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扫描关注:理想财富微信公众号
理想论坛App
扫描下载理想论坛App
RSS

锦州银行:迟到年报的七大特征,哪些改善了?

[新闻]
设置
374 0 八戒你瘦了 Lv.4 发表于 · 2020-6-29 15:39 举报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 正序浏览 |
跳转到指定楼层
2020年6月26日,锦州银行迟来的经审计年报终于面世。这两年,锦州银行可谓危机重重,但似乎总有逢凶化吉之意。本文收集了近年官方披露的公告信息,从多个角度出发,看看这家从刚上市就遇冷、至今连续2年延期发布年报的银行,问题都在哪里。

背景:
锦州银行作为城市商业银行,由辽宁省锦州市15家城市信用社和锦州市城市信用合作社联社整体改制而成,于2015年12月7日在港交所上市。上市时间点遇港股寒流。2016年,被《银行家》评为“2016年度资产规模人民币3000亿元以上城市商业银行竞争力排名第一名”及“2016年度最佳城市商业银行”。2017年,成功发行14.96亿美元境外优先股。上市后的这两年,锦州银行资产规模和ROE均呈现两位数增长,直到2018年以后,随着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出台和实施,很多问题浮出水面。

一、近期大事件2019年4月1日,发布关于延迟刊发2018年年度报告的公告,并实施停牌。
2019年5月31日,发布更换核算师公告。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提出辞任。截至辞任日,安永担任锦州银行核算师仅仅1年时间,之前年度是毕马威担任核算师。安永在辞任函中表示:锦州银行向其机构客户发放的某些贷款实际用途与其信贷文件中所述的用途不一致。截至辞任函日期,安永与银行未能就处理未完成事项所需的文件范围达成一致,因此安永未能完成年报审计程序。
2019年7月28日,锦州银行包括中企发展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在内的部分股东的通知称,在地方 和金融监管部门的支持及指导下,其已向工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工银投资)、信达投资有限公司(信达投资)及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长城资产)转让其持有的部分该行内资股,且相关方已就该等转让签署有条件的股权转让协议。截至本公告日期,向工银投资及信达投资转让的该行内资股分别占该行已发行总普通股股份10.82%及6.49%。
2019年8月2日,行长变更。
2019年8月20日,发布盈利警告公告,告知亏损原因是由于应对资产质量下行和不良资产未结清余额的增加。
2019年8月30日,2018年年报终于发布。
2019年9月2日,复牌。
2019年9月8日,董事会公告,国富浩华(香港)会计师事务所为新任核算师。
2019年9月29日,董事会公告,提出建议定向增发内资股;董事会董事大换血(之后会讲)。
2019年12月27日,停牌,重大资产重组。
2020年3月11日,复牌。
2020年3月31日,发布未经审计的2019年年度报告,而经审计的年报再次流产。
2020年4月1日,停牌,重大资产重组。
2020年4月3日,重大资产出售事项,处置资产债权金额为1500亿元人民币。
2020年4月6日,复牌。
2020年6月26日,迟来的经审计的2019年年报问世。
仅从锦州银行2019年初至今的大事件,不难看出,由于内部经营出现严重问题,引发了一系列重大变动。对于一家上市公司而言,根据法律法规及信息披露的要求,发生重大事项,是必须披露的。典型的重大事项包括:重大资产重组、重大资产处置、停复牌、年报及时披露、股东大会&董事会、董事及高管层的人员变动、重大经营亏损等等。
先来看看对于一家上市银行来说,核心管理层的大换血。
二、股东、董事风云变换了解锦州银行的人,都知道2018年、以及2019年初锦州银行就已陷入信用风险引发的流动性困局。2019年4月锦州银行延迟发布2018年报,当时引发了大型银行和多家中小银行与锦州银行暂停业务,已触发流动性风险。加之2019年5月31日,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正式辞任,锦州银行被当时的市场自发锁定为“问题银行”。
根据2019年8月30日锦州银行发布的2018年年报,2018年,当时的锦州银行内资股股东情况如下:

