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官方微信
扫描关注:理想财富微信公众号
理想论坛App
扫描下载理想论坛App
RSS

猪猪炒股也有三个绝密配方 ^_^

[其他]
设置
500 0 孤傲过久 Lv.4 发表于 · 2020-11-6 11:38 举报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 正序浏览 |
跳转到指定楼层



张真人:那么拐回来大家问我,你治能不能?那我既然能说,我就能决定。你能决定这个病还能活几天,死到什么时辰上,死到那一个,几点到几点那个时辰上,你都能决定。但你没有看准确时,你决定不了。关于这个病的问题,关于这个良方的问题只要你有这一本《济世良方》,我在跟大家介绍,你再把清末的王清仁《医林改错》,你再买一本。你买老本,他那个老本是用那个木版雕刻的字,那个很简单。你不要用买的新,加的这加的那,加的地方太多,你买那个老本。我记得在四年以前,我在深圳,两个书店里九十本我都买完了。他们问我你买这么多做什么?我说我卖的。你卖多少?我说我卖二百,五块钱买的我能卖二百,他笑了。实际上我买了,每个医生一本一个人,我都给他们送给。我的精神,我的医学就是王清仁,就是我的老师。我就从他那三十六个方子,我用了三十五个,每个方子都行。
但我在这个上边,首先把我一点个小事情,跟大家介绍。那么我本身上还有三个绝方,那么有些人掏了三百万要买我这三个绝方,不允许我再用这三个方子在中国治病。我说你给我三千三万我也不卖。我是为了济世救人,我不是为了你的钱。我有三个绝方,你们是大夫,你们拿着笔,你记住。
那么第一个绝方,就是七枝灵。一个是一枝花,一个是扭子七,一个是灵芝,就是这三个东西。你不管他什么病,你把它加到里头,绝对没错。那么就是一个扭子七,一个七叶一枝花,它这两个东西,长的形式和它的症状,和它的杆杆,我都拿着我道家的内容,我组织了这三个方子。
那么这个扭子七是三个叶,三个叶归肝脏,肝是三个叶,它是从上往下长,从天往地下长。那个一枝花,它是一个杆杆,一个杆杆上面七个叶,七个叶分七派,在人身上就在肺脏。它那三个叶在肝脏,就是那么属于灵魂,它是这样子。那么扭子七它是上边大,一结这么长一个杆杆,一个豆豆,一个杆杆一个豆豆,它从上往下长,上面是个大的,下面越长越大,它能长一二十年、二三十年,三十年它就结三十个东西,往下长。那么一枝花是怎么长的?一枝花是从底下一点,它越长越大,越长越大,一个节节一个节节,今年开花结,它到明年的它那个杆杆,它就长出来了。它是一节一节地往上长,越长越大,越长越大。它叫十二重楼,这个药名就是叫重楼,它是十二重楼,实际上能长二十年、三十年,跟人脊骨是一样,一节一节往上长。
我就是从这两个东西,配成了一个单方。因为我们从道学里头研究出来的,那么我另外加一个灵芝,就是大家在街上买的那个灵芝。那个灵芝,没有苗,没有籽,没有根,它是接天地的灵气,才长出了这个东西。因为它没根,它也没苗,也没籽儿。就因为这个灵芝,在人身上调整人身上的灵魂,这一点都不错。这是三个东西,你把它记住,一个灵芝,一个扭子七,一个一枝花。那个一枝花有个独杆杆,长上去开七个,它结个苞苞,就像心脏,它上面有七个叶,七个叶有七个须,上通七窍。这个方子是我的一个绝方子,你不管在哪儿看什么病,你把它加到里头,百分之九十的有效。你单用也可以。
另外一个方子,那世上你不好找。现在医院里都是,都是有这个,一个妇女盗血、丢血,那么血崩、血破、流血不止,医院里没办法,就是用那个烤电,把你烤。那么我这个方子,你只要才得的病,有一副药就可以了。这个方子在这个上面有,就是我这个《济世良方》上面有的,上面有那个方子。可是另外一个东西,我没加,因为我个那时候想,也想留一条后路,它这个方子可以治咳嗽,气虚,能治肺脏。另外的话它这个里头,我又给它加了一个就是扭子七,一枝花,另外一个东西,现在叫鹿寿茶。就是鹿寿茶一年四季是绿色,这个东西专业地治盗血不止,你要是没有其他的药,你光拿这个鹿寿茶你熬一锅汤,马上就止。因为在里头加上扭子七、重楼,又加上这里头治的那个肺脏那个东西里头,你把它加到一块,不管你盗血再严重,吃不了两副药,一副药就,今天上午吃的,下午就慢了,等到半夜这个血就止住了。那么你们看看把这个方子,一定要记,一定要写好。
