞幸咖啡财务造假对中国企业家、中国创业公司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近期,纽交所上市的蔚来汽车(NYSE:NIO)也到了艰难的时刻。这家公司和瑞幸咖啡相似,都是成立以来就备受争议,年年巨额亏损,却又险中求生。
两家公司背后,也是两个彼此熟悉的资本玩家:李斌和陆正耀,擅长以投资人身份组局,抢占风口、彪悍融资、烧钱扩张、快速IPO,只是,后者已留下一地鸡毛……
蔚来汽车,它会是下一个瑞幸咖啡吗?

资料图,图据东方ic
年年亏损,今年又亏了113亿元
4月7日,蔚来汽车公布3月份交付数据。2020年3月蔚来整体交付1533台,同比增长11.7%。一季度总计交付3838台,超出预期目标。
据全国乘联会4月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3月前三周国内乘用车日均销量为21186台,虽对比2月份有明显好转,但仍同比下滑45%。受制于疫情下的供应链复工进度,产能依旧处于爬坡阶段。
尽管蔚来3月销售数据看上去还不错,但作为一家“非常会烧钱”的汽车公司,蔚来仍然处于最艰难的时刻。而且还陷入一个怪圈:卖得越多,亏损越多。
蔚来2019年财报披露,全年累计总收入78.25亿元,同比增长58%。但亏损幅度却大幅增加,依据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高达113亿元,较上年同期扩大了17.2%。

蔚来2019年财报数据
蔚来2019年交付了20565辆车,平均每辆车销售收入约35.82万元。单从交付数据上看,蔚来还算不错,也是中国造车新势力的领头羊。对比同行业的威马2019年实际交付16876台,小鹏实际交付16608台,合众交付1万台左右,其他交付量则从几百到几千辆不等。
但蔚来销售成本居高不下,每辆车的平均销售成本为43.88万元,这意味着每卖一辆车要亏损约8万元。
熟悉蔚来汽车的人都知道,蔚来“烧钱”的速度业内闻名,自从李斌创办蔚来以来,一直是年年亏损。红星资本局查阅历年财报发现,蔚来2018年亏损了96亿元,2017年亏损了50亿元,2016年也亏损了26亿元。4年累计亏损总额285亿元,已经相当于特斯拉十几年的亏损总额。
李斌,蔚来创始人。先后创办了易车网(NYSE: BITA )、易鑫集团(02858.HK)和蔚来三家公司,并分别带领它们成功海外上市。他还是个颇具眼光的投资人,投资了32家与出行相关的互联网公司,其中包括摩拜单车,李斌因此获封“出行教父”这一称号。
不过,眼下的蔚来其实已经资不抵债。蔚来财报显示,公司总资产145.82亿元,总负债为194.04亿元,资产负债率已达133%。
而蔚来汽车在美股上市以来,股价也已暴跌逾80%,截至4月6日美股收盘还剩2.47美元,较历史最高价已经蒸发120亿美元,约800亿元人民币市值灰飞烟灭。
要命的现金流
在2019年财报中,蔚来坦承:公司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现金,不足以支持未来12个月持续经营所需的营运资本及流动性。公司持续经营取决于公司获得足够的外部股权或债权融资的能力。
红星资本局查阅蔚来财报发现,在2019年Q1、Q2、Q3财报中,蔚来剩余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分别为75.4亿元、34.6亿元以及19.6亿元。但到了年底的12月31日,蔚来手中现金仅剩下10.6亿元,资金已经捉襟见肘。
按照蔚来平均每季度“烧钱”20多亿元的速度,只有继续融资续命,否则将很难熬得过去。
蔚来也确实在拼命找钱,进入2020年后,已经走马灯式地进行了三笔可转债融资。
2月6日,蔚来发行了今年第一笔可转债融资,金额1亿美元;2月14日有了第二笔可转债融资,金额1亿美元;3月5日又有第三笔可转债融资,金额为2.35亿美元。
这三笔融资金额总计4.3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亿元),30亿救火资金加上手中剩余的10.6亿元,蔚来手头合计有40亿元左右,已经可以缓解燃眉之急。
但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依蔚来的“烧钱”速度,这40亿元又能撑到什么时候?
而且,在蔚来的资产负债表中,包括短期借款、应付贸易、应付税款、经营租赁负债等流动性负债总额高达94.99亿元。
2020年将是这些流动负债的集中偿还时刻,蔚来还债的钱又从何而来?
为了钱,蔚来的确也是拼了。2月25日,蔚来中国总部宣布落地合肥。根据框架协议,合肥同意为蔚来汽车提供资源和资金支持,项目计划融资100亿元。
这意味着,蔚来可能再次获得一大笔续命钱。