2019年7月底,三家机构入驻锦州银行救援,工行、信达、长城出资近60亿元战略入股,改组了该行的党委会,且当时在锦州银行内部成立了资产清收小组,省市两级公检法人士加入,执行力度很强。在股权转让中,工行受让了10.82%的内资股股份,信达受让了6.49%的内资股股份,长城受让了4.33%的内资股股份;三家合计受让21.64%。
当时工商银行还表示:此次投资是公司为服务实体经济,支持国家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作出的投资事项。本次投资作为财务性投资,由工行子公司工银投资出资入股,不纳入工行的并表范围。此外,锦州银行大股东中企发展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以及锦州当地其他小股东等均已将所持该行的内资股基本悉数转让给了工银投资等机构。
三大资管公司救援后,锦州银行高层全面大换血,在2020年1月23日公告中,公布了锦州银行新一任董事名单。在董事10人名单中(不包含独立董事),有7位董事是工行系,1位董事来自长城、1位董事来自信达、还有一人为建行背景。由此可见,锦州银行现在的管理层,与此前完全不同,如今有了较为深厚的资源背景支持和规范的管理班子。
此外,锦州银行去年底、今年初建议定向增发内资股,2020年1月23日,锦州银行与认购人已订立认购协议;2020年3月10日的公告,将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一是由央行控制的成方汇达,二是辽宁省财政厅实控的辽宁金控。
两家公司按每股1.95元以现金认购共计62亿股股份,占定向增发完成后该行经扩大已发行股本总额约44.34%。其中成方汇达认购52.70亿股,占定向增发完成后该行经扩大已发行股本总额约37.69%,将成为第一大股东。辽宁金控拟认购9.30亿股认购股份,占该行经扩大已发行股本总额约6.65%,将为第二大股东。
成方汇达公司成立于2019年5月15日,是专门的SPV。辽宁金控是辽宁省财政厅全资持有的公司,成立于2019年12月18日,也是专门设立的SPV。由此可见,为救援锦州银行,这救援队还是比较强劲的。有这样强大的背景来接手这家当时的“问题银行”,可谓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根据2020年6月26日,锦州银行发布的2019年年报,

待此次定向增发完成后,工银投资于该行已发行股本总额中的实际权益将从10.82%摊薄至6.02%,也就是说,增发完成后其将不再为上市规则下定义的主要股东并将被视为公众内资股股东。待定向增发完成后,信达投资的股份也将被稀释,从6.49%变为3.61%。
三、总体经营情况根据2020年6月26日,锦州银行披露的最新年报,结合之前年度年报情况,我们来看锦州银行经营情况的七大特征。

特征一:
锦州银行相当依赖投资类业务。一般来说,绝大部分的银行,资产结构中贷款及垫款的占比都在50%以上,而在2018年资管新规之前,锦州银行贷款及垫款占比很低,2016年仅占23.5%,2017年仅占29.7%。2018年之前,锦州银行凭借投资类业务突飞猛进,无论是资产规模还是资本回报率,均以20%~30%、甚至更高的速度在增长。
由于非标比重过重,虽然对该行业绩增长贡献巨大,但随着2018年监管趋严,资管新规、银行业乱象整治等等出台,锦州银行资产和利润的高速增长戛然而止。加上新金融工具准则的实施,需要执行预期信用损失模型计提减值准备,意味着计提力度很可能存在数倍增加的迹象。这对于锦州银行之前存在资产减值准备计提不足的情况来说,确实雪上加霜。
特征二:
锦州银行贷款及垫款中,对公贷款占比太高(如上表所示)。锦州银行常年对公贷款占比几乎都在95%以上,虽然其他银行对公贷款占比也比较高,但占比长期达到95%以上的银行不多。
在经济环境下行、实体经济低靡的大环境下,企业出现贷款违约的可能性较大,锦州银行对公贷款占比太高,在新金融工具准则下,需要计提的贷款减值准备数额会相对大很多;另一方面结合锦州银行的公司贷款行业集中度,如下表,不难看出,不良贷款的大幅度提升主要来源于制造业、交通运输、仓储业、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以及采矿业的贷款还不上。
回看2019年5月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直接出走——要知道审计机构直接辞任的情况是很少见的,除非是存在比如财务造假、或者违规贷款等较严重的操作行为。当时锦州银行的多家企业客户先后发生了债务危机,出现债券违约、借款逾期,甚至有企业的逾期金额超过百亿元,涉及的公司有ST雷蒙德、*ST凯迪、存在大量违规担保及债务逾期的*ST赫美、宝塔石化集团等。这些内忧外患直接导致锦州银行的资产质量恶化。