另外一个方子是哪一个方子?半身不遂。半身不遂也是我是看王清任,他那个治这个半身不遂。王清任有几个方了,但我也都试过,也很有效,但我治这个方子比他那还要快,原因在哪里?那就是我讲的这么几个东西。这个半身不遂,不说一百个能治好一百个,一百个能治好七十以上,或者是治到八十、九十。凡是半身不遂,才开始不超过三个月,不要三个月,以前的话,你几副药就好,超过三个月以后,你就得时间长,要超过半年一年,那就又慢了,你超过三年以后,这个宝贝脱落,那就慢了。有些人就说不治了,可以治,原因在哪里?
最近有一个二十年的半身不遂,这个凡是半身不遂,都是手病、脚病不知觉,现在都吃了这个药,还不到一个月,我给他配的是丸药,另外加汤药配好,才吃的那么一个多月,他们实际上是这样的,现在手能放下,他现在手上发烧,完了发热,一发热他现在走路,他说至少有力了,就这么二十来年了。我想我又给他加了几个药,我叫他赶快吃,要不了六个月,可能就能会好,因为他二十年,因为他这个好的太快,才吃了一个多月药,那么他就感到知觉,这个手这样放不下,原来手慢慢地能放下了,手慢慢地能活动,脚走路能知觉了,知道有力。
那么这个半身不遂,你不管在哪个方,你看到的原方,由于我半身不遂那个那一章,你一看有几个方子了,差不多有十几个方子,王清任就有五个方子。我里头另外还有两三个方子。最高级的方子,是二十七味。二十七味,那个方子,我记得好像是王叔和的方子,那么他那个方子他也开了二十七味,我的也是二十七味,那么我给那个药,只变动了一味,一味是什么?你这一味,也是温药,也是走这一脏,这一脏络有几个络,他用的是这个药,我用的是那个药,就是错了一味药,我跟他的药一点不错。还有一个三十三味,三十三味那个药是最标准的,就在这个方子上面,你们查。
我对这三个方子跟大家公布,在全国全世界那不要治好很多么?我们自求功德。那么人有病最困难,有钱的有病,他花钱;没钱的人,你要知道没钱的人,看病是最困难的,他只要不论拿出什么东西,很快的自己就是个大夫。因为我学医生,也就是从这开始。因为自己父母,母亲有病,求医生,不来。我们跪到那跪了一天,我们子妹三个跪了一天,后来他们儿子下来,说这三个小孩哭得这么可怜,你给看一看,这么就扎了两针,就是尺泽、曲泽扎了两针,两个胳膊一扎针,出血,这么后来好了。但我也感谢他,但我也痛恨他,我就从那里下决心学医。学医学会以后,我光给穷人看病,穷人有病困难,没有钱。穷人害病就是害命,有命就活,没有命就死。富人害病是害钱,他拿钱,是这样子。所以我在这这个书上,做的那么三个绝方,我在这个地方给大家一公布。
那么现在全国各地来的人多,那么在全国都学会,都拿着这个方子,每一个人只要有这个方子,把王清任的《医林改错》你再买一本。我说的话也不是空话,要超过你30年的力量,你如果不信你拿着试试,他不会看病,他拿着这个单方,那个单方气死名医,这个很简单。那你好多大夫和名医,他就看不好,可人家老百姓拿一个单方,他不值钱,人家平平淡淡就治好了。所以我提供这个单方,也有山区,也有佛家、也有道家,那么他们有单方都给我送,知道我看病不要钱。
我在陕西看病,那么看了几十年了,那么最后为什么我到现在不看病?大家都知道,怕受刺激。我看好了七个癌症,七个癌症起来斗争我,还要打我,还要吐痰,还要吐到我脸上,那一回幸亏没死了,气了一个很大不敢想的东西,那么起了这么大一个包,在肝上长着,那么气的那个牙张不开了,身上变成紫色,气到那个程度。我把书、药什么东西全部烧了,把药背到渭河里倒了,我不叫你们吃,我给你看好,你还反过来斗争我,你说哪还有个道理么?
就我来说我是个要饭的,我给大家介绍我的什么事,是个乞丐。我从记得事儿起要饭,一直要到17岁,我是才学这个东西,碰到这个单方里头也没有什么介绍的。你学医生,我刚才就说,你要学标准。你首先把脉理弄清楚,把十二绝弄清楚,不叫病人死到你手上。第二个你把药性,药性你弄不清楚,你小心你害人,因为你不知这个药性。我这里头有两个单方子,是有马钱子,凡是有马钱子的……他们改这个书的原因,我说你把马钱子去掉,这个病不治都可以,把马钱子去掉,他不过是治得慢,他也能好。有的马钱子你不懂得药性,你为了救人,那就把人害死了。一个兽医,他就拿马钱子没弄清楚,一吃下去,伤害了一个牛。
那么我害过没有?害过。怎么害的?我就黑上去关门去了,那个猫,我一关门它一蹦,刚夹到门上,一夹门把骨骼夹断了,夹断了我就给……那个马钱子刚没学精,把那个毛没弄净,那么喝了以后,把这个猫喝死了,但接骨没再接好。经我手里死了一个猫,这猫一碰,把骨头碰断了。