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框架协议签署,图据新华网
高管离职,股东清仓
蔚来的资金链危机还未解除,近期却又有多位重要高管排队离职。
近日,负责蔚来电动力工程团队的高级副总裁黄晨东被曝即将离职,随后被蔚来证实,并称黄晨东正处于工作交接阶段。
黄晨东曾任上汽集团新能源事业部副总经理,2015年加盟成立不到半年的蔚来,先后负责蔚来整车开发、自主智能驾驶技术研发以及电动力工程等核心业务,算得上是“元老级”人物。去年10月,黄晨东升任蔚来高级副总裁。
蔚来汽车用户中心副总裁赵昱辉也已离职,并于3月底入职长城汽车,绕了一圈又回归了传统汽车。
自2019年以来,蔚来内部也频频传出高管变动的消息。红星资本局初步统计发现,包括蔚来联合创始人郑显聪、蔚来软件发展(中国)副总裁庄莉、首席财务官谢东萤等多名高管已离职。此外,据中国经济网报道,蔚来汽车用户发展副总裁朱江也被曝将于5月离职。
黄晨东、朱江等人均是蔚来汽车的重臣,他们的出走对蔚来无疑是严重打击,李斌几乎快要成为“光杆司令”。
而在整个2019年,蔚来汽车也进行过多轮裁员。5月解雇了70名员工,关闭了旧金山办事处。9月底减少1200个工作岗位。12月,蔚来汽车在美国又解雇了141名员工。截至目前,蔚来已将员工数量从接近1万人削减至约7500人左右。
此外,据美国SEC网站文件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曾是蔚来汽车第三大股东的高瓴资本已清空蔚来的所有股权;而淡马锡也于2月大举减持蔚来股票,持股比例从原先的5.4%下降至1.8%。
高瓴资本、淡马锡两大知名投资机构相继减持或清空蔚来股票,也引发了投资者的担忧,无疑让蔚来汽车未来的前景更加多变。
蔚来汽车方面则对外表示,“蔚来尊重投资人的自由选择,对此我们不做过多评论”。

蔚来汽车上海中心旗舰店
造车新势力的下半场
目前市场上蔚来主要有两款车上市销售,分别是ES8和ES6。前者为该公司最初上市售卖的产品,价格较为高端,售价区间在40~60万元。后者为2018年底发布并于2019年6月实现交付相较为低配的产品,但售价区间仍高达30~50万元。
国内其他电动车厂商的整车售价集中在20万元以内,蔚来这样的中高端定位,竞争对手无疑主要是特斯拉。
马拉车市创始人马黎明表示,蔚来汽车作为造车新势力的头部企业,无论从创始人的影响力、汽车销量,还是从品牌热度以及消费者体验来看,都是第一梯队的领头羊。
但是,随着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投产,无疑会直接挤压蔚来的生存空间。特斯拉国产Model 3车型价格降至30万左右,这对蔚来ES6产品形成了打击。“没有特斯拉在国内建厂,蔚来短期压力没那么大。”马黎明说。
而且随着造车新势力进入下半场,蔚来现在面临的处境很尴尬,上有特斯拉,下有众多国产车企。这可能造成高端策略竞争不过特斯拉,低端也可能竞争不过其他国产车企。
不过相比要去挑战特斯拉,蔚来最核心的还是要解决持续亏损问题,这也是各股东方、海外投资者更为关注的问题。
“钱一直是造车新势力面临的问题,特别是疫情之下,热钱收紧,汽车市场消费不振,资金链条越发紧张。”马黎明认为,造车新势力还面临管理经验不足、内部整合能力欠缺等问题,这些都是大品牌车企经过几十年、上百年沉淀下来的,甚至是造车新势力“钱”不能解决的问题。
任何投资都需要回报,再漂亮的说辞也需要盈利作为支撑。眼下,蔚来及其他造车新势力还在为未来苦苦奋斗。
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举报

扔鸡蛋(0)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免费注册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问题
微信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驿站问题
微信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广告投放
微信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回顶部 到页底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