特征三:
锦州银行其实算是一个切实支持中小微企业的好银行,但同时受中小微企业牵连也较大。政策层面,多年来一直积极鼓励商业银行加大力度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然而在实践中,真正愿意放贷给中小微企业的银行很少,这项工作的推进进度一直很缓慢。但是,锦州银行这方面确实是值得赞赏的。
中小微企业经营风险本来就高,银行放贷承受的风险自然比放贷给其他大型企业的风险大,不能既要求银行大规模支持中小微企业,又揪着来源于中小微企业给银行造成的不良率不放。不良率高,其背后的原因可能有很多。严控不良率是毋庸置疑的基本要求,但如果不良的大部分来自于投放中小微企业的信贷,应该关注的重点是未来如何有效防控不良、如何加快不良的核销,从而尽量压低不良率,而不能仅因为中小微企业带来的不良率高就断言这个银行为“差生”,也不能让这个原由成为让其他银行惧怕放贷给中小微企业贷款的理由。
根据最新年报显示,2019年锦州银行的不良率7.7%,比2018年高出2.71个百分点。而2018年不良率较2017年更是高出3.95个百分点。由下表可知,2019年不良率的增加主要来源于小微企业和个人经营贷款,这两项的不良贷款总额达212亿元,较2018年增长了194%。如何能够加快处置不良,是当前非常棘手的问题。

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锦州银行的逾贷比。2019年锦州银行的逾贷比达135.5%,而2018年为30.5%。说明当前的不良确认还依然不充分。

特征四:
2019年锦州银行的资产端结构有很大的改善。锦州银行2019年度表外资产回表的同时,资产规模下降了1.09%,贷款及垫款金额达4891.17亿元,占比相对前几年大有提升,提高至58.46%,投资类资产的占比从2018年的46.35%下降至27.41%,显然以前的部分应收账款投资非标减少了,资产端结构优化明显。
特征五:
净利润两年呈现亏损的最大原因,是资产减值损失的增加所致,尤其是2018年,尽管利息净收入逐年增加,但锦州银行2018年净利润依然亏损,亏损金额达45.28亿元,而当期资产减值损失计提高达236.84亿元,同比大增587.5%,在资产减值损失中,贷款及垫款的减值损失占了73.85%;2019年,净利润亏损11.1亿元,当期资产减值损失同比下降11.98%,但仍有208亿元,基本来自贷款及垫款的减值损失。资产减值损失暴增,一方面估计主要是重点投放的企业经营情况恶化,不良上升较快;另一方面估计是新准则的压力。

特征六:
综合看待拨备覆盖率、贷款减值准备、资产减值损失和净利润,锦州银行为了保住拨备覆盖率的指标底线,放弃了净利润。(关于拨备覆盖率、不良贷款、贷款减值准备之间的逻辑关系,可参见本之前的文章《重磅!监管下调中小银行拨备率,影响到底有多大?》)
从监管的角度,拨备覆盖率规定达到120%-150%的区间,近期监管层面略有下调,但起码达到100%以上。锦州银行不良贷款上升明显,为保拨备覆盖率监管底线,是提足了贷款减值准备,导致净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增加,利润为负。