另外这个接骨的问题,这里头也有,有跌打损伤有一个,还有一个铁扇散,铁扇散你就把它配好。我师父,我一个师伯,他配的,他在那个**上,把那个**砍断,把这个药加上,他拿个扇子扇,一会儿就接住了。另外他试验给怎么试验,我们庙上看见有个鸡,有个鸡公叫鸣嘛,他拐过来把这个鸡腿“啪”切断,切断以后他把药上上,然后他切断还不算,他把这个骨头轻轻地拿斧头砸烂,砸一个,砸一个把这个骨头放上后,他把这药上上,他拿个扇子扇,拿现在的来说,那时候没有表,大概就有一炷香的时间,这么一丢,这个鸡就慢慢地跑了。所以这个上边有方子,这都是老百姓的方子。我一个师父,他有个老表,一评脉,都能知道你三年的病,三年以后害什么病都知道。
当一个高级大夫,那么今年八九月,经过这一年的气候,一年的生活,都知道明年要害什么病。高级大夫知道今年什么,明年害什么病多,那是肯定的。今年都是什么东西什么东西有毒,什么东西没毒,在哪一个月发生什么病,这个都能知道。
大概我把这个单方嘛,治着很简单的。当医生,我希望大家是我们是为了救人,大家下点苦,下点儿苦心。你不要光靠老师给你教,有老师教的话,你问他,他也不知道,因为他没有经验。经验大似学问,一点儿都不假。那么这个病,还一些假病、真病,他本身的大寒,它外表是热,他把你大夫引诱的大热证,你不敢用热药,你必然要用凉药。你用凉药一点一点一点的就把这个病害到死地了,这都是我的经验。
那么我看过一个病,四五个月犯一回,他们治着治着一个月犯一回,治到最后一个月犯两回,甚至于治着以后,一天犯两回。那么他用的完全都是凉药。叫我去看,我说这么大的寒病要用凉药,外表是热,外边烧到40度,你不当热证治?那么事实上是大凉,这个病也和敌人是一样,也会做假外装、假伪装。那么,我用的热药把大夫,他开口就骂我,什么大夫!这么热,为什么要加这么热的药?那一回下到的热药也把我自己吓坏了。到底下了药,万一有个差别,你怎么受得了?
那么大家都知道,最热的药哪几味,最凉的药有哪几味?有好多人还是答复不了这个。最热的药就是附子、干姜、鹿茸,最凉的药就是犀角、羚羊、冰片。你没弄清楚,你不敢用大攻大泻的药。后来我光附子一下子就用了一两半,干姜用了三两。他们说这么热的药,你为什么下这么重?那个大夫就骂我了。他说你不要骂,病死了与你无关。人家大夫这样了,人家病人说,你看着我孩子快死了,你还说那脏话,你要负责。那一副药下去吃了,开三副药,他才抓两副,还有医院的院长,医院的书记打保证,还有质监里头主任盖上章,他才抓药的。最后,开三副只抓两副。第一副药,吃下去以后,控制病不犯了。那么到第二天,说温度下不去,我说没有三副药下不去。第二副药还是平常,第三副药他不给,不给,让病人就把他骂了一顿:要是死的话,两副药就死了,你为什么不抓?后来抓到第三副,三副药吃到以后,发一身冷汗,那个汗就跟棉油是一样,完全都出来了,这个时候温度全部才下去了。所以我说的这个病啊,有些是热证他外表是冷,有些大寒证他外表是热,这个你要记住。
另外我跟大家大夫,介绍两个东西:一个问题,胃。你看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胃病,只管当寒证治,不要当热证。胃,不得热证。胃是身上的一个大火炉,它不怕热,单怕凉。人都吃凉的吃的多了,把胃激了,一般的胃症就当寒证治,它怕寒。
肝,你可记着,它不怕寒,但怕热。只要肝一得病,就当热证治,没有错。为什么?肝抵抗力差,肝是人身上的将军,是个大将军,领兵嘛。这个血,胃生血,脾统血,心养血,肾平血,肝止血。肝脏能执掌这个血,这个血再疼,身上再疼,一咬牙能控制。这两个,一个肝脏,一个胃脏,一个不得寒证,一个不得热证,你把它记住,绝对看不错。
我说我一生当医生是这样子,或者有不对,当医生慢慢地研究,要靠自学为主,你不光要光靠老师给你讲,老师给你讲,他也不知道。你自学,自己下功夫学,那是没错。慢慢把这个大夫的问题,大概就是讲这么多。

举报

扔鸡蛋(0)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理想财富服务协议》《免责声明》

论坛问题
微信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驿站问题
微信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广告投放
微信扫一扫,添加好友咨询
回顶部 到页底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