特征七:
锦州银行的资本构成短期内堪忧。但是,锦州银行目前已启动三项重大事项对资本充足率进行弥补,估计资本充足率情况会随之好转。
我们知道,锦州银行2014年1月发行含减记条款的二级资本债,共15亿元,期限10年,固定票面年利率7%,于2019年1月按面值全数赎回。赎回15亿元含减记条款的二级资本债券是导致资本充足率下降的原因之一。但赎回可能也是迫于多方压力,5+5的二级资本债在第一个5年也是可以选择不赎回的。
导致锦州银行资本充足率下降明显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由于减值准备大幅增加导致“其他依赖于银行未来盈利的净递延税资产”增加,意味着以后不盈利,交税既不能抵扣也退不回来。“其他依赖于银行未来盈利的净递延税资产”属于核心一级资本调整项下,2019年比2018年增加了44.86%,导致核心一级资本调减。

锦州银行为了补充资本,目前已启动的三个重大事项:
一是定向增发62亿股,募集资金净额预计约120.9亿元。其中,上述提及的由央行控制的成方汇达将认购52.70亿股,辽宁金控将认购9.30亿股份。定增完成后,成方汇达将成为第一大股东,占37.69%,辽宁省财政厅实控的辽宁金控成为第二大股东。
定向增发,可以直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核心一级资本是非常重要的资本,因为可以吸收损失。如果核心一级资本低于损失,就只剩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充当防线,银行将很可能会面临资不抵债。
二是锦州银行以3折(450亿元)向成方汇达处置债权账面金额为1500亿元的资产。
三是认购由辽宁金融控股集团及存款保险基金控制企业设立的实体锦州锦银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发行本金750亿元的定向债务工具。锦州银行支付该认购款项的义务会被予以豁免;该行会从发行人获得偿还溢价及年利率2.25%的利息,每年合共获偿还原则上不低于50亿元。
经预计,如果是定向增发完成,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将分别提升至9.81%、8.20%、6.89%。
如果是处置资产和认购定向债务工具完成,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将分别提升至10.67%、8.49%、6.96%。
如果定向增发、处置资产和认购定向债务工具均完成,锦州银行的权益额将增加115.09亿元,股本将增加62.00亿元至139.82亿元,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将分别上升4.47、3.91、3.70个百分点,至12.56%、10.38%、8.85%。预计不良贷款率将下降5.75个百分点,至1.95%;拨备覆盖率上升112.93个百分点,至227.94%。
由此可见,锦州银行目前资本充足率不达标应该只是短期的困境。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之前锦州银行确实面临不小的信用风险引起流动性危机,为缓解银行压力,去年首期标准化票据的基础资产选择了锦州银行承兑的已贴现票据,可见锦州银行还是颇受照顾的。这也表现出政策层面缓解中小金融机构流动性压力的意图明显。另外,关于破净的问题,就暂时不提了,毕竟截至目前,51家A股和H股上市银行中,已有46家破净,占比超90%,几乎成了普遍现象。
∨综上,通过多个角度审视,从锦州银行近期停复牌、股东、董事大换血到经营情况的七大特征分析,综合且客观地说,锦州银行问题确实较为严重,但无论是内部调整、外部支持还是资产负债结构的改善,2019年情况较2018年有明显好转。
总体而言,即使部分指标看当期还不乐观,但是,外部,有强大的背景支撑;内部,管理及数据较去年同期均趋于优化,所以,锦州银行并非如市场上呈现的那么糟糕。问题能及时暴露不是坏事,关键是采取的措施和预期能达到的效果是否令人满意。

举报

扔鸡蛋(0)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理想财富服务协议》《免责声明》

论坛问题
微信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驿站问题
微信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广告投放
微信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回顶部 到页底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